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翔:社保缴费率高低要看保障水平

发稿时间:2012-09-12 00:00:00   来源:新京报   作者:李慧翔

  近日,有报道指出:与网络传言不同,我国社保缴费率并非全球最高。文章中详细列出了部分国家社会保险缴费与享受福利情况,并总结“我国社保名义缴费率在173个国家或地区中位列13……并不是最高的。”

  文章有关社保问题的讨论并未将我国社保的真实现状清晰展现,难免会引起网络上如潮般的抨击。

  首先,衡量一国社保水平之首要因素,是社会保障经费支出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比重关系,其结果也代表着社会保障在国民经济运行中的地位和作用。然而,2011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仅占GDP总量的2.4%,而美国社保支出占GDP比重在16.8%左右,瑞典和芬兰甚至分别达到了35%和38%。有趣的是,这些国家的“社保缴费率”都比中国要小。

  这说明什么?这意味着财政为社会保障的支出力度,远不及企业和个人,虽然我们的企业和就业者支付着全世界排名第13的社保缴费率,却由于财政支出“不给力”,导致总体社会保障水平停滞不前。另外一个数据也能有力证明这一点:社会保障支出仅占我国财政支出的12%,远低于发达国家30%至50%的比例。

  其次,养老福利一向是衡量一国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指标,而衡量养老福利的最重要指标是“养老金替代率”,即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根据世界银行组织建议,养老替代率需不低于70%。国际劳工组织建议养老金替代率最低标准为55%。然而我国养老金替代率为58.5%,仅略高于“最低标准”。更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替代率数值是被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拉高的,实际上我国普通城镇职工的养老金替代率只有30%左右。

  我国的社保缴费率既高于代表福利制度的瑞典,也高于代表自由市场的美国。但我国国民既未拥有“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还要将个人收入的11%上缴社保(瑞典仅为7%)。在社保缴费率之高与投保者实际收益之低的对比面前,探讨“我国社保缴费率是不是世界第一”意义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