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面临美国债务危机的中国战略

发稿时间:2011-08-08 00:00:00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作者:赵志君

  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之后,美国采取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经济增长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消费物价上升,债务率攀升,美国政府面临巨额还本付息的压力,世界经济面临美元贬值和债务违约的双重风险。

  在金融危机之后,我国政府采取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启动了4万亿投资计划、十大产业振兴计划,降息、降低房地产交易环节税费,使中国经济在短期内迅速反弹,而且为世界经济摆脱危机做出了贡献。但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的不良后果越发明显,通货膨胀、房地产泡沫化对我国民生构成巨大挑战;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对我国企业构成了巨大的成本压力,不仅威胁到企业的生存,而且对外汇储备造成了巨大贬值风险。

  面对美债违约和美元贬值风险,反思和调整我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对维护我国的战略利益是十分必要的。

  疲软的美国经济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试图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力挽国际金融危机狂澜于既倒。然而,量化宽松的政策并未取得预期效果,很多经济指标仍在不断恶化。

  首先,美国联邦债务逐年攀升。2009财政年度,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创下1.41万亿美元历史纪录,2010财年达到1.29万亿美元。在奥巴马政府前期实施的减税政策等影响下,至今年5月16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达到14.29万亿美元上限,人均负债已达4.53万美元,预计2011财年联邦财政赤字将达到1.65万亿美元的历史记录。

  其次,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在2007至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流失了逾800万份职位,至今没有恢复元气。据美国劳工部2011年6月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5月美国失业率回升至9.1%,新增就业岗位仅为前3个月平均值的约四分之一。

  第三,消费者信心不断下降。美国行业研究机构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5月3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降至六个月来最低水平。

  第四,美国房地产业走势疲弱,前景堪忧。房地产业是美国经济重要支柱,也是本轮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主要源头。美国标准普尔公司5月31日发布的全国楼价指数显示,第一季度全美楼价继去年第四季度环比下跌3.6%之后继续下跌4.2%,全国楼价已回落到2002年中期水平。

  第五,经济凸显滞涨迹象。在两轮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过后,实体经济并无明显好转,而美国的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已经达到2%的水平,通货膨胀日趋明显。这表明美国经济已失去造血功能,不得不依靠债务融资和发行纸币度日。然而,在工资增长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居民的生活水平呈下降趋势。

  美国政府的抉择

  有人认为,金融危机是由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和大型金融投机造成的,后果却是由全社会来承担。目前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在用富人的错误惩罚穷人,金融投机家种下的苦果让百姓品尝。从长远看,宽松的货币政策没有增长效应,只有分配效应,它使普通老百姓财富缩水。很显然,在通货膨胀率高企的情况下,再次大规模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必然遇到很大的国内阻力。

  由于美元是世界上最大储备货币,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美国政府有足够的动机通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稀释其巨额债务。但这种做法不仅遭到了债权国的反对,损害了美元的国际地位,而且对美国经济复苏无效,其最大的好处就是稀释了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损害了持有大量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和日本、还有其他发展中国家利益。

  为确保其资产的安全性,中国政府一再敦促美国政府采取措施保证中国美元资产的安全。在国内外的双重压力之下,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最近的讲话中指出,美联储将在6月30日按期从美国债券市场中撤离,不再大幅购买美国长期债券,以防范通胀。这一表态说明,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否退出,通货膨胀是其主要考虑,债权国的资产安全性对它来说是次要的。但美元的国际地位事关美国的金融霸权,对美国的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迫在眉睫的是美国的国债规模已经突破14.29万亿上限,按照美国政府现在的税收和支出水平,显然已不具备还本付息的能力,因此,美国政府在财务上已经破产,只能依靠玩发新债还旧债的庞氏骗局度日。如果按照现行的法律,限制美国政府的债务融资,则美国政府面临债务违约的风险。

  为了摆脱困局,奥巴马政府向国会提出了“无条件提高国债上限”的议案,拟将债务上限再调高2.4万亿美元,升至16.7万亿美元。然而,国会并不给面子,5月31日共和党占多数席位的美国众议院否决了上述议案。共和党坚持只有在总统承诺解决赤字问题的条件下才会同意上调债务上限。从美国过往的历史看,美元债务违约似乎是不可能的,美国政府和国会最终可能就政府减少开支和增加国债上限达成妥协,但如果美国减少开支的规模不足够大,美国债务还有继续恶化的风险,将迫使美国政府重启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迫使美元贬值。从短期看,掌握国家储备货币的美国,只要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就不存在还不起钱的问题。

  但对于奥巴马政府来讲,2012年将迎来总统大选,如果现在执行大规模削减赤字计划,势必遭到许多选民的反对,同时还可能把美国经济再次推入衰退的边缘,不利于奥巴马的连任。今年4月份,奥巴马宣布未来12年削减4万亿美元预算赤字的计划,主要是通过缩减支出和对富人提高征税来实现,共和党则希望加大支出缩减幅度,而不是提高税负。国际形势也不允许联邦政府大规模削减赤字,一方面由于当前美国经济复苏基础依然十分脆弱,另一方面由于欧洲债务危机和日本大地震等因素给全球经济复苏蒙上了一层阴影。

