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絮语

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与挑战

发稿时间:2019-12-02 15:24:31   来源:人民论坛网   作者:潘金娥

  21世纪是大发展大变革的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在拉丁美洲,“21世纪社会主义”蔚然兴起的同时也面临一系列严峻挑战,而作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重要组成力量的中国、越南、老挝三国,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建设社会主义同时取得巨大成就,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总体发展作出了贡献。然而,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面临很多问题和挑战,实现共产主义目标任重而道远。

  人类社会的历史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产生了不同的制度形式,包括:原始共产制度、奴隶制度、封建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每种社会制度都有其特点和优越性。在这些制度中,社会主义制度是最优越的制度,也是热爱和平的人们最向往的制度。

  1917年10月,列宁领导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从此成为世界上与资本主义相对立的制度,它对世界各国的独立运动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越南胡志明主席曾说过,俄国十月革命为世界各民族和全人类开辟了解放道路,开创了人类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新的历史时期。从那时起,世界上涌现出一大批社会主义国家,很多国家的人民奋起开展推翻资产阶级统治、争取民族独立、民主和主权的解放斗争。然而,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未能长期维持下去,1991年,苏联解体为15个国家(立陶宛、格鲁吉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亚美尼亚、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苏联解体有诸多原因同时也是血的教训,社会主义国家应避免重蹈覆辙。值得庆幸的是,社会主义运动并没有因苏联解体而终止,现在世界上仍有不少热爱和平的社会主义国家,包括中国、越南、老挝、古巴、朝鲜以及拉美的一些国家。

  21世纪社会主义的历史渊源及其发展

  社会主义制度的正确内涵是:有一个工人阶级领导的执政党,政治稳定、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人民当家作主、社会公平公正、消除贫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让那些热爱和平的人们都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里。然而,资本家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对社会主义进行了歪曲宣传,让世界各国人民对社会主义制度产生了误解和排斥。即便如此,社会主义运动仍在许多国家兴起。20世纪末,拉美国家经历了经济危机。1990~1999年间,大多数拉美国家的基尼系数上升、物价飞涨引起民众的不满。2000年,仅有37%的拉美人对民主制度表示满意(低于欧洲20个点,低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10个点)。在此背景下,左翼社会主义政治运动为原住民和古柯农(cocaleros)争取人权、劳工权、妇女权、土地使用权,要求改革教育制度等,最终为社会主义领导人当选提供了动力,使得21世纪社会主义在传统地方治理和以往拉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基础之上得以建立,这些运动包括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和切·格瓦拉(Che Guevara)领导的运动以及墨西哥恰帕斯萨帕塔民(Zapatista)族解放运动和尼加拉的瓜桑地诺(Sandinista)民族解放阵线等。在委内瑞拉,查韦斯把马克思主义、玻利瓦尔(Bolivar)的革命和进步思想、基督教的人道主义思想作为21世纪社会主义的思想基础。21世纪社会主义在经济上主张以国有经济和合作社经济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实行国民经济的国有化政策;在社会方面主张公平分配社会财富,以解决不平等和贫富分化问题;外交方面主张促进拉美团结、发展与各国友好关系,以合作代替竞争,推动世界多极化和民主化。

  “21世纪社会主义”是一个政治话语,是对海因茨·迪特里希(Heinz Dieterich)于1996年首先提出,此后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德尔加多(Rafael Correa)、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等拉美国家领导人主张的社会主义原则的阐释。“21世纪社会主义”通过对20世纪的新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进行比较,发现人类在解决贫困、饥荒、剥削、经济压迫、性别歧视、种族歧视、自然资源的破坏以及缺乏参与式民主等紧迫问题的成败根源。

  鉴于各个国家和地区历史条件的特殊性,“21世纪社会主义”将面临许多巨大挑战:比如要在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实现经济增长、社会发展、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以及消除贫困等,而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厂主只关注经济发展,他们通过加强对工人的剥削来增加资本积累,并且经常发生资本主义集团争夺利益的武装冲突和战争。

