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深化金融改革,从国际化人才培养入手

发稿时间:2012-04-23 00:00:00  

  今天(4月21日—编辑注)是周骏教授的大日子,他和林继肯教授获得2012年度的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我向他们表示祝贺。中国金融的发展,是一批老先生开创的。我、黄达教授、周骏教授等人也算是开创者。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这么多年,这一代老先生都立下了汗马功劳,为金融学科的教学科研和中国金融改革作出了巨大贡献。我在人行担任副行长后,就参与金融改革,创办人行研究生部。那时,我发现中国的金融要想做大做强,必须要重视金融教育。所以当我的学生们建议以我的名义建立一个基金会,我就提出,如果要用我的名义,基金会的宗旨就要着力于金融学科建设和金融研究,来推动中国人了解学习掌握金融知识,进行金融研究,做出理论创新。

  基金会成立之后,首先开展的项目就是设立金融学奖。这是参照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验,建立中国自己的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表彰那些对中国金融做出突出贡献的人。那些为中国金融做出巨大贡献的老先生们,不少已经过世了。他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我们要感谢他们。很多中青年学者为中国金融也做出了杰出贡献,我们要表彰他们,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只有金融学和金融研究的进一步发展,中国金融业才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从苏联求学归来后,我就进入银行工作。自1980年进入中国人民银行领导班子后,在金融领域连续做了三十多年,算是中国金融领域的一个老兵。这些经历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中国金融要想改革,想要不断深化发展,最重要的就是金融人才。我们既要到国际上去寻觅金融人才,也要发掘中国自己的,土生土长的人才。这些人才既要有理论素养,也要有实践能力。只有具备充足的金融人才,才能进一步设计、推动我们的金融改革,推动金融业的发展。

  中国的金融改革和金融业,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关键的阶段。30年前,我是作为金融改革小组的负责人,当时中央为金融改革定的目标,今天应该说已经基本实现了。

  但现阶段的中国金融又有了新的要求。当前,中国金融乃至中国经济的突出特点就是中国的发展纳入到全球经济的一体化,世界离不开中国,中国也离不开世界。任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先生,有一次回国遇到我,他告诉我:“刘老师,在IMF任职的这几年,我感受最深的是中国和世界越来越融为一体,现在世界大事都要拉上中国,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中国都是不可或缺的参与者。”

  所以,如果说以前中国金融和国际金融业关系是引进国际经验,结合中国实际、出台政策,那么现在任务就是直接进入全球金融市场,那么我们就要按国际标准来增强中国金融的竞争力。也就是说我们已经逐渐从引进阶段走到了走出去的阶段,中国的上市公司要走出去,中国的企业投资要走出去,中国的金融机构也要走出去。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要远比过去复杂。(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过去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我们考虑最多的是如何结合中国国情解决过渡的问题、转轨的问题。现在,中国的市场经济和金融市场已经发展到这一步,金融市场化的节奏稍微慢半拍,整个经济都会受到严重伤害。现在经济发展呈现多元化、多层次,多方面已经遇到了金融单一化的障碍。记得有一次开会,我说我年纪大了,搞不清楚形势,也不研究金融改革了。可是我知道中国金融有三个问题必须认真研究:第一,金融业必须国际化,中国金融业必须要直接介入世界经济金融一体化的进程;第二,金融业必须进一步市场化,如果不加快市场化的步伐,包括利率市场化等,就会阻碍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第三,金融业必须多元化,包括金融机构、金融产品的设计,也包括金融市场的设计和建设。(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这三个问题不解决,就会出现大问题。温州眼下的问题就是例证,完全是被逼出来的。出了案件了,判决是否合理我们可以争论。但是事件背后反映的是什么问题,我们必须清楚,其实就是金融要多元化的问题。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我们要深化金融改革,推动发展金融业的国际化,就需要更好地开展对新形势、新问题的深入研究。这首先就需要培养更高层次的、熟悉市场经济的,而且能够直接参与国际市场的金融人才。

  前一阵子,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与清华大学合并,清华大学校长约我商量此事。我告诉他,清华大学要把人行研究生部接过来,变成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首先要确定这个金融学院的发展方向,就是要培养能够直接进入国际舞台的国际化人才。我觉得,当今中国金融业,提高金融教育水平,加强金融的方方面面的研究,是我们金融教育界、学术界和实务界迫切的任务。

  我的学生们之所以成立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就是要集中专家们的力量,来共同推动教育的深化、提高和发展,推动中国的金融研究工作上一个新台阶。我们每人拿出100万,来表彰那些老教授,就是给大家一个信号:学问要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干出来的,不是忽悠出来的,不是耍个花招,到处发表感想就能解决问题的。我告诫年轻人,中国经济是复杂的,今天复杂,以后会更加复杂,只有扎扎实实地进行调查研究,下功夫学习前人的经验和理论才有可能解决中国的问题。我历来认为,靠批判、靠骂人,不是个好的经济学家、金融学家,靠骂人出名的经济学家也不是真正有实力的经济学家。既能批判,又能指出问题的根本所在,而且能拿出自己的观点、建议,使得社会公认,领导接受,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所具备的特性。我们这些八零后(注:此处指80岁以上)的老人,年纪大了,干不动了,是真心希望中青年学者们在新的历史阶段,面对千变万化、十分复杂的经济金融环境,可以扎扎实实地研究,练出硬功夫、解放思想,提出创造性的理论和政策建议,为中国的金融理论和金融实践作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刘鸿儒,系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名誉理事长、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中国证监会首任主席,本文系在2012年度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武汉)上的讲话。记者李靖云整理,未经作者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