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体制

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

发稿时间:2017-10-09 13:54:23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怀超

  习近平同志在“7·26”重要讲话中强调,我们党是高度重视理论建设和理论指导的党,强调理论必须同实践相统一。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高度重视理论的作用,增强理论自信和战略定力。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仍然需要保持和发扬马克思主义政党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我们要在迅速变化的时代中赢得主动,要在新的伟大斗争中赢得胜利,就要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基础上,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来思考和把握国家未来发展面临的一系列重大战略问题,在理论上不断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习近平总书记这一重要论述,精神实质是要求我们继承和发扬理论联系实际的优良作风,进一步解放思想、勇于探索、与时俱进、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就是说,要深入研究,系统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经验,并将其上升到理论高度,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规律,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一句话,从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经验入手,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

  大家知道,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政治思潮登上历史舞台已经有500年的历史,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科学理论,已经近170年。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已经走过了68年的奋斗历程。500年,170年,100年,68年,这一组沉甸甸的数字反映的是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历史征程。这是一笔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需要认真总结,概括凝练,上升到理性的高度,借此丰富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恩格斯说过:“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的错误的后果中学习来得快。”列宁说:“应当懂得,现在一切都在于实践,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历史关头:理论在变为实践,理论由实践赋予活力,由实践来修正,由实践来检验。”毛泽东同志曾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我是靠总结经验吃饭的。从前我们人民解放军打仗,在每个战役后,总来一次总结经验,发扬优点,克服缺点,然后轻装上阵,乘胜前进,从胜利走向胜利,终于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还强调,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我们的主要方法。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现在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在总结了成功时期的经验、失败时期的经验和遭受挫折时期的经验后制定的”。邓小平同志正是不断地总结社会主义建设历史经验,尤其是改革开放的历史经验,在实践中不断地对社会主义进行再认识,才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实现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第二次飞跃。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必须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不断探索,不断实验,不断地研究新实践,总结新经验,不断地作出新的理论概括,推出新的研究成果,义无反顾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推向前进。

  总结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经验,着重是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经验,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中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举世瞩目,举世公认。所谓总结经验,就是要把我们做得对的事情,包括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加以总结,加以分析,加以归纳提炼,并上升到理论高度,找出规律性的东西,获得规律性认识,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形态。或者说,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一个学科来研究,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要深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学科性质和研究对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逻辑起点和基本范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理论框架,以及研究方法等。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研究提高到新水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不是凭空产生的,它的基础深深地根植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丰富实践中,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的总结和升华。因此,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丰富经验,并将其上升到理论高度,是丰富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的必由之路。

  比如,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创举。其核心是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在理论上是什么问题呢?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职能问题。从历史上看,把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制度结合起来,有成功的案例,比如欧美。但把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制度结合起来,这在世界上没有先例,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独创。这不仅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是一个新的创造,而且是对世界经济理论的一个新贡献。问题是要深入总结这一创新,并将其上升到经济理论高度,提炼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

  再如,中国式工业化道路。工业化首先发生在英国,继而在欧美、亚非拉扩张,成为席卷全球的现代化潮流,以至于人们认为,工业化只有一种模式,即欧美现代化道路,欧美道路是其他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唯一选择。中国工业化的成功,打破了这个所谓“定律”。按世界标准,中国的工业化基本完成,走出了一条不同于欧美的工业化道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各级政府的积极作为,人民群众的自主创造,计划经济的转型,构成了中国工业化的主要推动力。这与欧美工业化道路明显不同。如果把中国工业化道路的成功经验加以系统总结,找出蕴含其中的关键因素和内在逻辑,进而形成独特的现代化理论,应当是对现代化理论的重大贡献。

  又如,中国的城镇化问题。与工业化一样,中国也注定要走一条不同于西方的城镇化道路。中国城镇化是通过城市带动农村,工业反哺农业,农村城镇化,这与西方也是显著不同的。因此,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要特别注意总结自己的经验,注意从中国城镇化实践中提炼理论。事实上,我国上海、北京、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地的城市化已经基本完成。这些地方有丰富的城镇化经验值得总结,从这些成功的经验中提炼出概念、范畴、判断和原理,形成理论。

  关于社会治理的研究也是如此。在广东、浙江、山东等地,基层社会治理多有创新,并有成熟经验。深入总结这些地方在社会治理方面的成功经验,并将其上升为社会治理理论,同样是深化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正确途径。

  以上所述,无外乎想说明一个道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来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我们理论工作者一定要把脚踏在中国大地上,立足中国实践,着眼于对社会现实问题的理论思考,从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经验中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丰富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

  实践永无止境,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也永无止境。马克思主义是随着实践和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在实践中不断前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呼唤着理论创新,也为理论创新提供了新鲜的经验。实践进入新阶段,理论探讨也必然进入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丰富和发展是时代的要求,实践的召唤。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心,奋发努力,继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作者系中央党校原副教育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