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中国的金融稳定系于金融改革

发稿时间:2012-07-31 00:00:00  

  2011年在金融改革中求稳定7月13日,央行发布了《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2)》,对2011年我国金融体系的稳定状况进行了全面评估。在此基础上,对今年金融稳定工作进行了部署。《报告》指出,2011年我国经济继续朝着宏观调控预期方向发展,结构调整有序推进;国内需求平稳增长,外部需求相对稳定;财政收入增长迅速,用于民生和“三农”的财政支出力度加大;物价指数前升后降,通货膨胀压力有所缓解;房地产调控继续加强,房地产价格逐步回落;货币信贷增速回归常态,人民币汇率稳中有升。金融市场在改革创新中稳步发展,继续保持健康平稳的运行态势。

  从分行业评估情况看,2011年,银行业各项改革稳步推进,资产负债规模持续扩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进一步加强,资产质量整体提升,资本充足水平基本稳定,存款增长放缓,流动性压力上升。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表明,以17家商业银行为代表的银行体系应对宏观经济冲击的能力较强,在压力情景下,总体仍能保持运行稳健,部分领域风险值得关注。证券期货业健康发展,机构数量和资产规模持续增加,业务创新稳步推进,合规监管不断强化,抗风险能力有所增强。保险业总体保持平稳发展态势,资产规模持续扩大,机构体系不断完善,保费收入增长,服务领域拓宽,改革创新继续推进,对外开放水平进一步提高。宏观审慎管理也进一步强化。2011年,我国在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不断加强和改进金融统计和风险监测评估,完善以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为着力点的逆周期宏观调控机制,研究加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积极构建危机管理和风险处置框架。

  各类金融风险隐患依然存在不过,由于去年经济、金融运行中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不断增加,一些重要领域和区域金融风险隐患还依然存在。

  一是民间高利贷泡沫风险。去年是实体经济最为艰难的一年,社会资金紧张诱使民间资金不断弃实投虚,但因资金链传递环节断裂,浙江、广东、江苏等省份的民营企业出现了多起企业主因还不起高利贷而“跑路”、失踪和自杀事件,其中蕴含着巨大的金融风险。

  二是房地产信贷风险。房地产业是资金密集型行业,杠杆通常比较高,一旦房地产市场的泡沫破灭,房地产企业的现金流会很快枯竭,从而导致房企资金链断裂,并把风险迅速传递给银行,进而传递给整个社会。

  三是平台贷款风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在我国已经存在了较长时间,但真正开始大规模积累风险是在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之后。尽管近一年多来,管理层对平台贷款的管控成效显著,不过,防范与化解平台贷款风险,对我国防范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财政风险,并促进国民经济稳健发展,仍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四是“影子银行”风险。近两年来,监管较少的信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网贷公司以及各类投资公司都在行使着准银行的职能,将储蓄转化为投资,被看作是“影子银行”的组成部分。“影子银行”体系模糊了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的界限,如果不加以控制,足以对区域经济以及区域金融稳定造成影响。

  五是跨境资金流出风险。去年下半年以来,在欧债危机、叙利亚、伊朗局势等外部市场持续波动的作用下,跨境资金波动随之加剧,国内的跨境资金面临流出风险。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这些风险相互交织、相互影响,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存在着从局部金融风险向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转化的可能。

  多策并举推进金融改革首先,更新金融稳定理念。

  2012年是“十二五”时期承前启后的重要一年,我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同时也面临国际国内诸多挑战,为此,金融稳定工作更加艰巨和繁重。但未来的金融稳定并不是为稳定而稳定,而是应通过金融改革来促进金融稳定。新时期的金融稳定被赋予了更多新的内涵,即应在金融改革中求稳定。

  其次,货币政策应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由于金融稳定的实现是由货币政策的调控要素与中介传导决定,因此,货币政策的适时适度预调微调也能起到维护金融稳定的重要作用。央行今年2次下调存准率、2次降息并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空间。7月3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11-2012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预计,今年货币政策将维持稳健的总体基调不变,预计存款准备金率年内还会下调1-3次。这些政策操作就是货币政策预调微调的具体体现,有利于缓解银行流动性压力,增强银行信贷投放能力,促进货币信贷合理增长,增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维护了金融稳定。

  再次,加快推进区域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工作。今年以来,中国的各项区域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工作在加速推进。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十二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3月2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实施《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4月12日,深圳市委常委会研究通过《改善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系列配套文件;5月17日,央行宣布在浙江省丽水市试点农村金融改革;6月底,《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获批。通过加快推进区域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工作,为我国的经济转型与金融稳定创造了良好的金融条件和金融环境。下一步,应进一步做好统一规划,有效布局,加强监管,确保金融改革的有序推进。

  另外,进一步加强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宏观审慎管理的核心,是从宏观的、逆周期的视角采取措施,防范由金融体系顺周期波动和跨部门传染导致的系统性风险,维护货币和金融体系的稳定。当下,应加强“一行三会”在宏观审慎管理与行业审慎管理方面的协调配合。而针对我国金融综合经营下金融业务交叉的新趋势,实施跨产品、跨机构、跨市场、跨国界的监管,即功能性监管。实行统一、综合的监管模式必将成为我国金融监管体制最终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