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不可低估朝鲜社会经济发展潜力

发稿时间:2013-06-08 00:00:00   来源:《国企》杂志   作者:梅新育

  朝鲜曾经先于中国实现了工业化,也曾建立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农业,虽然经历了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的经济衰退,但仍不乏复苏潜力

  对朝经贸应从战略着眼

  作为世界头号贸易大国,对朝经贸在我国对外贸易中所占份额甚低,远远不能与韩国相比。2011年,我国对外贸易36421亿美元,其中对朝贸易56.4亿美元,占0.15%;对韩贸易2456亿美元,占6.7%。2012年,我国对外贸易38668亿美元,其中对朝贸易60.3亿美元,占0.16%,对韩贸易2563亿美元,占6.6%。然而,仅仅根据贸易额及其占比来衡量对朝经贸的重要性是错误的,因为现实世界中的国际关系并不仅仅包括经济关系一个方面的内容。

  即使不谈身为周朝诸侯的萁子朝鲜侯国,即使不谈汉武帝在朝鲜半岛设立汉四郡,至迟从隋唐以来,半岛局势就开始纳入中原王朝的核心利益,地缘政治基本原理和千百年来的历史教训无时不在告诫中国人,中国必须在朝鲜半岛拥有一个睦邻友邦。韩国官方和社会某些势力对延边乃至中国东北整个东半部及乌苏里江以东地区提出领土要求,韩国女运动员在长春举行的亚洲冬季运动会上公然挑衅中国观众,并因此在归国后被视为“英雄”而备受追捧,表明此种建立在捏造和歪曲基础之上的历史观和领土野心几乎已成韩国社会共识,韩国某些人更在2011年8月16日悍然宣布成立所谓“间岛临时政府”。

  近年来美韩两国密集军演,高调部署射程1500公里的玄武-3C远程巡航导弹(可覆盖中国京沪等数十个大城市),李明博提议开征“统一税”,2010年8月16日至26日,美韩联合军演首次加入假设韩国统一部官员接管平壤政权的内容。2012年10月7日,韩国政府宣布美国同意修改《韩美导弹协议》,将韩国弹道导弹射程从300公里延伸至800公里,同时将300公里射程导弹弹头重量上限从500公斤提高到2吨……所有这一切,让中国一次又一次看到了美韩某些势力的野心,深切感受到何谓唇亡齿寒,户破堂危。

  虽然朝鲜接二连三的核试验对中国周边环境构成了不可忽视的严重干扰,理所当然在中国社会招致了强烈的反感,但与在可预见未来也不具备实战能力的朝鲜核武器相比,驻韩美军和韩国海军射程上千公里的巡航导弹对中国东部经济精华区的威胁更为实在,更不用说韩国某些势力图谋借朝鲜核爆之际将美国核武器引进半岛了。尽管目前对朝贸易在中国外贸总额中所占比重微乎其微,但地缘和战略决定了我们不能将朝鲜与那些对华贸易额相当的国家等量齐观。

  朝鲜经济曾经辉煌

  同时,我们也不要因为朝鲜这些年遭遇的经济困难而低估该国经济潜力,特别是不要低估这个国家发展开放经济的潜力。朝鲜这些年的经济困难并非主动闭关锁国所致,而是暴露了开放经济和石油农业的风险。须知朝鲜经济本来并不封闭,而是相当深入地参与了前社会主义阵营国际分工体系,也因此而受益不浅,多年保持着比中国更高的生活水平,某些工业比中国更先进,农业比中国更现代化。

  在工业领域,朝鲜比中国更早完成了工业化。早在1970年,工业在朝鲜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就已经达到65%;同年中国GDP构成中第二产业所占比例为40.3%,其中工业所占比例为36.6%。1978—2010年间,中国GDP构成中第二产业所占比例在41.3%(1990年)—48.2%(1980年)之间,其中工业所占比例在36.7%(1990年)—44.1%(1978年)之间。2000—2011年间,工业占比在39.4%(2002年)—42.2%(2006年)之间。

  在单个工业部门中,最突出的是朝鲜化纤工业曾长期领先于中国。朝鲜著名的咸兴二八维尼纶厂于1961年投产,到1970年化纤就占纺织品70%以上;而中国直到1963年才与日本仓敷人造丝株式会社签约引进维尼纶成套设备,北京维尼纶厂1967年投产,但产量规模长期比不过朝鲜同行。1984年5月7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参观咸兴二八维尼纶联合企业时,就很赞赏朝鲜化纤工业取得的成就,表示在化纤工业方面中国要向朝鲜学习。直到80年代末,笔者的同学中还有人被派往朝鲜留学,学习轻工专业。

