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

俄罗斯现代化的困境

发稿时间:2016-09-27 10:39:01   作者:弗拉迪斯拉夫·伊洛阵特瑟夫(俄罗斯经济高等研究所教授)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俄国是唯一一个工业产值没有得到增长的大经济实体。当中国和印度在1994年至2008年间将其工业产值分别增加了4.3和2.1倍时,俄国今天的工业产值还远低于其在苏联末期的水平。当“金砖四国”“联合体”在2008年出口工业产品总量达到1.42万亿美元时,俄罗斯当年的工业产品出口仅仅只有320亿。在俄罗斯的总劳动力中产业工人只占其中的16%,而在美国同样数量的产业工人的生产能力是他们的6.7倍。

  俄罗斯工业现代化的困境

  对工业化的限制始于苏联崩溃年代,却在普京时代加速了。与重整俄国的工业增长相比,普京政府更乐于依赖增加石油天然气收入,经过政府预算重新分配它们,然后以养老金、工资和投资的方式返还给民众和商人——这也许便是所谓的“普京式经济”。由此带来的结果是,俄国是唯一一个GDP增速超过了工业生产增速的快速增长国家:自1996到2007年,俄罗斯的GDP以平均每年5.9%的速度增长,但工业生产增速却仅有4.9%。尽管政客和专家们现在终于开始谈论现代化了,但实现的几率却依旧很小。有如下几个原因:

  ·目前对于赞成现代化还没有达成共识。在近些年已经成功实现了现代化的大多数国家,普遍存在着这种感觉——这个国家不仅正在拖垮巨头们,甚至祸及他们的地方合作者。现代化的驱动力是社会精英和公众对发展滞后的公认以及奋起直追的共同决心的自然结果。然而,当俄国大部分企业主与统治官僚通过石油天然气盈利和其他资源开采公司致富时,它的政治精英们宣称俄国已经非常成功,因此对现代化工业并不感兴趣。

  ·对于实现现代化的条件了解甚少。现代化经常被混淆为高科技知识经济发展,而非制造业提升。俄国专家和政策制定者似乎认为他们能省略掉经济发展中的大规模生产阶段而直接跳入后工业时代的未来。即使梅德韦杰夫总统也相信现代化将产生于航天项目、核能发电站与超级电脑。然而在缺失发达的工业园区和高教育水平的劳动力为高科技工业配备员工的前提下,这些计划根本不可行。

  ·俄国没有像日本的国际贸易和工业部(MITI)这样的机构。政府因此无法强制现代化的进程,即使是在国有公司如Gazprom(该公司用于研发的资金与世界其他任意能源巨头相比要少3倍多)和俄国技术(Russian Technologies)(该公司无法发展生产一辆现代的汽车)。比如国内市场上新的燃油出售质量标准的实行在国有石油公司的压力之下被推迟了6次。

  ·俄国的垄断经济结构允许原材料和能源生产商提高零售价格。从2000年到2007年,俄罗斯的汽油和天然气价格暴涨,现在已经是3-4倍高于中国。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工业生产和投资非常昂贵,比如俄国急需新公路,但在俄国铺好的公路一公里的成本平均是西欧的3倍。

  因此2009年的俄国与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60年代的韩国、70年代的马来西亚和巴西以及90年代的中国有着巨大的差异。它缺乏一个全国性的关于现代化的共识,它的精英们更倾向于“能源超级大国”的国际地位,而所有的主要“全国冠军们”都在初级阶段(the primary sector)做着他们的生意,同时人民也乐得生活水平的提高,虽然这伴随着如火箭般上升般的石油价格。我也确实看不到这种局面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性。在经济危机初期,俄国的政治精英对这种经济结构做了很小的改变。政府的所谓的“反危机计划”聚焦于帮助那些效率最差的企业——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破产的联合大企业如Oleg Deripaska’s Basic Element——生存下去。

  通向现代化的两条路径

  我想提出通向现代化的两条可能的路径,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考虑到目前的形势,我从一开始就认为任何一条路径的实现都非常不可能。如果想要改变,俄国需要认识到自己处于中等工业化国家,需要努力在工业产品和技术方面上追赶。首先,俄国需要抛弃他目前作为“欧洲能量之源”的角色,而努力变成一个工业品的生产国与出口国。在它的主要出口品依旧是原油和天然气,而其超过一半的财政收入都来自于关税(美国在19世纪90年代时紧随其后)时,俄罗斯不会轻易地现代化。

  第一个可能性途径是经典的由政府领导的对俄罗斯经济的再工业化。实现这个途径存在三个障碍:高能源和劳动力价格、不完善的投资分配系统与无法整体驾驭的国家经济。第一个障碍可以通过急降生产成本和能源及其他自然资源的价格来克服。促进国内外的直接投资可以解决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障碍则可通过将政府转变为积极推动俄罗斯经济现代化的角色来解决。这种独裁式的现代化可以得到实现,同时还可以避免在这个国家进行数年的政治体系大改革,但它也肯定会伤到目前在位巨头们的切身利益。

