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范恒山

人物专栏

长江中游城市群内要建立横向利益分配机制

发稿时间:2019-04-11 15:26:4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范恒山

  从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角度看,长江中游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有怎样的地位?长江中游城市群虽有“居中独厚”的优势,却正在逐渐变成“不沿边、不靠海”的劣势,如何扭转这种劣势,提高中部城市的开放水平?长江中游城市群一体化发展目前亟须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就此专访了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司长范恒山,他表示,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合作联动与一体化发展,有利于探索新型城镇化道路和推进长江中游城市群能源原材料基地、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的做大做强。目前,需要深化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研究,提出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的方向、思路,找准主攻点和突破口。

  有效解决“城市病”

  第一财经日报:今年3月,中部四省会在武汉达成《武汉共识》,将联手打造以长江中游城市群为依托的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从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角度看,长江中游城市群占有怎样的地位?

  范恒山:长江中游城市群包括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环鄱阳湖城市群及皖江城市带部分区域,是中部地区沿长江重要的城市群,具有连接东中西三大区域的区位优势,在我国区域发展和开发开放中具有突出重要的位置。

  2012年8月《国务院关于大力实施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的若干意见》(国发[2012]43号)正式出台,明确提出要“促进长江中游城市群一体化发展”。

  目前,国家有关部门正会同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四省共同研究推进长江中游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四省也召开过多次会商会和主题论坛,共同签署了有关合作协议,建立了省际联席会议制度等合作机制,积极推进重点领域和重点地区合作,初步形成了联动发展格局。

  日报:长江中游城市群经济联系紧密,加快这一区域的一体化发展有何战略意义?

  范恒山:加快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发展,既有利于区域,也关系到全局。长江中游城市群地理位势优越,集聚了中部地区的主要资源和要素,且交通体系完整、产业门类齐全、经济互补性强,具有深化合作联动、实现一体化发展的良好基础。建设长江中游城市群具有多方面的意义。

  一是有利于促进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中部地区特有的综合优势和良好的发展基础,不仅使之在未来可能成为最具发展活力的地区,而且有可能成为率先实现“赶”与“转”良好结合的地区。在这个过程中,长江中游城市群通过合作联动与一体化发展,能够成为中部地区的核心区域和支撑地带,从而能够在推进中部地区乃至整个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中发挥引领、带动和示范作用。

  二是有利于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在全方位对外开放的环境下,中部地区处于内陆腹地“居中独厚”的优势,变成了不沿边、不靠海的劣势,以至于长时间以来总体开放水平大大低于东部和西部地区。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合作联动与一体化发展,在本质上实现了整个中部地区的联通与合作,从而在整体上实现了同东部与西部的无缝对接,并因此形成了准沿边、准靠海的地理格局,架起了对东西部地区和国外开放的桥梁,在提高中部地区开放水平的同时,促进了全国开放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三是有利于探索新型城镇化道路。城市的各自发展必然造成城市功能雷同、布局不合理、集约程度低等问题及各种各样的“城市病”。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合作联动与一体化发展,有利于在实现城市间优势互补、合理分工的基础上,优化城市的功能与结构,提升城市的品位和质量,有效解决“城市病”,为探索新型城市化道路积累经验、提供示范。

  四是有利于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城市化进程也是产业集聚发展和优化升级的过程。作为我国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基地、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合作联动与一体化发展,有利于集中优势资源,做强做大重点产业;有利于强化自主创新,提高工业化层次与水平;有利于实现分工合作,形成相互支撑、有机配套的产业体系。

  谋于高远、工于细末

  日报:长江中游城市群之间仍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在项目、资金争取和承接产业转移等方面往往竞争超过合作。你认为,目前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亟须突破的障碍是什么?

