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教法如何打通职教升学“断头路”

发稿时间:2022-05-12 16:41:23   来源:北京日报  

  26年来首次进行“大修”的职业教育法,已于今年5月1日正式施行。新职业教育法实施后,职业学校的师资将有哪些改善?职教升学“断头路”怎么打通?社会广泛关注的职教高考怎样才能顺利实施?

  解读一

  职业学校老师教课靠谱吗?

  专业课由高技术人才来教

  北京市丰台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校长 赵爱芹

  在很多家长心目中,为孩子选择职业学校特别是中职学校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他们觉得和普通高中相比,职业学校的师资和生源都会差得多。新职教法的实施,让职业教育具有了与普通教育同等重要的类型属性,成为“技能中国”建设的重要人才载体,这就意味着职业学校的社会功能越来越重要,从这个角度来看,职业学校的师资和生源在数量、质量、能力结构、来源渠道等方面都会得以优化。

  新职业教育法要求职业学校培养出高质量人才,打造大国工匠,特别强调思政教育、职业道德教育、职业指导、就业创业孵化,综合素养能力培养、专业实践能力提升等多维度内容与要求。依托新法,提高教师质量成为可能。今后,学校可以自主选聘专业课教师,可以聘请技术技能大师、能工巧匠、非遗代表传承人等。依照教师配备标准,还可以酌情降低学历要求,企业也可以设置专兼职职教岗位等。

  新法对高质量人才培养进行了特别全面的诠释。为了培养能担当强国大任的未来工匠,我们学校现已纵向形成“中高本”贯通,与高职、大学等直接试点一体化人才培养模式,横向与企业联合招生,以工学结合的方式进行学徒培养,实现了高起点就业创业。在课程设置方面,我们学校与企业共同开发专业教材、制定专业教学标准、建设教育教学资源库。学校依规自主设置学习制度,适当调整修业年限,实施学分银行学习管理制度,探索弹性学制的学习成果互认,使职业技能的终身学习成为可能。此外,我们学校还引进了国际先进课程,输出国家化标准与证书,培养国际化职教人才。

  作为首都南城高端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的摇篮,我们学校重点建设了幼儿保育专业、新能源汽车专业、影视融媒专业群、智能网联技术专业群、曲思义电影调色大师工作室、王家飞非遗与设计大师工作室、北京宴餐饮艺术与管理工程师学院、海尔智能技术工程师学院、新华网智能融媒体工程师学院、李季咖啡创新学院10个特色高水平专业项目,在校企一体共同办专业、产教融合共同育人才等方面探索了新机制、新模式,相关专业也成为北京市特色骨干示范专业,每年都能吸引不少学生报考。

  今后,我们学校将精准对接城南行动计划和“妙笔生花看丰台”建设规划,服务丽泽商务区、独角兽总部基地、数字经济产业园、大红门新商务区等重点产业布局,不断优化专业设置,形成供需高契合、城教高融合、产教深协同。相信随着新职教法的实施,人们对职业教育也将有全新的认识,未来,会有更多学生选择职业教育这条发展之路。

  解读二

  中职学生有什么办法提升学历?

  参加转段考试有机会升高职

  北京求实职业学校校长 吴少君

  新职业教育法的实施,对推动职业教育发展将起到重大作用,职业教育的升学通道会更加畅通。

  按照新规定,高等职业学校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采取文化素质与职业技能相结合的考核方式招收学生;对有突出贡献的技术技能人才,经考核合格,可以破格录取。这种“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考试评价方式将给选择职业教育的学生和家庭确立一个更好的发展目标。相比普通高中,职业学校的教育环境和培养方式,将更有利于技术技能人才的成长和发展,多样化的教育能给学生和家长更多的选择,特别是让选择职业教育的学生与普通教育在升学和就业上都享有平等的权利,对于营造“人人努力成才、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良好社会氛围将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当然,我认为职业教育的升学不仅仅是解决学历问题,更重要的是为适应社会生产发展的需要,满足高素质技能人才的需求,让职业院校学生能更好地就业。2013年4月,教育部出台了《关于积极推进高等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为4类招生对象设计了6种考试招生方式。其中,针对初中毕业生实行中高职贯通招生的办法,招生限定在艺术、体育、护理、学前教育以及一些技术含量高、培养周期长的专业,采取“三二分段制”和“五年一贯制”等中高职贯通培养模式。同时,针对技能拔尖人才执行免试入学政策。

  目前,北京地区中职学校普遍采取“3+2”的中高职衔接的人才培养方式,中职学生采取转段考试的方式升入高职。转段考试主要围绕学生的基本素养和基本技能来设计,突出“双基”考核,其中,基本素养包括文化素养、职业素养,基本技能是考察学生的专业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等,这种考核方式为学生进入高职阶段的学习及未来就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在这一评价角度引导下的中职教育有其坚实的存在价值,彰显了中职教育有别于普通教育的就业导向的价值和特色。

  从我们学校近10年的实践来看,中高职“3+2”人才培养,为众多学生和家长提供了更好的选择。2021年,我们成立了“校企合作中高职一体化人才培养战略研究基地”,旨在通过中高职院校与企业的合作,开展基于教育链、人才链和产业链,构建有利于技术技能人才成长的一体化人才培养方案的研究与实践。此举得到来自企业和高职院校的热烈响应,这种培养模式相较于简单的升学考试,其意义更加深远。实践证明,中职的存在是职业教育体系的根基与基础,是职教高考体系设计的坚实基础。未来,以“就业导向”的职教高考体系必然会为培养技能型人才、促进就业创业发挥积极作用。

  解读三

  毕业后会不会因为学历低不好找工作?

