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苏培科:市场化改革需破存款利率管制

发稿时间:2012-04-27 00:00:00  

  央行行长周小川日前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正在设计论证之中,贷款利率改革可先行一步,存款方面可通过促进替代性负债产品发展及扩大利率浮动区间等方式推进,在“热钱”流入的压力下,存款利率不要着急动。

  言下之意,真正的利率市场化改革短期无望,存贷息差和金融垄断格局仍将持续,未来用低利率、“负利率”迫使储户进行替代性选择还将继续。目前利率市场化改革虽然仅剩下存款利率的上限和贷款利率的下限,其实关键是放开存款利率的上限,这是决定和保护商业银行存贷利差的最后一道防线。为了推动中国商业银行进一步改革和创新,存款利率管制这一道防线必须要打开,否则商业银行永远都是扶不起的阿斗。

  遗憾的是,周小川行长说存款利率不着急动。他分析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在“热钱”的压力下,境内外利差会引起“热钱”的逐利动机;二是股改后的银行基本实现了硬约束,他们会担心存款成本抬升,不一定愿意抬高存款利率,有的银行还没有进行股改,缺乏财务硬约束,即竞争起来可不计成本、不计效益,往往是质量越差的银行越敢提高存款利率,在全面实现金融机构财务硬约束之前存款利率不着急动。

  在货币政策工具选择时,我们确实有些担心使用价格型工具之后会导致“热钱”涌入套利,因此频繁使用数量型工具搞一刀切紧缩,结果中国的利率出现了畸形的 “双轨制”,高利贷乱象差点给中国带来一场债务危机。显然防“热钱”是外汇管理部门要下工夫的事情,不能转嫁在货币政策上让老百姓来承担。以防“热钱”套利为由来搞存款利率管制,其实是在变相地掏取老百姓口袋里的钱。如果商业银行的息差缩小两个点,则老百姓的利息收入或者实体领域的企业收入将增加1万多亿元,而这些钱进了银行的腰包。目前实体经济步步维艰,中国的银行反而成为最赚钱的企业,这是莫大(博客,微博)的讽刺和悲哀,显然打破存贷息差和打破金融垄断迫在眉睫。

  而对于“银行股改后有了财务硬约束,不愿意抬高存款利率”的说法,那是强词夺理,几大国有商业银行自然不愿意打破垄断的格局,他们不愿意竞争就不允许竞争了?中国金融改革不能被这些利益既得集团所左右,改革的目标就是要放开金融牌照和打破金融垄断,如果怕这怕那只会裹足不前。

  在目前实体经济平均收益率普遍偏低的情况下,资金成本和贷款利率高高在上,金融改革必须兼顾实体经济的现实状况,让金融有效的支持实体经济,而不是让其吹大实体经济的泡沫和加速实体经济的衰退。温总理已经明确指出要打破金融垄断,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如果央行继续维持存款利率的上限管制,金融改革和利率市场化只能是一句空话,各种畸形的金融乱象还会再次发生。

  金融垄断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它可以导致金融资源稀缺、金融资源配置不均、融资成本过高、金融效率过低,改革的对策自然是要打破金融垄断、放开金融牌照、放弃特许经营、放弃息差保护、放弃对金融机构的“圈养”,鼓励多元化的竞争局面,以弥补金融服务的不足。

  因此,存款利率的上限和贷款利率的下限都应该放开,不能再借防“热钱”套利之名来掏老百姓的口袋,也不应该再为了保护银行的利益来继续压抑实体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