  在农业领域,根据中国学者温铁军(曾被联合国请到朝鲜担任农业顾问)提供的数据,到80年代,朝鲜已经装备了6万台拖拉机,从而全面实现了农业机械化,年收入人均900美元。虽然90年代中期以来,朝鲜农业蒙受了毁灭性打击,韩国统计厅公布的联合国粮农组织资料显示,2010年朝鲜大米、玉米等粮食产量仅有452万吨,但在朝鲜外部贸易环境正常时期,粮食产量1976年便达到了800万吨,人均粮食800斤。即使在苏联已经解体的1993年,由于外贸体系尚未彻底破坏,其粮食产量仍然创造了913万吨的最高纪录。

  在工业化和农业生产两方面都取得长足进步的基础上,70年代末、80年代初,朝鲜城市化人口比例已达70%。与此相对应的是,1978年末我国总人口9.6259亿,其中城镇人口1.7245亿,城镇化人口比例17.9%;2011年末我国总人口13.4735亿,其中城镇人口6.9079亿,城镇化人口比例51.3%,首次突破50%大关,但仍未达到朝鲜30年前的水平。

  正是基于较高的发展水平,1945年朝鲜半岛南北分裂以来第一次正式物资交往就是1984年朝鲜援助韩国,当时朝鲜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遭受水灾的韩国提供了5万石大米(一石大米=59.2公斤)、50万米布匹、10万吨水泥和一些药品等救灾物资。由于苏联东欧剧变,朝鲜原来参与的国际分工体系崩溃,这个国家才陷入如此经济危机。特别是建立在石油基础上的农业现代化使得朝鲜人丢掉了传统的农业技术,一旦苏联东欧剧变导致其外部石油来源大部分断绝,朝鲜农业顿时陷入全面困境,饥荒蔓延。

  困境中的进步折射朝鲜复兴潜力

  尽管如此,在严峻军事威胁下经历了近20年经济冲击和封锁而仍未发生大规模动乱,反而在航天、核技术和计算机网络开发方面取得了相当进展。这一事实本身就表明了朝鲜社会的凝聚力,也显示了这个国家在渡过难关、实现与西方大国关系正常化之后具有经济复兴的潜力。

  更重要的是,朝鲜的人力资源基础相当不错。这是一个继承了上千年儒家文化和社会主义国家重视普及教育与医疗卫生保障双重传统的国家,一贯重视教育,实行免费教育制度。与世界其他主要共产主义政党党旗不同,朝鲜劳动党党旗除了有象征工人和农民的锤子镰刀之外,中间还多了一支毛笔,充分显示了朝鲜劳动党对知识分子和科学文化的重视。

  多年来,朝鲜一直保持着15岁以上成人识字率100%的纪录,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报告》定义的“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此项指标平均也只有93.2%,巴西、印度、南非三个“金砖国家”目前分别只有90.0%、62.8%和88.7%,以至于印度总统普拉纳布·穆克吉也要为印度文盲众多而喟叹不已。

  美韩方面屡次声称朝鲜网军威胁巨大,将美韩多次重大网络故障归咎于朝鲜网军。美韩联合司令部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詹姆斯·瑟曼于2012年10月底声称朝鲜网军多达6万人,为世界第一。他们的指责恐怕不乏夸张成分,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朝鲜为跟上世界网络技术发展潮流付出了很大努力,并且取得了相当的成就。

  即使在严重经济困难之际,朝鲜仍然尽力在教育和医疗保障两个方面维护其人力资源。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参与并认可的2008年朝鲜人口普查数据,虽然经历了苏联东欧阵营崩溃后的连续多年饥荒,1993—2008年间朝鲜人口仍然年均增长0.85%,从1993年的2120万上升至2008年的2405万。虽然多年的经济困难已经使朝鲜平均寿命缩短,1993年人口普查平均寿命为72.7岁,2008年人口普查的平均寿命缩短至69.3岁,但仍然优于全世界多数发展中国家,包括某些“金砖国家”。

  2006—2011年,朝鲜出生时预期寿命从67.0岁提高到68.8岁,在五个“金砖国家”中低于中国和巴西(73.5岁),与俄罗斯相等,高于印度(65.4岁)和南非(52.8岁)。其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也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和印度、南非这样的“金砖国家”。2010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访问朝鲜后,称赞朝鲜医疗部门人力资源充沛,卫生体系可让很多发展中国家羡慕,国民可以得到全面的医疗保健服务,免疫接种及妇幼服务工作尤受称赞,确实是有据而发。