  近20年来,拉美地区的左翼政党通过民主选举方式赢得政权,并采取了许多进步的改革措施,积极朝政治生活民主化方向转型,捍卫国家主权。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宣布建设面向“21世纪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模式。其中,委内瑞拉是这种模式的倡导者和发起者。这个新的模式包含许多进步要素,首先是拉美有了新的发展,其次是对现代社会主义理论作出了或多或少的贡献。“21世纪社会主义”是拉美地区独有的发展理念,其独特的理论基础集马克思列宁主义、玻利瓦尔思想和基督教人道主义的优点于一身。

  在发展方面,“21世纪社会主义”也面临来自自由市场经济的诸多挑战。目前,社会主义制度的关键任务是解决温饱、就业、社会平等公平和消除贫困等问题。实际上,社会主义制度在落实各项任务时仍然存在许多不足。例如: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党员和党组织退化变质;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激烈斗争时期,不少共产党员在社会主义运动中脱离了人民,混淆了工人阶级利益、劳动者利益和个人利益,伺机积累财富,忘记了社会主义理想,轻易陷入修正主义的泥淖。虽然各社会主义国家仍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但经济发展中仍然存在很多问题,贫困率依然很高,贫富差距仍然很大。海因茨·迪特里希在他的著作中曾提及这个问题,他将“21世纪社会主义”和马克思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一论断进行比较,在此基础上对资本主义和已垮台的东欧的社会主义进行分析得出结论:二者都无法解决人类面临的紧迫性问题,包括贫困、饥饿、压迫、破坏资源以及公众在民主决策中的参与度等问题。

  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面临两种矛盾:来自内部的矛盾和来自反对派的矛盾。过去已有一些国家的党组织退化或解散,原因是无法坚持社会主义理想并执行了错误的政策路线。例如委内瑞拉社会主义,即查韦斯总统主张的以马克思主义、玻利瓦尔的进步革命思想和基督教人道主义为思想基础的“21世纪社会主义”。经济方面,主张以国有经济和合作社经济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推行国民经济“国有化”政策;社会方面,主张公平分配社会财富,以解决不平等和贫富分化问题;外交方面,促进拉美团结,发展与各国友好关系,以合作代替竞争,推动世界多极化和民主化。[1]委内瑞拉在经济社会发展上虽然取得许多成就,但其对土地和经营实施了错误政策,不鼓励竞争和私营企业国有化。委内瑞拉的石油开采业已被国家垄断经营,石油开采的技术、机械设备都十分落后,石油品质差,导致大量工人和劳动者失业。国家缺乏石油却还要大量出口石油,而不解决本国就业和扶贫问题,让本来对国家饱含期待的委内瑞拉人民失去了信心。古巴作为一个能坚持革命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被美国制裁几十年,却仍牢牢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继续建设社会平等、公平的社会主义。但最近古巴正在发生着一些新的变化,古巴国会讨论了新宪法草案,用以取代现行的1976年苏联时期通过的宪法。该宪法草案中删除了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的目标,代之以加强“建设社会主义”。[2]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主席埃斯特万·拉索(Esteban Lazo)称,“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自己的理想”,“古巴只是自苏联解体以来步入了一个新时代”,“我们依然是要建立主权独立、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主义国家”。新宪法承认私有制,而此前,古巴共产党将私有制视为资本主义的残余。现在,古巴已开始实行市场经济革新。古巴原宪法只承认国家财产、合作社财产、农民财产以及个人财产、联合经营财产等,而不发展多种成分的经济。新宪法草案旨在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主义,修改了一些条款,反映了古巴政治、社会和经济的变化。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21世纪社会主义理论中继承了天主教中公平、平等、博爱、利他的思想,尤其是解放贫困阶层的思想。此外,在阐释“21世纪社会主义”的内涵时,查韦斯还借鉴了《圣经》和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著作。2007年1月,查韦斯在首都加拉加斯会见基督教主教们时说,“我建议各位主教读读马克思、列宁的著作,并在圣经中找到社会主义”。查韦斯称,耶稣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社会主义者”。因此,他鼓励委内瑞拉人民主动以自由、自愿的方式去关心他人,摒弃个人主义。查韦斯也毫不犹豫地以耶稣的作品和福音书为例,强调在民间建教堂。2007年1月8日,查韦斯在委内瑞拉新内阁见面会上对基督教思想进行阐释时指出:关于公共财产,“没有哪种社会主义理论比基督教思想更类似于共产主义思想的了”;耶稣是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和反帝国主义者。委内瑞拉政府出台了旨在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基督计划”,该计划提出在2011年以前消除贫困的具体目标。