  范恒山:推进长江中游城市群合作联动与一体化发展具有很强的创新性,发展要求较高,且面临着思想认识不足、合作基础不牢、体制机制不顺等诸多难题,要保障工作的顺利推进,应当坚持底线思维,禀持一些重要的原则。

  一是注重统筹兼顾。基于一体发展和未来要求,正确把握和处理城市布局与功能划分、基础设施建设与管理水平提升、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人民生活改善与城市精神塑造、城乡协调发展与公共服务均等化等重大问题,统筹谋划、协调推进。

  二是坚持互利共赢。探索建立城市群内横向利益分配机制,对跨地区投资与产业转移、资源开发与利用、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生产要素流动与交易、重要产品生产与流通等方面的利益分享或补偿形成合理的政策安排与规范的制度设计。

  三是促进优势互补。充分发挥各个城市的比较优势,进一步突出主体功能,促进形成合理的地域分工格局,实现错位发展、协调共进。与此同时,要通过深化合作积极培育和形成新的比较优势,提升城市群整体竞争力。

  四是强化创新驱动。把创新作为城市群发展的支撑和动力,积极推进管理体制创新,努力形成灵活高效的社会服务体系和国际化的营商环境,不断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推动产业结构优化提升。

  五是推动集约发展。充分考虑各地的资源禀赋、环境容量和发展潜力,遵循城市发展规律,借助合作联动,优化开发格局,避免重复建设,提升集约程度。

  日报:那么下一步应该如何推进长江中游城市群一体化发展?

  范恒山:推进长江中游城市群合作发展要谋于高远、工于细末,在思想上必须居高谋划、从长计议,在行动上则应脚踏实地、一丝不苟。眼前,要特别做好一些并不显眼但却十分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一是深入研究关键问题。总结了解城市群发展的基本理论、内在规律和成功经验,深刻把握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发展现状、问题和要求,深化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研究,提出发展的方向、思路,找准主攻点和突破口。

  二是探索建立合作机制。充分借鉴国内外有益实践,立足现有工作基础,探索建立高层协调机制和务实的推进机制,及时谋划重大事项和解决突出问题。

  三是有效利用功能平台。充分发挥现有各类合作平台在创新合作路径、促进融合发展和扩大全方位开放等方面的探索试验和辐射引领作用,根据实际需要推动建设一批新的功能平台,进一步创新合作方式、拓宽合作领域、优化合作路径。

  四是科学选择合作重点。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由急到缓,确定合作的内容与重点,并建立必要的激励与约束机制,推动合作扎实有序地深入展开。

人物介绍

范恒山,1957年10月出生,湖北省天门市人,经济学家。曾在农村劳动、蹲点、从事基层工作。现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地区经济司司长。1977年考入武汉大学经济学系,分获经济学学士、硕士学位。1984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1988年进入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要从事经济体制改革总体规划,方案的研究设计和城市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工作,后任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司长,2006年6月任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司长。  学术研究领域广泛,尤其是在经济改革与发展理论研究方面造诣很深,主持或参与了一系列重要文稿的撰写,提出了许多重要政策建议。    被多所院校、研究单位聘为兼职教授、研究员。受聘担任一些政府部门的高级顾问,受聘担任中央电视台、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中国市场学会、中华海外联谊会、中国工商行政管理学会、长江技术经济学会、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研究会、中国民营科技促进会、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北京股份制经济研究会、中国青年实业发展促进会、中国土地学会、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开达经济学家咨询中心等数十家学术团体的理事、常务理事、副理事长、学术委员、高级顾问等社会职务。其事迹收于《世界名人录》、《中国当代经济学者辞典》等。主要著作:《市场经济新体制建设若干重大问题论要》;《虚拟私有制论——对一种全新的公有制模式的探索》;《建立健全现代产权制度意义重大》;《理顺产权关系是国有企业机制转换的基础环节》;《论所有制的开放》;《论"生产力域"现象》;《虚拟私有体制建设若干重大问题论要》;《走向规范而有效率的市场经济》;《以体制创新为关键环节和根本动力加快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步伐》;《社会主义理想经济模式》;《中国:新时期改革大思路枣著名经济学家范恒山热点问题访谈录》;《国外25种经济模式》;《经济运行机制与宏观调控体系》(副主编);《中国魂》(总撰稿)、《现代企业制度全书》主编;《中小企业改制转轨运作实务》(主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丛书》(主编);《资本营运战略与策略丛书》(主编);《经济体制改革辞典》(主编);《政治体制改革辞典》(主编);《领导知识词典》(主编);《经济学的贫困》。  另策划有《跨世纪的转变》、《国有企业改革向何处去枣试点追踪》等大型电视专题片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