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川:我们的养老床何处安放?

发稿时间:2012-03-27 00:00:00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秦淮川

  在北京,城区养老院“一床难求”现象凸显。北京市老龄委负责人坦言“解决养老问题迫在眉睫”。3月20日,记者来到第一社会福利院——北京“标本”的养老院,位于朝阳区华严北里闹市区中的静谧之处。第一社会福利院称,目前有1100张床位,前面排了7000多人,“老人要住进来,至少得等10年”。(3月26日《新京报》)

  何处安放我那张养老床?这是令人黯然的追问。每个人都会老去,一方面,衰老像“刀子慢慢割肉”,另一方面,老人要住进资质较好的公办养老院,“至少得等10年”,其中的无奈与恐慌,也许每个人都能读懂。

  城区养老院“一床难求”绝不止发生在北京一地。权威统计显示,截至2010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近1.78亿,约占总人口的13.26%。我国养老机构床位总数仅占全国老年人口的1.6%,不仅低于发达国家7%的比例,也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2%至3%的水平,尤其是西部地区的养老服务能力更为不足。

  公办养老院极难进入,有人称,何不选择民办养老院?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且不说民办养老院严重不足,目前的民办养老院处于两极状态,即天价养老院让人望而却步,调查显示,有的养老院收费价每月从8800元到3万元不等,这让绝大多数老百姓都承受不了,因此,“住的一般都是退休干部。”而较低廉的民办养老院又不让人放心——2011年北京市政协调研数据,北京369家养老机构中,只有100多家内设医务室,比例不足三分之一。记者调查显示,不少民办养老院连独立医务室和医生都没有,老人的治疗和急救难保障。

  同时,护工素质普遍不高,有的护工不识字,拿着药瓶就敢给老人喂药。如果说文化水平不低尚可理解,有的养老院变为“虐老院”,护工对老人时有灌尿、捆绑,甚至棒打等恶劣行为。

  随着“一二四”家庭结构的固化,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进入养老院养老。如果养老院数量严重不足,我们如何安放衰微的老年?每个人都有颐养天年的权利,如何才能实现体面养老?

  首先,动用各方力量兴办更多养老院,其中民办养老院应挑大梁,国家对民办养老院不妨给予一定的政策与资金支持。日前,全国老龄委副主任阎青春认为,民办养老机构在经办过程中,理应享受到土地划拨、减免税、基本建设配套费的减免、水电费、水电气民用价格的优待,这一建议颇有针对性。

  其次,强化社会保障,提高国人的养老金额度。兴建再多养老院,如果没有足够的养老金,老百姓也住不上、住不起。据报道,日本在60年代初期就实行的国民皆保险,所有的国民都有养老金、都有医疗保险,它是覆盖全社会的,养老金费用还是比较高的,有了这笔钱,基本上不论是居家养老还是到老人院去都能够过上比较有尊严的幸福的晚年。对于我国来说,国企上缴红利应大幅度提高,用来充实国人的养老金。

  最后,弥补护工人才的巨大缺口。权威统计显示,目前我国最少需要1000万名养老护理人员。业内人士建议,要致力于培养专业化、职业化、行业化、本土化的养老护理人才,并加强他们职业道德和专业能力等方面的培训。为此,应出台《养老护理职业法》。

  有人说,“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标志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对待工人农民的态度,则可考验这个民族的良心。”其实,对待老人的态度,才更能标志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和良心指数。惟有多一些制度性的人文关怀,逐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我们每个人才能体面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