  总的看来,考察“21世纪社会主义”的理论框架,就会发现其具有明显的整合的性质。我们发现,拉美的“现实土地”就像一个“筛子”一样在筛选各种理论中关于“解放”和“发展”的合理要素。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和理论都接受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造性运用。查韦斯总统在委内瑞拉倡导实行“21世纪社会主义”后,许多拉美国家纷纷效仿。虽然目前正处于完善理论基础阶段,但这一模式的若干特征及其实践都明显体现出很多社会主义的性质。这一趋势为当代民生、民主、公平和社会主义斗争开辟了新的前景,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面对资本主义性质的全球化,左翼政党选择“21世纪社会主义”或建立区域联盟,是发展中国家的一种自然反应。委内瑞拉和拉美国家的举措展现了该地区左翼运动的新活力和社会主义是人类永远向往的美好的社会模式。也许这一模式还不能完全与科学社会主义原理相契合,但他们的努力探索值得尊敬。可贵的是,拉美的实践让我们再次看到了西半球社会主义的猛烈发展趋势。“21世纪社会主义”及其政治社会的初步成果已经证明,发扬民主是改革的重要动力之一,尽管这种民主还局限于资产阶级的民主框架内。经济社会生活民主化已成为一个重大课题。拉美地区左翼政府在获得执政权之后,都广泛推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深化改革,旨在决心逐步消灭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残余势力,解决新自由主义模式造成的后果,将国家纳入健康发展的正轨。拉美的政治社会局势是人民对民主和民生的渴望,因此,能够掌控局势并有能力解决以上需求的政治力量将得到人民的拥护,并成为核心力量,执掌国家政权。拉美国家共同按照“21世纪社会主义”模式建设国家,给世界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以极大的鼓舞。拉美左翼运动的发展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对拉美地区以及越南、老挝社会主义定向的革新事业都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

  中国、越南、老挝的各具特色的社会主义

  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上来。中国率先破除旧机制,谨慎而又大胆地创新和发展新经济。40多年来,中国已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中国民族复兴道路上取得伟大成就。邓小平同志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经历了政治生涯的起起落落,在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作出重大决策,并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掌舵者。邓小平同志为他之后的中国各代领导人创造性地建设符合中国国情和世界变化的现代化事业铺平了道路。

  改革开放提高了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生活水平。中国发展的速度之快,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企及。中国已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尽管目前正遭受全球经济衰退和经济危机的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前景仍然乐观。中国和全世界专家都在讨论和总结40多年来中国发展的宝贵经验,世界上却没有哪个国家能照搬中国这个人口大国的发展模式。而在这条崭新的道路的早期,中国开展了小规模的经济改革试验,试验成功后才在全国推广。中国先是在东部沿海城市和特区进行改革开放,在基础设施建设和管理制度等方面树立了良好典范,东部从此成为拉动全国经济增长的桥头堡。良好的竞争机制为外商投资创造良好的环境。目前,中国基本形成了经济发展的完整布局,形成了高度现代化的规模产业。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政治思想。这一概念在中共十九大上首次提出,是在2012年习近平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最高领导人)后逐步发展起来的。中共十九大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思想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一脉相承。中共中央领导层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和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找到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案,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人从提出“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等问题开始探索,历经长期的改革探索后,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许多重要成就,形成了具有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并得出结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富裕和高度发达的社会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通过阶级斗争进行生产关系的革命,并非是直通共产主义的桥梁。社会主义还要提高生产力,让劳动者都能享受到劳动成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成功将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保持了40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社会发展,创造了社会主义的新蓝图:政治进步、经济繁荣、社会和谐、以人为本,市场经济发达。这是科学社会主义划时代的伟大成就。当前,中国在经济社会发展上取得了巨大成就,保持了民族特色,消除了贫困,与此同时坚定了党内反腐的决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种相对完善的模式,它为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借鉴。