  与此同时,南非世界杯足球赛已经让我们看到了朝鲜人民顽强拼搏的精神。这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生存发展不可或缺的灵魂,也是目前西方大吹大擂的某些热门新兴市场国民所缺乏的品质。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上,任何个人、任何国家都不能指望永远不遭遇危机冲击,只有勇气、奋斗精神才是应对危机冲击的最可靠支柱。朝鲜已经度过经济危机最严峻时期的考验,某些热门新兴市场一旦遭遇经济社会危机冲击,国民缺乏顽强拼搏精神的致命弱点将使得这些国家原形毕露,阿拉伯国家近两年的动荡已经充分显示了这一点。我们还将在拉美和非洲国家继续看到这一点。

  即使是西欧这样的发达国家,“活在当下,立即消费”的民风也使得他们只能继续“啃老”,消耗祖辈开拓留下的经济政治遗产,却不可能打开持续发展新天地。加上朝鲜政府拥有强大的动员能力,待到朝鲜彻底度过经济危机、国际环境正常化之后,这个教育普及、人民勤奋守纪、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国家完全有可能成为外向型制造业领域的一支强劲新军。

  中国企业不应让美国抢先

  根据朝鲜经济和社会复兴的潜力,中国企业不能漠视这个市场,同样的道理对西方企业也一样成立。开辟新市场本身就是企业家不可遏制的内在冲动,企业家眼里的朝鲜并不例外,重要战略地位更大大提高了开拓朝鲜市场的重要性。尽管美国政府和主流舆论每天对朝鲜恶语相向,但这些并不表明美国企业就不会探索门路打开朝鲜市场,不表明美国政府就不会试探与朝鲜改善关系。

  实际上,从美国总统卡特1994年、2010年两度访朝,到2010年3月天安号事件发生后美国一些专家试图访问朝鲜,美国内部始终存在一股势力主张与朝鲜开展接触、交流而不是对峙,朝鲜也一直对西方游客开放,某些做法还显得相当“体贴”。中国学者熊蕾2010年访朝时,她所乘高丽航空公司北京至平壤航班满员,除了她那一团中国人和个别朝鲜人,都是西方游客,其中不少美国人。为了让这些通过正常途径到朝鲜旅游的美国人回国后免于麻烦,朝鲜方面特地给他们另纸签证,以免在他们的护照上留下前往“敌对国家”的痕迹。至于2013年邀请美国前篮球明星罗德曼访问,甚至不顾罗德曼的奇装异服及其劣迹必然招致朝鲜民众反感,更充分体现了朝鲜决策层突破对美关系的迫切心态。

  中国与朝鲜关系进一步紧密,中朝经贸进一步深化扩大,朝鲜经济基本面继续改善,将促使美国等西方大国迈出对朝扩大接触、交流的步伐,从而进一步改善朝鲜的外部环境,进一步提高开发朝鲜市场未来成功的概率。天安舰号事件后美国政府阻止了美国专家的访朝要求,金正日2010年8月访华后却批准一个由美国专家组成的代表团9月18日起访问朝鲜6天,与朝鲜官员讨论两国“民间”经济合作和人道主义援助,代表团成员包括朝鲜问题全国委员会负责人卡琳·李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全球冲突与合作研究所主任苏珊·舍克等人。

  随着缅甸官方政策发生变化,开始比较积极地试探接触西方,美国内部主张与朝鲜接触的势力还会受到进一步的鼓舞。与此同时,也只有不断给中朝友谊充实新的内容,中朝友谊才能不断巩固发展,这一点与对朝鲜一意孤行的极端行为实施适度制裁可以并行不悖。

  就总体而言,我们如能早日介入朝鲜经济复兴,虽然要承担较多不确定性,但可望得到较多机会。如果我们及早介入朝鲜经济复兴打下坚实基础,未来西方认识到无法武力颠覆朝鲜而不得不承认现实与朝鲜关系正常化时,他们的企业也将需要依托中国才能开拓朝鲜市场。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和自己的地缘、人缘优势。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在规划发展策略时需要前瞻,而不是被动地随大流,须知任何人更信任的都是与其“共苦”者而不是“同甘”之辈。愿中国投资者积极稳妥抓住这一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