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贾康

人物专栏

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支持

发稿时间:2019-04-08 16:22:16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贾康

  关注小微成长,助力中国经济,“首届中国小微企业融资发展论坛” 7月23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馆成功举行。本届论坛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主办。图为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贾康。

  以下为发言全文:

  主持人:请各位嘉宾回到座位,我们将继续论坛的主题演讲环节。下面有请贾康先生,所演讲,他是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主题演讲题目是大数据下小微企业融资服务机构大平台合作大家掌声欢迎。

  贾康:谢谢主持人大家好,下面这样一个大概15分钟,时间简要对于小微企业发展中间融资政策支持方面的探讨,另外我还希望能够在后面有一点时间回应一下,在场各位嘉宾愿意提的问题,说到小微企业他的作用跟特点,我们可以非常简要说,首先是在中国进一步的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特别注重让小微企业更充分发展起来,因为现在我们是一个必须激发全面创业创新活力和潜力这样提高质量和促进社会和谐过程,小微企业首先解决草根层面,草根生存、创业和激发活力以后,真正让市场起作用基础问题,他的特点就是这些企业他为数重大,从工商部做统计全国至少4000万家以上,他们是分散的,他们是脆弱的,他们往往在具体诉求方面等等得到政府直接回应,必须给他们友好的环境,更宽容的对待,政策框架必须适应不同阶段的小微企业,绝大多数企业不可能发展大企业,有一些发展中型企业,绝大多数他是在一定阶段上必须重组,自生自灭过程中间不断调试,并不能否定他们存在的价值,各个基本情况就是如此,我们现在在政策扶持方面一个是要更加重视政策的支持扶持问题,另外我感觉在这些年改革之后,更要注重讲求政策扶持机制和合理性。

  一应该先要讲讲市场环境,中国现在很欠缺,小微企业发展雏形来说,比较有人气的,有经营可能性区域,摆摊就是小微企业雏形,现在大家都在用中国城管,中国城管没有必要,不断在这方面出现矛盾激化,甚至前不久极端化出现案例,说明问题市场准入对于草根自救,草根生存,草根创业层面宽容和人性化对待在中国还是缺的环境因素,不管困扰我们反面东西,确实缺少生活氛围中间,我想到美国曾经有这样中国人知道,就是在他们类似跳到市场环境下,他摆卖糖水的摊,管理人员非常理直气壮说没有达到要求不能摆,孩子只好停止他经营行为,他的家人把这个事情说出去以后,媒体报道出来以后全美一片哗然,指责管理人员没有对孩子创业的激情,然后政府部门向孩子道歉,在中国是绝对不可能,中国在这方面市场环境市场准入方面更多需要长期发展,不要局限于某一条文,但是为什么不反过来想一想,从长远发展来说在这方面应该是什么样效果,小微企业更需要市场环境市场准入方面更高层次准入。

  第二对小微企业减税,我们前几年在这方面做很多工作,从原来的月度1000万以下提高月度两万元,回到现实生活中小微企业如果得到待遇以后得到实惠多少,不会太多,中间15000,百分之几营业额不超过1000块钱,多不到1000块钱实惠可以做大做强吗未必,同时信号是有意义的,在正税实施减税优惠之后,税外其他负担能不能够真正降低,政府税负太重,压我们喘不过气,我有专门跟踪过,咱们国家有18种税到你那儿什么压你喘不过气来,说出来都是税外的费用,有一个企业说我们最气氛一个事情,我们这个企业开办要盖几十个章,一个章消防部门验收合格,这个不盖起来就是不合法,怎么办,怎么去想把这个事情做通,都感觉碰壁,旁边有人指一条道,交6万块钱找中介公司就可以完成,说什么性质,是税吗,跟税一点不搭边,是违法乱纪,法纪的问题。

