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人物

郭守敬的守道与敬业

发稿时间:2020-09-04 13:51:36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崔庆

  成宗大德七年(1303年),元朝政府颁布诏书,官员年满70岁可以退休,掌管太史院的昭文馆大学士郭守敬时年已经73岁,申请退休却不被批准,他还要为朝廷效力10余年。郭守敬于而立之年才正式参加水利工作,职业生涯长达55年,但他的传奇不止于时间,更在于执着精神,业精于敬,道守于一,淡泊名利之间成就济世惠民之功。

  学有所长

  郭守敬从小深受家学熏陶,在祖父郭荣的教导下,好学不倦、刻苦钻研,尤其表现出了对于器械制造和工程设计的极大兴趣。有一次,郭荣的好友子聪和尚来访,两人切磋学问,热烈讨论一种已经失传的计时器“莲花漏”。年仅15岁的郭守敬在旁聆听,根据两位长辈手中的拓片,开始钻研“莲花漏”结构并试图仿制,子聪和尚深以为奇,将他收入门下。子聪和尚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刘秉忠,不仅是元朝的学术大神,也是深受元世祖忽必烈信任的朝廷重臣。郭守敬在恩师的精心培养下,有了更加广阔的展示舞台,和张易、张文谦、王恂一起成为邢州学派的代表人物。

  郭守敬精通水利,很早就崭露头角,21岁时修复了家乡邢州城北的达活泉石桥,并疏浚了达活泉、野狐泉等河道。他勤于思考,对待水利工作一丝不苟,尽可能实地勘探研究,对于水文、地理、工程的精准把握,令人叹服。元成宗大德二年(1298年),朝廷讨论铁镭竿渠工程。郭守敬认为此地为山区,大雨时水流汇集很快,建议干渠宽度应在50步至70步之间,令人遗憾的是这个方案没被采纳,实际施工中干渠只挖到原定宽度的2/3。第二年,大雨来临,水渠行洪不畅,造成了巨大损失,元成宗十分后悔没听取郭守敬的建议。“料事如神”来自于精深的专业造诣和严谨的科学精神,郭守敬终生对此孜孜以求。

  专心谋事

  业精于敬,无论跨度有多大,真正的“劳模”对于工作总是充满了淳朴的敬意,每一个岗位都是修炼自身、回报家国的入世之缘。郭守敬涉足的工作领域广泛,不仅仅有水利还有天文,但无论干哪一行,他都干得十分出色。郭守敬年轻时主要从事水利工作,35岁任都水少监,41岁任都水监。人过40不学艺,然而人至中年的郭守敬,职业生涯却发生了重大转折。公元1275年,都水监并入工部,45岁的郭守敬任工部郎中,参与编制《授时历》,从水利领域一下子跨界到了天文领域。郭守敬迅速适应了新岗位,数年苦功,到公元1280年,新历告成,定名“授时历”,郭守敬也正式就任太史令。“授时历”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最准确的历法,在中国沿用了300多年。

  郭守敬似乎“官运不佳”,41岁任都水监,到了61岁再次就任都水监,辛苦工作20年,虽然岗位多变,但是级别一直未变。在这期间,郭守敬完成了包括“授时历”在内的多项重大任务,作为刘秉忠的爱徒,又深受朝廷信任,尤其是元世祖忽必烈也十分赏识他,若想谋取高官,“跑跑动动”应非难事。但是,郭守敬心里好像只有工作,在乎的是做事的机会,毫不在意官有多大。

  无论在哪个阶段,郭守敬对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始终充满了热情。1291年,耳顺之年的郭守敬向忽必烈上书,不是“要官”,而是“要工作”,陈述水利十一事,建议开凿通州、大都之间的运河。在旁人看来,这可能是“自找苦吃”,但是郭守敬考虑的是国家心脏地带的粮草转运大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郭守敬满怀工作豪情开始主持修建通惠河,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居然在短短不到3年的时间里高质量地完成了这项艰巨任务。

  匠心永在

  道守于一,有一则定,坚守原点,可以获取平静和动力。圆满完成了举国关注的通惠河工程后,郭守敬的人生达到了巅峰,技艺精纯、臻于化境,世间似乎已无难事,如果还有,那就是少年之梦“莲花漏”。

  50年前,祖父与恩师刘秉忠坐而论学,“莲花漏”拓片深刻脑海,那是梦想起航的地方。俯仰之间,白驹过隙,虽已功成名就,苍苍老者依然激荡心怀,他要用所学所思圆就萦绕心头的少年之梦。公元1294年,在通惠河竣工仅仅一年之后,郭守敬成功研制出了大明殿灯漏,这是中国钟表史上最为著名的计时仪器之一。《元史·天文志》中描述大明殿灯漏巧夺天工,以水为动力,有12个木人可以自动报时,这在当时世界范围内可谓独占鳌头,这或许就是复活的“莲花漏”。

  郭守敬的回归之路不止于儿时梦想,更加体现在对工作品质的极致追求,年龄愈大愈加严格地审视自己,还有哪里做得不足。公元1311年,郭守敬81岁高龄,他想到了凝聚毕生心血的通惠河,检视这条为国服务近20年的“大动脉”是否还有疏漏之处。当年修建通惠河,24座水闸的闸门都为木质,材质容易朽烂,郭守敬再次上书,建议将通惠河所有闸门全部更换为石质闸门,以为长久之计,拳拳之心,情真意切。

  邢州学派的代表人物大都才德兼备,其中多人后来都身居高位,相比之下郭守敬的官位不显。但郭守敬一生专注本职工作,屡屡主动承担艰巨任务,无不精益求精,反而成为了邢州学派中最为后人所知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