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精神

文明的对望
—— 古代中国与意大利

发稿时间:2019-11-06 16:05:14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周繁文

  亚欧大陆,这片地球上最辽阔的陆地,自人类诞育以来,便是文化交流与融合最为频繁的区域。在同一片天空下,在同一个陆块上,东亚与西欧在迥异的山川形态间各自孕育着面貌相别却辉煌相当的文明。亚欧大陆两端的远古人类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中采取了不同的生存策略,渐而形成不同的文化传统,各种因素交互相牵之下,造就了不同的文明模式。在地理上,亚洲与欧洲之间其实并无天堑鸿沟般的截然界线,然而正是由于文明上的差异,才有了现代语境中的亚洲与欧洲之别。

  石器时代,今天的中国和意大利所在之地,先民们胼手胝足与天相谋,在有限的区域范围内以“聚落”的形态生存,形成丰富而多元的文化格局。进入青铜时代后,随着关键性技术的突破,社会进一步复杂化。国家出现后,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文化都随之剧变,在林立的权力体中,东方的商周王朝,西方的罗马共和国渐渐以威权闻名于各自的势力范围。公元前3世纪到公元1世纪,东方的陆中之地与西方的地中之海,相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在东方,九州六合,自西域到东海,自阴山北到五岭南,除津关,通山海,道路纵横,风俗相通,人们周流天下,去往许多从未到过的远方,进入一种从未有过的秩序,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都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大融汇和大冲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人并不适应,但敏锐把握时代命运者却视之为新机遇的来临,从思想、文化、政治等各个领域出谋献策,渐渐地,“统一”成为文化骨血中的常态。在西方,地中海之畔,同样的革新在稍晚时候也渐次发生,始自罗马共和国晚期的征程,历经恺撒时代的推动,终于酿就令风云震荡的惊雷。诗人维吉尔在《牧歌》里写下这样的诗句:“这个光荣的时代要开始,正当你为都护,波里奥啊,伟大的岁月正在运行初度……”当屋大维被授予“奥古斯都”的尊号,帝国时代也在地中海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到来,这之后的数个世纪,是地中海世界唯一一次以统一帝国的政治形态存于世间。亚欧大陆在大约两千年前的这次异变,对此后数千年的人类文明格局,有着深远的影响。东亚和西欧后来的历史发展途径,乃至今天的思想文化传统,都莫不与之有密切的渊源关系。

  两千年前,当汉帝国第一次听闻海西的“大秦”之名时,罗马帝国也辗转听说了“塞里斯”之称。“大秦”与“塞里斯”在对方的眼里,是危险而遥远的异域,悠悠众口流转之间又添上几许光怪陆离的奇幻色彩,然而与己比肩的强盛是确定的,异宝纷呈的繁华更是无疑的,这一切,形成了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彼时,两个帝国各自雄踞大陆一端,天风海雨之间,在烟涛微茫中寻访着关于对方的点滴信息。因着强大帝国的建立,两个帝国如磁铁一般各自迅速地吸聚着大陆两端的财富。物资的丰富,技术的发展,信息的集聚,对于殊方异物的追求,以及政治和经济层面的考量,使得两大帝国开始试图去寻找遥远的对方。渐渐地,岁月运转,朝代兴衰,那一点向往的星火却未曾熄灭,古代的中国与意大利,从陆上,从海上,辗转而艰难,断断续续取得了与对方的联系。后来一位德国学者将这横跨亚欧大陆的经行之途称为“丝绸之路”,寄寓着最初的罗马人对于遥远东方最流光溢彩的向往。而历史上的丝路,不仅是丝绸、瓷器、茶叶等西去之路,不仅是玻璃、金银、香料等东来之途,也是大陆两端对于彼此千丝万缕纵岁月荏苒也未断绝的思慕之路。这一路,借着人与物的交流,也为亚欧大陆两端和沿途带来了技术、艺术、文化等各个方面的交流。尽管后来时光流转,汉与罗马尽成故事,尽管丝路也时断时绝,尽管历史的荒烟蔓草湮没人事,后世只能在遗迹与故纸间拼凑着些许的记忆,然而以实际中存在的和精神上深藏的丝路为媒介,东西方之间的向往和寻觅,从未停歇。

  曾经的汉与罗马,它们如同镜像般各自独立生长在亚欧大陆两端。在进入帝国时代之前和之后,双方的历史发展进程虽有差异,却也有着相似的路径。在汉及罗马之后,大陆两端虽走上了迥然不同的发展道路,其间却又开始滋长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世界文明之林中,这是一对让世人着谜的“平行世界”。它们造就着后来的东亚与后来的西欧。对后世的研究者来说,他们既着迷于在对方的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和独特性,也着迷于古代中国与意大利从丝路两端踽踽行来两千年那光华宛转的相逢。

  文明的多样性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基础,因多样性而生的交流与融合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驱动力。我们所在的时代,比两千年前更广阔。而中国与意大利的交流,也较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更频繁而深刻。看见对方,才能看到自己。看见彼此,才有尊重与共生。且翻开史篇,重回古代亚欧大陆,沿着自古以来的足迹,以史为舟,寻找那个秦以西的“大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