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陈炳才:汇率均衡关键在于治理升值预期

发稿时间:2011-08-18 00:00:00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陈炳才

  进入8月后人民币升值呈现加速态势,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正式迈入“6。3”时代。在国际金融市场持续动荡,利率、存款准备金率上调空间有限的背景下,汇率政策或成为央行重要的调控工具。但也有观点认为,由于中国没有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也没有国际外汇市场的汇率定价权,依靠汇率升值抑制通胀恐难成行。

  进入2011年以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兑换美元汇率的每日中间价不断在波动中创出新高,这也可能意味着人民币日波动趋向政策规定的0。5%范围波动。

  对于去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人们存在不同认识。有些人认为,国内物价上涨,人民币对内贬值,而对外却升值,这个现象难以解释;有人认为人民币单边升值,应该双向波动;还有看法认为在通货膨胀背景下人民币应该贬值而不是升值;更有人担心人民币汇率升值、企业工资成本提高等政策影响企业出口、就业。在混乱的认识中,对人民币汇率政策趋势也是仁智有别。

  持续升值源自未达市场预期

  人民币兑换美元汇率自2005年7月21日到目前合计升值超过22。6%。但是,如果剔除中国和美国GDP中物价上涨因素,升值幅度要小多了(2010年我国名义GDP比2005年增长117。22%,而实际GDP增长65。5%左右)。就名义汇率来说,1994年汇率改革之前,人民币兑换美元为5。76:1,目前我国经济实力、地位和企业的国际竞争力等,比1994年以前要强,因此人民币汇率升值潜力预期持续存在。

  人民币汇率升值持续预期的标志有几个突出指标:一是国内商业银行的外汇贷款远超过存款。2007年超额599亿美元,2010年超额2247亿美元,而到2011年6月超额2454亿美元,超额部分占存款比重达到95。72%,远高于2007年的37。46%;二是银行跨境贷款持续扩张,2008年为4428亿美元,2010年达到5860亿美元;三是企业预收货款和延期付款余额持续增加,2008年为1296亿美元,2010年达到2112亿美元。由于预期人民币汇率升值,企业获得外汇贷款和贸易融资乃至预收和延付在人民币汇率升值6%以上的情况下,企业不仅不需要支付利息,相反能够获得升值的贴水;四是所有企业和个人都不愿意持有外汇,突出表现为国际收支流量扩张的同时,个人和企业的外汇存款增加很少,企业存款大部分是短期支付需要和收汇未结汇的结果,或者是外商投资进入后在账户上的存续。

  可见,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预期是因为汇率升值没有达到市场认可的均衡水平,如果中央银行不在市场买入外汇,人民币汇率的市场价格会更市场化。

  企业希望明确汇率预期

  根据笔者的多次调查,大多数企业认为汇率问题不是影响企业出口成本的主要因素,很多企业甚至认为可以承受一定幅度的升值。一些反对汇率升值,自认为只能承受2%-3%汇率升值的行业如纺织行业、机械行业依然在大量出口,在汇率升值后仍然有盈利,甚至是贸易顺差的主要组成部分。

  据了解,企业更希望汇率有一个明确的趋势和预期,这样企业的合同谈判和签署比较方便,企业担心的是汇率不确定,合同价格无法确定。

  一般来说,汇率升值3%以上,企业可以把汇率升值的价格打入成本而提高价格。2005年以来汇率升值近23%,很大部分都加入到合同价格中去了。因此,有人担心汇率升值影响企业出口成本,就总体来说,这种担心并不存在。

  事实上,从2005年7月到目前,名义汇率升值23%,出口不仅没有降低,而是增长更快,而且不断创新历史纪录,即使在金融危机期间,我国也在2010年7月创了出口历史新高。这表明,我国出口企业产品价格在国际上仍然具有很强大的竞争力。

  人民币汇率一定幅度升值对出口企业的利润和就业产生不利影响,是不了解实际、不了解出口价格机制者的臆断,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对外升值抑制对内贬值

  汇率与通货膨胀的历史我国都经历了。1979-1994年,是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时期,贬值导致国内物价持续大幅度上涨,也导致贬值与物价上涨的恶性循环。1994年汇率并轨以后,人民币汇率开始升值,1997年出现了物价下跌情况。2005-2010年人民币汇率升值23%,汇率升值的幅度超过了同期累计的消费物价上涨幅度,有效地抑制了同期的消费物价上涨。如果没有如此大幅度的汇率升值,国内通货膨胀将非常严重。汇率的升值,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我国经济的高增长和相对低物价。

  金融危机以来,由于投放大量信贷,2010年下半年我国再次出现了相对高物价,2011年出现加剧趋势,而人民币汇率的再次升值,对降低进口产品成本,增加国内供给,抑制部分有色金属和资源出口起到了积极作用,使国内价格上涨幅度趋向缓和。

  目前,我国国内从住房到烟、酒、中高档服装和中高档消费品价格远超国际价格,大宗商品价格也出现了国际倒挂。如果人民币汇率有一定幅度的升值,可以增加进口,平衡国内供求和物价上涨,也有利于减少和抑制对国内资源的开采和使用。

  因此,总体来说,人民币汇率升值,实际是在抑制和治理对内的贬值。升值速度的加快,趋向均衡的时间就加快,人民币对内贬值问题就解决得越快。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的均衡价格是多少?谁也无法说清楚,但企业、银行和市场心里有一个价码。当银行不再出现外汇贷款超过存款,企业也不需要海外垫付和代付,银行业不再进行大量的跨境外汇贷款,企业的贸易信贷尤其是预收和延付余额不再增加乃至有所下降,就说明人民币汇率趋向了均衡,而目前显然不在均衡点上。

  影响汇率均衡的因素可以是汇率水平本身,也可以是劳动力成本、资源价格、环境和污染治理成本乃至出口退税率等。如果这些价格发生变化,比如彻底取消退税而用于污染和环境治理,这种价格和成本替代也会导致汇率均衡。人民币汇率均衡的途径不是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