  在开始阶段,政府将剥夺资源开采行业的“自然垄断”,将他们变为资助俄国追赶工业化步伐的印钞机。资源的价格必须下降(直接强制或通过货币贬值)来为所有想在俄国经济的任何分支创建新的高生产率企业的人提供廉价的资源。政府必须帮助俄国公司购买技术和设备,这正是日本政府在20世纪50年代所做的。至少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危机成为了各行业的一个机会,因为目前是所有的重要产品自20世纪90年代早期以来最便宜的时间。

  市场准入的环境必须尽可能放松。比如政府应该放弃设置官方障碍强迫房地产商为其支付“买路费”的行为。另一方面,政府应该采取措施来制止商人的行贿腐蚀行为。例如行贿地方官员以让他们接受伪造的低收入报表从而逃税。整体上,这些举措在五到六年的时间里会将主要生产领域的生产成本降低一半,从而使这些企业迅速崛起。

  下一步是对长期的主要投资的促进提升——不仅仅通过减税,还保证已建造的生产设施会超过新企业来确定竞争优势。在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的工业很早就可以分期偿还,以保证他们的拥有者的竞争优势。市场准入的成本因此而巨大。由此造成了自苏联解体后,没有增加一家新的原油或金属加工厂。我提议为新建立的工业企业在头三年提供减税和能源价格补贴的政策。

  俄罗斯当前的财政危机也显示了它的银行系统不能独自解决这个国家一直累积的经济问题。俄罗斯联邦的每一间银行的合并资产都要少于世界排名第二十的银行——西班牙的Banco Bilbao Vizcaya Argentaria。因此俄国的银行和工业企业不能变成一个长期战略投资的来源,这也是俄国境内的企业向西方贷款的原因。然而,在俄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却没有得到公认。

  现代化想要成功,俄国财政系统的改革也是必不可少的。对所有股票市场上的持续时间少于七天投资利润应该征高达75%-80%的利润税(这项征税对于持续时间长于3年以上的投资可以降低为零)。近年来,俄罗斯的企业们在相互倾轧、接管上浪费了太多的能量,而忽视了自然增长的基础。政策上必须增加合并和吞并的难度。

  最终俄国政府必须将自己转型为一个经典的发展型政府。这将需要3种方法(measures):

  ·在能源节省、生产质量和生态标准上的更加严格约束。像在欧盟,政府必须强制企业节省能源与提升产品质量。

  俄罗斯现代化的困境

  在液态燃料、汽车发动机、能源消耗和建筑材料方面必须强加以新的质量标准。

  ·减少政府官员与企业主的直接接触。税务报表必须通过邮寄或网络提交;文件报批的数量必须减少;开办企业需要变得更简单。

  ·成立一个类似于日本的MITI的强制现代化的政府职能机构。它必须负责传播国内外的新型技术,同时也能为购买新技术和生产设备的公司提供贷款。

  简言之,俄国政府必须让国家沿着其他发展中国家已经走过的路前行。然而,我依然对这是否可能发生保持怀疑。

  在这20年左右的时间里,俄国政府并没有以国家利益出发行事。它现在不仅腐败,还被利益集团所劫持。现在俄国的政策制定者所想和所为都像一个商人。为了保证现代化,俄国必须首先改变它的政治领导层。

  还有另外一个通向现代化的路径,这个方法并不要求如此强大的发展型政府,但依然需要能够做出激进的政治决定。东欧国家正是因为采取了欧盟的做法而取得了近来的经济成功。如果俄国可以接受欧盟境内被称为“共同体”(acquis communautaire)的约束,遵从欧洲的生态、竞争、贸易和一些社会保障标准,以及同意听从欧洲正义法庭(the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的判决,俄国不仅将向欧洲的投资开放和提升竞争环境,还将逐渐将法治引入这个精英阶层表现得无法无天的国家。俄国可以像土耳其一样不仅着眼于加入欧盟本身,还要加入这个“欧洲共同繁荣区域”。

  然而,看起来俄国政府也并不可能走这条路径。俄国政治精英把它们的主权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俄罗斯选择退出了很多具有约束性的国际协议,它似乎不能促成任何一种区域一体化模式或服从任何贸易集团的规则。所以也没有理由相信俄国想要加入任何它不能支配规则的集团,尽管理论上来说这种加入也许会十分具有价值。

  简而言之,今天的俄罗斯缺乏现代化的意愿,无论是通过政府领导的再工业化或接受欧盟的做法与标准。现代化或不现代化是世界上其他众多国家都要面临的选择。选择前者的国家如韩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演进为成功的国家。而选择后者的国家如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安哥拉都以混乱结束。我能够轻易想见俄国选择了后者而转变为一个秘鲁经济学家Oswaldo de Rivero称为的经典不发展国家。然而我依旧对俄国将避免这种命运保持少许希望,些许信心。

  (江然婷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