  他都一股脑称为税,小微企业发展光讲税是不够的,特别是一些胡作非为的刁难人家给人家施压,要通过整顿,配套改革,再往下第三点要说到假定说我们税收优惠到位,税外做很好解决是不是小微企业发展了,而不一定,小微企业很重要是融资,不到1000块钱优惠之外,更迫切达到5万10万20万贷款支持,这种融资需求不可能得到100%满足,市场应该有过渡调整机制,应该有一种金融力量支持其中一部分,让他们发展起来,或者让他们经营目标,能够得到支持,进入实践,现在恰恰融资方面,从商业性融资发展,具体约束条件来看,大的银行,大的金融机构不愿意持续支持小微企业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他们必须把自己首先企业化,他们真正商业化定位以后,他们自然要规避风险,首选必然是大型企业中型企业,特别小微企业,应该得到是在大中银行之外的,另外一些小型为特征银行金融机构支持,在中国这方面发展困难重重,这里面也有肯定的实践,比如说我知道民生银行(9.02, -0.03, -0.33%)他们探索,本来民生银行他们是中型银行,他们对立中型企业融资,但是他主动下调一个档次,他也考虑支持小型企业,包括小微企业融资,我这个银行和社区商圈形成持续上同盟关系,来支持批量化小微企业融资,一个小微企业去做融资成本太高,难以维持,而跟社区、商圈合作,通过批量化融资降低他成本,这方面探索我应该继续努力推进,除了像我举例子探索之外,就是政策性支持。

  英国、法国等他们一直运行支持小企业,当然包括小微企业融资专门政府机构,美国是不断的有预算资金支持的中小企业与所运行的政策单薄为主要的体系,他把他政府分担风险提高。

  政府支持小微企业融资他说可以承担70%80%风险,金融危机来可以提高90%,这又是很机制,如果100%大家认为是无底洞,就带来道德风险,遗憾的是中国现实生活里面,这么多年我们关于金融改革的重要工作会议和相关的文件,现在回避政策性金融,政策性融资体系。

  我们回到现实生活里面我认为坚决继续积极探索,支持小微企业,比如三农,比如小企业,一定有一些事情要继续往前考虑怎么样,与全中国至少几千家信誉担保机构。

  以后在这方面多方推动,政策性融资的概念,来讨论对于小微企业融资,怎么样可持续政策融资因素,我总结两个非常关键机制,一个风险名单,另外支持对象已选规范化,不能说我支持谁,谁一定成功,你用财政支持你要经得住审计,你必须说清楚我是怎么样规范挑选,在100个下只能支持20个,这20个怎么产生。

  另外一些创新我认为很值得重视,我们2、3年前看到了在杭州西湖区财政局介入之下支持小型科技企业创新产业基金,这个产业基金形成最开始推动财政部必须投资进入小企业,他们愿意把这种消耗式投入变成循环式,他们说能不能够财政出一笔钱,这笔钱两千万,这个两千万作为循环型怎么样形成可持续机制,要和当地的企业主体首先形成共识。

  政府的财政资金放弃分红,自然把风险降低一块,其他民间企业更有积极性进入,所有这些股份在一起我认为比较规范,非常清晰的股份制为基本组织结构特征风险机制,大家一起担风险,他不要求分红,可以抬高其他市场主体投资汇报的回报值,通过金融工程设计,设计出来产业基金产品,各种各样符合市场规范名称各种各样具体设计,怎么挑选,科技企业还有相关专家合在一起形成项目委员会,挑选一批给予支持,同样不是100%满足所有的要求,而是挑选首先认为比较靠谱对象给予支持,我觉得第二个强调机制,必须交代清楚,我是怎么样立项决策,这两个机制有了,我认为西湖区小型科技企业产业链基金他有很好的实际上公司合作伙伴关系带动之下机制创新特征,这种与中国现实并不遥远,很好在政策支持下通过创新越来越好运转起来,发展起来,这些东西在一起总体来说我认为以公共资源财政资金支持小微企业他的融资,和融资平台打造是一个我们必须特别重视,而且有迫切趋向,迫切要求,做起来他是事实,但是一定要配上改革智慧,这些想法汇报出来请各位批评指正。

  提问:谢谢贾所长演讲,您刚才讲过程中提出到一个问题,小微企业总是面对来自政府乱收费这样一些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到底是我们的制度或者体制造成还是道德的,政府工作一个道德问题造成的,您是怎么样去看这个问题?

