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车惨剧国家要负重大责任

发稿时间:2011-11-25 00:00:00   来源:财经网   作者:邓聿文

  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小博士幼儿园校车超载导致21人死亡的惨剧,这些天来引发了国人的震惊和反思。尽管我们可以很方便地把责任推给司机的逆行、超速以及园方对校车的改装,但是,如果没有对这起悲剧背后因素的进一步深究,仅仅是加强对校车安全的整顿和投入,无异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是无法从根源上杜绝此类事故发生的。

  这深层的因素和背景就是国家对幼儿教育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幼儿教育,重视不够,由此导致目前的幼儿教育在全国大部分地方都供需短缺,小孩上幼儿院,尤其是公办幼儿园,更尤其是公办优质幼儿园,其竞争激烈程度甚至难过上名牌大学。对绝大多数平民家庭的子女来说,如果他不是恰好有幸居住在公办幼儿园的学区范围里,要入公办园,概率差不多和中彩票一样。

  幼儿园的不足尤其是公办幼儿园的不足,就只有民办幼儿园来填补。民办幼儿园中,有一部分是经过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审批的正规、合格的幼儿园,但还有一部分或者更多是没有经过国家教育部门审批的,它们是为了满足相当部分贫困家庭的子女的学前教育需求。这些非法的不合格的幼儿园多分布在城乡结合部和广大农村地区,其服务对象是进城打工者的子女和农村小孩。因此,由其所服务对象的收入水平决定,这些幼儿园的设施一般都很简陋,老师也一般没有经过正规的幼儿师资培训,根本不可能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

  例如,某报记者就曾看到这样一家民办幼儿园,它的教室和休息室都是临时租用的场地,是在民用住宅楼或平房住宅的基础上改造而成的,实行“小作坊式”的管理,是典型的家庭式幼儿园,不仅空间狭小、采光不好,而且建筑布局不符合教学要求,室内外活动场所有限。教学设备、儿童娱乐设施十分简陋,甚至连最基本的教育教学所必需的玩教具、操作材料都没有,图书极少。这其实是多数民办幼儿园的写照。

  幼儿教育是基础教育之基础。中国有“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的说法,意思是讲,七岁之前,小孩的人生观就大致确定了,而这一阶段,正是在幼儿园渡过的,所以,从这一意义上说,幼儿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非常重要,它是人生之本的教育,是教育之本的教育,也是民族之本的教育。对于如此重要的教育,理所当然纳入国家的教育规划和体系。我们看到,在国际社会,每一种学前教育形式,无论是公立私立或者正规非正规,都能得到国家和地方政府不同程度的财政性投入,每个进入学前教育体系的儿童,都能得到政府完全的或部分的资助。即使在金融危机下,美国等发达国家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也在增长。

  遗憾的是,我国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一直很低,只占整个教育经费支出的1.3%左右,致使学前教育的很大责任,由民办幼儿园承担。中国学前教育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的有关数据显示,2003年以来占全国幼儿园总数70%以上的非公办园,基本上得不到国家和地方财政支持。从非公办园在园人数推算,至少有将近40%的幼儿享受不到国家的社会福利。

  然而,民办幼儿园天生的羸弱是支撑不起学前教育一片蓝天的。因为民办幼儿园虽有其公益的一面,但为了生存,它必须追求营利。这就势必会导致其不能很好发挥学前教育的功能。像正宁县的这个小博士幼儿园,它为什么要将一个荷载9人的校车改造成能载60多幼儿呢?除了存在侥幸因素外,营利是个重要动机。据说小博士幼儿园是当地唯一的一家幼儿园,招生规模近千人。在甘肃正宁这种欠发达的西部地区,农民不可能掏很多钱让小孩上一所好幼儿园,因此,它要取得收益,只有通过规模才能实现,因为人数越多,幼儿园的单位投资的利用效率就高,而家长为了节省上园成本,对校车的超载也不特别反对。

  从这个角度看,这场惨剧国家其实要负重大责任的。国家的责任就在于,它没有担负起本应由它承担的让每个孩子都能进入合格幼儿园上学的职责。

  有鉴于此,也为了不再让正处于生命初期的小孩付出生命和血的代价,除加大对校车的投入和监管外,当务之急是各级政府必须切实负起幼儿教育的责任,把幼儿教育经费纳入地方财政预算,提高投入比例,增加公办幼儿园尤其是农村地区的公办幼儿园,形成以政府办园为主体、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化办学格局。对民办幼儿园,还要大力倡导,但政府要给予不同水平的投资补贴,并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儿童进行资助,提供必要的普惠性服务。

  总之,亏什么,不能亏孩子。必须用法规、制度、政策保证每个孩子都能入托入园,这是国家的基本责任,也是教育公平的基本保证。

  (邓聿文为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