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经

我国将进入技术和制造业双升级时代

发稿时间:2020-06-01 10:32:28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李铁

  虽然我国在改革开放后,通过释放大量的劳动力和土地要素的低成本潜力,获得了高速发展的机会,但是我们没有改变一个事实:因为人口过多,导致发展面临的短板难以补齐。这里不是讲人均占有资源的问题,而是人口结构仍然存在着严重的问题。

  我们现在发展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收入结构存在巨大的不平衡,主要是中低收入人口过多,严重影响了未来可能激发的消费和投资潜力的释放。这也是未来发展中可能出现的短板。我国中等收入以上人口才4亿,这就意味着还有近10亿人口仍然处于中低收入水平。而这4亿人口中,严格地算来,达到中产阶级收入水平标准的人口才2亿多,最大的估值也就是2.8亿。

  也就是说,我们人口多,看似很发达,当绝大部分人口处于中低收入水平的状况时,我们将面临着启动消费和投资的瓶颈。因为未来各种市场所需要的人口支撑,至少是能够达到一定收入水平的人群。所以,中央最近颁布的文件中提出扩大中等收入人群的战略要求。

  很多人认为,我国人口增长可能出现危机。绝大部分来源于两类观点:一类是我国人口增长速度严重放缓,会影响到未来的劳动力储备不足,导致劳动力成本上升,产业向国外转移。另一类是我国老龄化速度加快,还需要更多的人口来降低老龄人口占比。

  这些观点,可能对于我国未来经济发展和国际经济规律的认识,还是相对滞后。如果说改革开放前二三十年,我们通过低成本的劳动力和各类要素,形成了初级加工的“世界工厂”和现在的国民积累,这个发展阶段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过程。但是,牺牲环境的低成本发展过程导致的环境破坏和生态恶化,也是我们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时至今日,中国已经从低要素支撑的“世界工厂”时代翻篇了。我们将进入技术升级和制造业升级的时代,未来工业劳动力需求的减少已经是大趋势。即使在加大各类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发现,技术和资本对劳动力的替代是普遍现象,而不是倒退到几十年前,靠人海战术进行各种大生产。

  对于产业的外溢,如果我们简单从成本角度分析,确实存在着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因素,但是从全球产业链的完整性看,中国产业的不可替代性在于全产业链的基础,会主动地把一部分低成本要素的产业转移出去,也会从比较优势上更好发挥我国优势资源的作用,并且为提升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奠定更好的基础。而这些优质产业的出现,也与我国已经进入中上等收入国家的全方位要求相关。例如对于提升人居质量的要求,对于生态和环境的要求,对于公共服务如教育和医疗资源供给的需求等。

  我国的劳动力供给将面临的是长期过剩,而不是供给不足。这是一个基本的判断。城镇就业一直处于承压状态。这还不包括进城农民工。

  从另一方面看,很多人对我国的农村就业情况并不了解。我国现在户均耕地不足10亩,与日本(约33亩)和韩国(约23.3亩)的户均规模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由于人均耕地和户均耕地规模过小,严重影响到农业机械化和适度规模经营的推进。按照日、韩的户均耕地规模,按常住人口算,我国农村劳动力至少还有接近2个亿的剩余。未来,只有充分解决了他们的非农就业,才有可能真正奠定乡村振兴的基础。

  当前我国的问题是,如何提高人口质量和改善人口结构。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通过各项政策,增加公共服务水平,或者是通过城市化来鼓励更多人口从农村进入城市,进而利用完善的城市公共服务体系来提升人口质量,提高劳动力的就业能力和技能,提高新增人口的受教育水平,而不是把解决问题的方式继续倒退到多生人口。这并不符合未来提高经济和社会发展质量的总体要求。

  (作者为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