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波:哪个国家培养了世界公民?

发稿时间:2011-12-29 00:00: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刘洪波

    北大校长周其凤在湖南长沙市第一中学的演讲引发争论,事后证实媒体报道有断章取义的成分。周其凤说的是,“在培养世界公民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的教育是一塌糊涂。它培养的人,也就是说他们感到骄傲的是他们的总统,哪个总统懂得尊重人家?就想欺负人家,就想把它的价值观强加于人,就想按照美国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办。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的教育是一塌糊涂”。

    美国培养世界公民是否一塌糊涂,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周其凤认为一塌糊涂,因为美国总统不懂得尊重人家,“就想欺负人家,就想把它的价值观强加于人,就想按照美国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办”。这样说,好像美国总统是在把欺负人、强加于人当事业干。

    美国总统是一个职业,这个职业是否有这样的职业要求,或者容易得这样的职业病,实在是一个疑问。我想,任何一个总统,杰出也好,平庸也好,总该是以维护国民和国家的利益为第一考虑,而非把欺负他国、强加于人作为事业吧。

    不是说美国总统不作欺负他国的决策,不推广其价值观,而是说,欺负人或推广价值观仍以利益来衡量。话说回来,这样的利益考量,恐怕也非美国独有,很难想象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总统会不顾一切去欺负人或推广其价值观。一门心思欺负人的,恐怕没有。一味将价值观强加于人的,我看除了“理想主义英雄”切·格瓦拉,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如果没有利益,或者只会带来害处,都不会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人。但即便有利益考虑,利益也不能独行,必得价值观上自认居于上风,这才可以给自己争取推广的合法性。

    国家层面的利益也是分层的,有核心利益,有一般利益。首先要区分什么是国家利益,什么是国家中某一种政治力量的利益;然后要区分核心利益和一般利益。现代国家的理性算计,在于能够比较稳定而有效地辨认国家利益和非国家利益,以及国家利益的不同属性,少走莫名其妙的弯路。

    也有人说,美国总统并不能够代表美国教育是否成功,美国总统不是好的世界公民,不表示美国教育培养不出世界公民。这当然也是一个道理,因为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都可能培养出各种各样的人来。受到最好教育的人也可能犯重罪,连好国民都不算;同时每个国家大概都不免有些具有世界情怀的人。

    不过,现代国家,教育首先是培养本国公民的制度和体系。培养国家和民族观念,培养各种技能,掌握各种知识,都是对学生进行合格公民的培训。而贯穿教育的观念和价值基础,在不同的国家确实大不相同,其中必有不符合人类共同准则和合乎人类共同准则的区别。这也就是说,哪怕就是培养本国公民,教育也仍然有好坏之别,不能说以培养本国公民为念,就必然不好。例如当代德国的教育告诉人们,军人是穿制服的公民,服从机器可以服务于任何长官,而穿制服的公民可能违抗不人道的命令。以培养世界公民为职志的国家教育体系,现在还没有出现,恐怕只要国家还存在,世界还没有成为一个国家,这样的教育体系都不会出现。

    美国是众所周知的世界民族大熔炉,接纳了世界上最多的种族。这样的人口构成而形成的“美国爱国主义”,恐怕比其他地方的爱国主义有更大的包容性,因为其内部就有着复杂的文化关系、族裔关系需要妥善处理。美国教育在培养世界公民上,即使不说比别的地方更强,恐怕也很难说比别的地方更糟。当然,如果说以“理想世界公民”来看,说美国教育培养世界公民一塌糊涂,可能未必不可,只是别的地方可能更加不足与论。

    (作者系长江日报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