  贾康:我个人观察这些问题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反而显得的尖锐化了,在草根创业层面,大家觉得创业难,而难这方面很重要相关的,就是在他自己企业兴办还有运营里面类似城管的约束,不是越来越透明规范,而是似乎越来越可以限制化,公权代表他自己掌握,他自己有这么大这种自由财产权,逼着主体拉近关系,就要喂饱他,就增加小微企业的负担,如果说个人讲这个人素质低,公权当私权用,可以称为胡作非为,但普遍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我们制度不透明,不规范,公众的监督约束不能够形成有效的威慑,个人基本主张首先是要注意制度建设,包括草根层面上他的权利能不能关在笼子里,不要越界,这个笼子靠什么,要靠法制,要靠公共参与,要靠民主法制制度建设来形成。

  我个人认为大银行注定无法支持小企业容易,可以调整标杆,可以体现社会责任,我个人感觉竞争实际上形成业界这方面层次金融机构怎么样公平竞争,提前面对你的相对优势和偏好,民生银行我认为他有一定的取向,他有实际上操作技术路线,在这个方面我们每个企业应该具体有一条设计。

  银行不用直接做小微直接做批发行不行,小贷机构叫资本金融,银行直接批给小贷公司这里面风险很大,小贷公司更多是要面对小企业,他从经验里面可以下决断的,做出决策的这些对象,他跟银行的区别,银行首先规范化看报表,小贷更多直觉判断,有必要我到你现场看一下,这和银行融资我感觉在整个运营过程中有明显区别,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理解现在定义市场化,这是一个方向,我们这么多年一步市场化已经走到贷款的,存款下线放开,什么时候能够放开银行贷款上线,一要一定时间,大的方向利率市场化机制走的比较充分,就能够实际上把我们经济多样化推到无缝连接。

人物介绍

 贾康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1954年出生,经济学博士,中共党员。著名财经专家。现任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财政部高级技术职务评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税务学会、中国金融学会和中国国债协会常务理事,《财政研究》主编,北京市人民政府特聘专家,福建省人民政府和安徽省人民政府顾问,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国家行政学院、南开大学、厦门大学、天津财经大学、西南财经大学、广东商学院等校特聘教授。1995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7年评为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高层次学术带头人。1988年曾入选亨氏基金项目,赴美国匹兹堡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多次参加国家经济政策制订的研究工作和主持或参加国内外多项课题,撰写和出版多部专著和数百篇论文。2002年6月24日受朱镕基总理之邀和2003年6月27日,2004年5月18日,2005年7月12日受温家宝总理之邀,2006年7月11日受胡锦涛总书记之邀座谈经济工作(被媒体称之为“中南海问策”)。孙冶方经济学奖获得者。国家“十一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学术成果:·《财政本质与财政调控》(专著,经济科学出版社1998年)·《转轨时代的执着探索——贾康财经文萃》(文集,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3年)·《财政与发展》(主笔,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转轨中的财政制度变革》(主笔,远东出版社2000年)·《中国财政50年》(总纂、副主编,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99年)·《中国财税改革三十年》(主编之一,人民出版社2008年)·《中国财政通史》(多卷本专著,任副主编及当代卷主编,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6年)·《科技投入及其管理模式研究》(主笔,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6年)·《我国住房改革与住房保障研究》(主笔,经济科学出版社2007年)·《亚洲金融危机与中国的积极财政政策》(主编,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1年)·《转型时期中国金融改革与风险防范》(主笔,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3年)·《世界贸易组织与财税政策》(主编,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4年)·《地方财政问题研究》(主持,经济科学出版社2004年)·《部门预算问题研究》(主持之一,经济科学出版社2004年)·《公共财政与公共危机:“非典”引发的思考》(主编之一,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4年)·《从民怨到民享——地方税费改革研究》(主编,吉林科技出版社2001年)·《教育投入问题研究》(主编,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2年)·《市场中的国有企业》(合作,人民出版社1992年)·《中国社会主义财政理论与实践》(副主编,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93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