  越南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始终坚持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1986年越共六大提出了全面革新的路线。到2016年,全面革新事业已历经30年。越共十二大回顾了30年来的革新历程,总结了革新的经验成就,指出了革新的局限、缺点和教训。实践证明:30年革新是越南发展事业的重要历史时期,证明了越南共产党、国家和人民各方面的成长。革新具有革命性的意义,是一个深刻、全面、彻底的转变过程,是越南全党、全民为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目标的伟大革命事业。[3]30年革新,越南在国家工业化和现代化建设上取得了重大成就。越南从一个拥有90%农业人口的落后农业经济体,建立起能够逐步满足工业化、现代化建设需求的物质技术和经济社会基础设施,为吸引社会资源推动发展创造了条件。国家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保持较快增长,经济规模不断扩大,人民生活逐步改善;同时为社会生活各领域奠定了发展动力。

  老挝是一个以社会主义为发展方向的国家,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继承了印度支那共产党革命的传统和凯山·丰威汉思想。目前老挝正在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发展,并于1986~1987年实行了全面革新政策,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建立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体制,鼓励和发展多种成分经济。老挝的经济取得较好发展,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7%~7.5%,老挝人民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如今老挝党和政府的迫切任务是实现经济、社会、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消饥减贫,发展农村,封山育林,限制矿产开采和出口,努力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指标,力争2020~2025年摆脱欠发达状况。在国家发展和社会主义运动浪潮中,老挝还存在许多不足、面临许多挑战,在落实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消除贫困任务的同时,老挝党和政府还要解决一些难题,例如解决党内腐败、党员思想蜕化问题,巩固各级党组织,加强党的领导能力,增强人民对党的信心等。与此同时,老挝要从社会主义运动中学习和吸取中国、越南和其他国家社会主义的经验教训,以加强和完善本国的理论与实践。

  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面临的挑战与发展前景

  苏联解体以来,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遭遇挫折,只剩下很少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虽然世界人民依然满怀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和平之心,但如何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是个问题。要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广泛开展和持续发展,如果只有几个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那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如果无法满足人民群众对社会平等、公平、自由和生活温饱幸福的渴望,则将会失去人民群众对党、对政府的信任和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在抵御外侵时党得到人民的拥护,抗战胜利后,党若想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取得成功,也要得到全民拥护和支持。反言之,一旦人民对党和国家失去信心,不再拥护党和国家,那么社会主义将像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动摇和瓦解。已有一些国家的党员对党失去了信心。例如在苏联社会主义垮台时,近2000多万党员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社会主义的敌人离我们并不遥远,它就在我们的身边。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保卫社会主义制度、严格执行党章、建设法权国家、建设公平与平等的社会、以人民利益为先、消除贫困等。关于这个问题,被认为是为查韦斯实行玻利瓦尔主义的政治顾问的思想家海因茨·迪特里希(Heinz Dieterich)认为,“工业资本主义”和过去的“现实社会主义”均未能成功解决“贫困、剥削、经济压榨、性别歧视、种族歧视、自然资源破坏和缺乏参与式民主等人类面临的紧迫问题”而被“客观的发展条件所打败”。[4]

  总而言之,社会主义既是人民的愿望也是共产党人的目标,那就是:建立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民生活温饱幸福、没有种族歧视、没有私有制、人尽其能、按需分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环境可持续发展的美好社会。因此,我们应该深入研究和正确实践社会主义,首先要清除党内那些与社会主义目的不相符的阶级属性,克服党的缺点和不足。在当今世界上,不仅存在市场经济的竞争,而且还存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制度之间谁战胜谁的问题。如果社会主义无法解决经济、社会和环境问题,我们就有可能失败,而这对于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而言是无比的困难和挑战。但我相信,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将以满腔热血和高尚的牺牲精神,完成最终实现社会主义的崇高使命。老挝、中国、越南三个社会主义国家将携手前进,在各自的国家成功实现社会主义,共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在各方面相互帮助,为最终成功实现社会主义和推动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不断发展壮大而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