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张铁志: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发稿时间:2012-04-06 00:00:00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张铁志

  去年冬天俄罗斯的大雪一定十分严寒。所以,十年来在莫斯科广场的最大规模民眾抗议,都必须暂时撤退;所以,此后又两度的抗议都无法打倒普丁,让他在三月初的总统大选中再次回锅担任总统。

  只是,这次的总统普丁,已经不是多年前刚上台的普丁。寒冷的俄罗斯冰雪正在溶化。

  当年,俄罗斯刚经歷九零年代苏联解体后的混乱,刚看过醉汉叶尔钦的无能和金权寡头的横行,KGB出身的硬汉普丁於是成为希望与改变的象徵。

  普丁確实很受欢迎,原因除了不断攀升的石油价格(他上台时是每桶27美元,现在是116美元)提供了充裕的財政资源,让他可以以繁荣交换民眾的支持,另外就是民眾对於九零年代混乱的恐惧,而深深渴望稳定──国营媒体也不断將九零年代描述为俄罗斯史上最黑暗的低段,而强调一旦没有普丁,俄国会重新陷入那个黑暗。即使在去年底的一项民调中,还有57%的民眾认为强大的领导人比民主更能带来好政府,支持民主的只有32%。

  普丁自称其统治下的俄罗斯民主是“管理式民主”,但事实上是典型的威权统治:一面用强硬手段镇压:打压反对力量、暗杀人权记者、控制媒体、行政权专大而国会几乎是橡皮图章;一面依赖一套利益分配的体系来巩固政治权力:在叶尔钦时代,財富的来源是寡头,在普丁时代却是官员的政治权力,因此造成俄国普遍的严重腐败,不论商人做生意或是公民要办任何公家业务,都必须付出金。

  普丁体制看起来是建立在强大的国家机器力,但这其实是一个“失败的国家体制”(failedstate):因为腐败的官僚组织是各行其是。过去在苏联时期,已经养出庞大的官僚机构,但当时还在俄共的控制和组织下;现在一旦没有俄共的组织性控制,各个政府机构都是自主地在掠夺社会资源。英国卫报记者形容从KGB转变的情治机构Fsb几乎是一个犯罪组织,保护黑道並且向大企业勒索。莫斯科时报就说,“普丁的忠诚体系是高度建立在他的官僚去掠夺和收贿的能力上。”

  普丁政府虽然不断教育民眾说国家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要他们相信政府,实际上俄罗斯的国家机器无法提供许多基本的公共服务,如健保、教育、司法正义等。

  当前的俄罗斯本质上就是一个人治的体制。美国知名政治学与法学教授StephensHolmes说,普丁决定重回克里姆林宫,其实是证明普丁体制的脆弱,而不是强大,因为其他人无法真正保障他的利益可以被延续下去。

  另一方面,十年俄国的成长確实培养出一批中產阶级,他们有了经济资源,开始痛恨政治的腐败;他们有了网路(莫斯科网路穿透率很高),开始获得更多政治资讯。

  然后,2009年的金融风暴对俄国的经济造成了打击,民眾开始抱怨生活;总统提出一些改革承诺,却迟迟没有实现。去年九月,时任总理的普丁和总统梅德维杰夫宣布他们將要交换位置;十一月底统一俄罗斯党正式確定要提名普丁竞选总统,这让民眾深感羞辱与愤怒:政客们竟然可以如此玩弄政治权力,完全看不起人民。

  这个不满在十二月四日国会选举爆发出来:这场选举原本就排除真正的政治竞爭,国营电视也不断为执政党宣传,普丁和执政党更是到处发钱:各省省长都被给定目標要当地投出多少选票。反对派也努力反制,一个知名部落客在选前就叫大家可以投票给任何政党,除了那个“小偷和罪犯的政党”。

  选举结果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得票率从64%降到50%,专家估计实际上要更低十五到二十个百分点。在首都莫斯科,官方数字是统一俄罗斯党拿到46%选票,但专家估计只有30%到35%;在普丁自己的投票所,统一俄罗斯党只拿到23.7%,落后於共產党。

  更让人们愤怒的是看到网路上流传的许多政府做票的画面,各种离谱的数据也让人质疑:例如在车臣,统一俄罗斯党的得票率是99.5%。然后,他们在寒冬中走上了街头,高喊“普丁滚蛋”、“俄罗斯不需要普丁”,震撼世界。

  面对民眾不满,普丁和他的联盟確实也承诺要进行政治改革,例如恢復之前取消的省长选举:另方面则提出更多政策支票来收买民心,尤其是乡村、公务员和老人,包括在一月就增加军队的薪水。另方面国营电视却更激烈攻击抗议者,甚至在选前出现戏剧性的新闻说有人要刺杀普丁但失败。最终普丁拿下百分之六十四的选票而获胜──当然至少有十个百分点是做票来的;而在莫斯科他只有拿到47%,首次没拿到过半选票。

  显然,虽然普丁將继续执政,但俄罗斯人已经认清空洞民主外壳下的专制本质、看似强大国家机器下的腐败体制,以及寧静白雪覆盖下的黑暗。

  在胜选的群眾大会上,普丁流下了眼泪说,“我们打贏了一场公开与诚实的选战。”然而,选后的抗议群眾却高举了一个標语(这是八零年代的俄国电视剧剧名):“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普丁时代或许还没真正结束,但这个冬天確实是一个结束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