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区域将建城市群核心职能将疏解

发稿时间:2014-03-26 00:00:00   来源:新京报   作者:饶沛

  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昨天做客城市管理广播表示,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已实施十年,出现很多问题,包括非首都核心职能需要疏解、绿化带被大量违法建设占用等。为此,北京将对执行已有十年的城市总体规划进行调整和修改,在京津冀区域内建成具有城市竞争力的“城市群”,周边城市分为直辖市、大体量城市以及节点城市三个级别,城市功能相互衔接、匹配、分担。

  非首都核心职能疏解到周边

  黄艳表示,习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时,对北京今后的发展提出几点要求,非常贴近北京情况。一是首都功能要集中在核心职能上,要把非首都核心职能的产业发展尽可能地压缩和疏解到周边;二是北京的城市建设应该提高质量,尤其是交通、污水垃圾处理、供水供电供暖等城市基础设施的质量要提高,否则生态环境和生活质量要受到影响;三是对北京的城市管理和治理提出更高要求,同时对生态环境提出非常明确的目标。

  区域城市分三级别功能互补

  黄艳认为,大气、水环境、交通是区域问题,如果城市功能、人口、基础设施环境、包括大气质量不在区域范围治理,解决“城市病”就没有出路,这也是习总书记在北京对京津冀地区协同发展、协同规划提出的要求。

  因此,调整后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将把解决北京“城市病”放在京津冀区域内治理,将周边城市分为直辖市、大体量城市以及节点城市三个级别,建成具有城市竞争力的“城市群”,城市功能相互衔接、匹配、分担。

  黄艳说,例如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之外,石家庄、保定、唐山等体量已经比较大的城市为第二级,再往下的节点城市的城市功能要互补,规模不一样但功能要相当。同时,城市之间人流交往要由包括高铁、城际铁路等形式的公共交通承担。“规划还在论证中,每个城市疏解什么,还为时过早。”

  城乡接合部将纳入总体规划

  此外,目前的规划是叫“城市规划”,今后将把包括城乡接合部在内的农村地区全部统筹考虑,变成“城乡规划”。

  黄艳表示,过去的规划重视城市,忽略了农村,所以大量违法建设出现在农村,导致了各种“城市病”。把城市规划变成城乡规划,就是要把农村的那部分规划纳入到整个大的盘子里面,对用地的投放,集约性及用途很好地管制起来。

  【关键词】“城市病”

  资源瓶颈“顶到天花板”将疏解功能

  问题:黄艳透露,习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时表示,北京、天津这两个城市“太胖”,其他城市“太瘦”了。

  黄艳说,现况是城市建设按规划,但农村建设是无序的。规划之外的大量建设出现在农村,每年的土地投放,农村要高于城市两到三倍,出现了城乡接合部,并且一直往外扩。这些城市规划之外的建设,导致了各种“城市病”。

  黄艳表示,十年来,北京每年新增人口平均为60万,有些年达到了80万,但增量近年来开始趋稳和下降。而目前北京资源的瓶颈已经“顶到天花板”,比如整个华北地区水超采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

  同时,北京市的公共服务设施也跟不上,在北京生活的门槛比较低,例如公共交通很便宜,这些都需要财政来补贴,但并不可持续。

  举措:黄艳说,控制人口最重要的就是要控制功能、疏解功能,怎么把城市功能疏解到周边,怎么把周边的教育医疗“谷底”往上涨,是一个长期工作,需要系统来做。

  另外,调整后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将包括城乡接合部在内的农村地区纳入“城乡规划”,避免农村建设再无序发展。

  【关键词】违建

  非建设地区和生态保护地方将划红线

  问题:按照城市规划中提到的分散集团式、新城战略等,核心区、边缘集团和新城之间都应该用绿化空间隔离。

  黄艳说,由于法规、相关政策的不到位,这些绿化空间没有很好的管控,出现了大量违法建设。“最大问题出现在农村,而且都是在农民的集体建设用地上出现违建。”

  举措:黄艳介绍,去年三月份,市政府动员所有力量治理违法建设,违建基本实现了零增长。拆除的1400多万平方米违建,规模等于一到两个天通苑。

  但对于既有的违建拆除,需要长期过程,尤其是农村地区,在过去三十年没有手续或规划,一些大院变成了出租大院,全部在一两年拆掉还是有难度的,要把有安全隐患的最先进行拆除。

  此外,将进行调整和修改的城市总体规划,其中一项任务就是要“划线”,把非建设地区和生态保护的地方划红线,拿出资源、工具和政策来保证提升生态环境质量,而不是被蚕食和建设。此次规划修编不光是图上的规划,更多的是拿出政策规划。

  黄艳表示,去年被称为最牛违建的人济山庄的拆除依赖于市民、媒体的关注,形成了社会力量,今后还是希望借助社会力量让违法建设无处可逃,市民朋友发现违建可以第一时间检举,同时还要帮助监督哪个政府部门不作为。

  【关键词】绿化

  低端产业迁出二三环建绿地

  问题:除了城市边界的绿化问题,大家还感觉绿化不在身边,尤其是核心区和建成区,找一块绿地很难。

  黄艳介绍,中心城大概1000多平方公里,规划绿化占到400平方公里,现在已经实现了300平方公里,但都在绿化隔离地区,例如大家看到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三海子公园等。

  她表示,长期以来没有特别有效的措施来保护绿色空间,虽然北京近年来直接投入了大量财政建设绿色空间,但政策和措施还远远不够。

  举措:中心城多增加绿化,需要大的投入和供地。“每一块地后面都有使用者,怎么让他们贡献出来,需要资源配置和财政投入。”黄艳透露,采取置换、购买的方式拿出地来做绿化,需要制度上的安排。同时,对于一些规划了却没有实现的绿化,要找开发者、建设者“还回来”。

  除了近年建的大型公园,还要建二三环里的楔形绿地,把低端产业外迁出去。能拿出一点地,就实现一点地,让核心区的居民见到更多的绿地、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