  校企共同培养学生毕业即可就业

  北京经济管理职业学院副院长 魏中龙

  职业教育作为类型教育的新定位,要求职业院校在优化办学定位时,保持和强化职业教育的属性和特色,把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作为目标定位,对接地方经济发展需求,对接产业转型升级需求,对接行业产业用人需求,对接技术技能发展需求,对接岗位能力需求,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培养大国工匠、能工巧匠。

  根据这种办学定位,职业学校应加强专业优化调整。我们目前构建了五个专业群:面向首都机场和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的航空物流业、会展业、商务服务业等战略规划产业,做实做好临空经济管理专业群;面向北京“两区规划”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建设,做特做亮数字财金专业群;对接北京数字产业化发展和智慧城市运维产业链需求,做大做强人工智能专业群;面向北京非遗文化传承和艺设文创产业需求,做强做优珠宝与艺术设计专业群;对接北京国际交往中心城市建设需求,做专做精国际教育服务专业群。目前,这五个专业群已全部被批准为北京市特色高水平专业群。

  今后,职业学校办学需要坚持走“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之路,主要采取三项措施:

  一是构建岗课赛证融通、教培学训创融合的人才培养体系。学校将立足职业技能人才培养最新需求,深入分析专业群服务面向的产业链、岗位群、岗位职责、工作内容、工作过程、能力要求、任职资格等,与企业共同构建“公共基础平台课+专业群基础平台课+专业核心方向课+专业互选平台课”的专业群岗课赛证模块化课程体系,打通教、培、学、训、创五个环节,探索学历证书、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职业资格证书和赛项获奖证书等不同类型学习活动所体现的学习成果认定、积累与转换机制。

  二是构建产教深度融合、校企实质合作、共建共享共赢的中国特色学徒制人才培养模式。学校将探索“企业群-岗位群-专业群”三群一体化的专业群中国特色学徒制,与企业共同设计人才培养方案,共同开发课程,共同进行人才培养。

  三是完善专业群校内外实践教学体系。学校将构建从“基础技能实训-专项技能实训-综合操作实训-创新创业实训”多层递进式校内实践教学环节,合理规划定岗实习、毕业设计等校外实践环节,保证学生的实习实训占总课时的50%,并将新技术、新工艺、新标准、新规范等产业先进元素融入实践教学中,确保学生掌握的技术技能与真实岗位需求零距离。

  解读四

  职教高考如何实现?

  应建立全国联考和统一招生制度

  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校长 吕轮超

  新职业教育法明确了职业教育的功能定位、教育体系、办学模式和发展路径,特别是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要加快建立职教高考制度,解决职业院校学生上升通道不畅、不宽的难点和痛点问题,对于打通职教升学“断头路”、提升职业教育吸引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尽管建立职教高考制度是新时代我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关键所在,但客观地说,这也是一项系统工程,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我认为,重点应该解决好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要解决好职教高考的引领性问题。所谓引领性,指的是职教高考“为什么要考”,将引领职业教育往哪个方向去。既然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明确了“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就应该让职教高考沿着类型教育的考试模式方向去构建,也就是新职业教育法中所描述的要“完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评价方式”,突出职业教育作为另一种类型教育的“职业”特色。我们决不能让职教高考复制普通高考的模式,重走学历教育的老路,否则只会南辕北辙,与职教改革的初衷相去甚远。

  在实践中,要解决好这个问题,首先要搭建完整的职业教育层次体系,特别是要培育好职业本科院校和本科专业,所谓“上梁正”,下梁才不会歪。有的地方在试点职业教育贯通培养模式时,到了本科阶段对接的不是职业本科院校或职业本科专业,而是普通本科院校,这就让职教高考重新回到了学历教育的老路上,实际上“变了味儿”。

  第二,要解决好职教高考的权威性问题。所谓权威性,就是要解决职教高考“谁来考”“考什么”的问题。职教高考是一种国家制度设计,自然有它的权威性,因此建立全国统一的职教高考模式就显得格外重要。对于“文化素质”部分,应该由国家根据全国统一的教学大纲来统一命题,不能任由一些地方去演绎和拓展,导致各地职教高考政策不统一,甚至变形走样,乱象丛生。对于“职业技能”部分,也应该由国家组织职业院校、行业、企业的专家根据不同的职业大类分门别类地进行命题,考试内容应以通识性的职业知识和基础技能为主。作为选拔性考试,应该给具有招生资格的职业院校一定的自主权力,允许这些学校设置面试环节,面试内容可由职业院校自主命题。

  第三,要解决好职教高考的公平性问题。所谓公平性,就是要解决职教高考“怎么考”的问题。职教高考应该打破现阶段各地为留住生源设置的各种地方保护主义藩篱,让学生拥有在全国范围内选择报考院校的权利,从而实现人才的自由流动和考试的公平正义。从这个角度来说,建立全国联考和统一招生制度是十分必要的。当然,为了兼顾地区发展的不平衡,还应该建立确保职业院校向中西部发展较慢的地区适当投放一定的招生计划的相关制度,以确保职教高考政策在全国范围内的公平性。

  总之,职教高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职业教育的“指挥棒”,建立特色、权威、公平的职教高考制度,是保障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也是从根本上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畅通职业人才成长通道的应有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