  从目前来看,美国的财政赤字问题还在继续恶化。假如美国政府提高债务上限的计划在国会获得通过,那么未来美国的债务融资将不得不转向国内居民和中国、日本等海外国家。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两次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过后,美国的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都对美元资产的安全性产生了怀疑。标准普尔曾在4月18日宣布把美国长期主权信用前景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6月2日,全球权威评级机构穆迪发出警告,如果美国政界人士争论不休,不能在提高国债上限的问题上达成一致,美国政府将可能面临债务违约风险,该机构可能降低美国的信用级别。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掌门人、具有“债券之王”之称的格罗斯(BillGross)认为持有美国国债不足以规避通胀风险,建议投资者回避。罗杰斯直言,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末路将至。他还透露,自己已经卖掉了在美国的所有房产,甚至做空美国的技术股,因为“他们迟早会出问题的。”

  现在持有美元的个人和机构如坐针毡,开始质疑美国国债、票据等的信誉,中国政府也在寻找应对美元贬值的新策略。措施包括,减持美国国债、分散外汇储备风险,在双边贸易结算中寻求去美元化的途径。有报道称,自2010年6月达到1.1112万亿美元规模以来,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已连续10个月稳定在1万亿美元以上。不过,自去年10月增持234亿美元至1.1753万亿美元规模以来,在过去5个月中分别实施了规模为112亿美元、40亿美元、54亿美元、8亿美元和92亿美元的月度净减持操作。

  2011年美国约有三万亿国债到期,财政部只有重新发行三万亿美元国债,才能实现财政收支的正常运转。三万亿美元国债到期后,原来的持有者是否会继续持有这些债券取决于美元的走势和债券收益率。如果美国债券遇到买家数量下降和价值重估,必将导致未来融资收益率的上升和融资成本的加大,使得其债务成本急剧攀升。这样,即使美国债券融资得以顺利完成,美国未来还本付息压力将进一步加大,债务违约风险不但不能缓解,而且将进一步增大,只不过是推迟了债务危机爆发的时间。如果美元持续走软,国债发行遇阻,收益率大幅上升,美联储可能会重新成为美国国债的重要购买者,不排除美联储再次推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

  我国的战略抉择

  当前,我国政府持有三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面临美元超发贬值、欧洲债务危机和美国政府债务违约和对国际大宗商品购买力下降的多重风险。其中有些风险是外在的,取决于美国、欧洲等国的经济状况、政治力量的博弈,对此我们无能为力;有些风险内在的,取决于我国政府的政策和战略抉择。如果我国应对得当,可能将挑战转化为机遇,风险转化为收益,坏事变成好事。

  首先,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防范美元贬值风险。我国已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第一贸易大国、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与中国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不相称。在美国、日本、欧盟出现债务危机和潜在债务危机的情况下,我国目前的外汇管理体制无法应对汇率波动的风险。对此,我国应该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人民币的国际化有利于回避外汇被动风险,抑制货币发行的冲动和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状况。在双边贸易结算中,尽可能扩大人民币使用范围,让人民币朝着国际储备货币的方向发展。

  第二,适当降低经济增长速度,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拉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虽然我国政府早在20年前就认识到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型的重要性,但在具体操作中,由于部门利益、集团利益、个人利益的驱使,中央关于结构调整、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与和谐社会的政策并没有很好地贯彻执行,食品安全和假冒伪劣产品被称经济社会大患。最近,围绕90年党庆赶工期出现的豆腐渣工程的报道层出不穷,京沪高铁南京站工程、青岛跨海大桥工程、云南短命公路工程,钱塘江大桥垮台事件,都反映了国民经济建设中追求速度、忽视质量的问题。

  只求速度、忽视质量的严重恶果给我国外汇储备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我国国民经济发展所需的好多资源都依赖进口,需要支付美元、日元和欧元。我国追求速度、忽视质量型的增长造成了重复建设、折旧率高、建筑寿命短。这种增长方式必然耗费过量的钢铁、煤炭、石油、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由于我国的经济规模,国际市场上出现了中国买什么、什么涨价的现象。例如,在2008世界金融危机期间,石油价格回落到了30多美元一桶的水平,我们没有利用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抄底国际能源市场;相反,推出了4万亿投资计划、十大产业振兴计划之后,国际市场的石油价格持续上涨、一直涨到100多美元。钢铁、煤炭、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的迅速攀升,中国需求是主要因素。国际大宗商品大都是我国短缺的资源,它们的价格上涨迅速吞噬着我国外汇储备的购买力,稀释了我国劳动者用真金白银换回来的“美钞”,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延长世界经济衰退的时间对中国有利。

  第三,降低美国债券的购买量,促成美国全球军事基地的收缩。美元贬值的大趋势已经不可逆转,美债发行将遭遇困难,债券利率有望提高,美国的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将进一步加重。当美国的债务难以为继时,必然发生债务危机和美元的信用危机,这将导致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发生动摇,这是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大好时机;另一方面,美国的军事基地遍布世界各地,三万亿美元的综合战争开支相当于中国的外汇储备总额,可以说美国的反恐战争是靠国际债务融资进行的。先失手伊拉克、再兵败阿富汗、对大规模染指利比亚心存忌惮。但是,最近美国大肆染指中国的南海问题,鼓动日本、菲律宾、越南、澳大利亚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干扰我国的现代化建设。美国的做法一方面是为了迟滞中国的崛起步伐,维持其世界和地区强权;另一方面,美国也是为了出售武器缓解其国内的债务危机。

  中国的战略首先应该停止新购美国国债,有步骤地降低其国债余额,促成美国无力支付其海外军事基地的租金、逐步撤出海外军事基地。面临美国制造产业的空洞化和技术储备与人力资源储备雄厚的现实,我国的外汇储备应该从购买美国国债加速转向购买高科技人才和技术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