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程 林:中国资本市场改革路在何方

发稿时间:2012-03-23 00:00:00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宁要微词,不要危机。站在改革的十字路口,大国求变,如箭在弦。

  作为我国金融体系中极其重要一环的资本市场,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如何求新求变,如何健康稳健发展,如何与产业对接,更好服务国民经济,是众所关注的问题。

  回顾20多年来,我国的资本市场有过辉煌,也有过平淡,有过萧条,更有着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因此,在下一步改革即将来临之际,我们有必要审视下面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在哪里?我们去哪里?我们怎么去?

  客观来说,中国资本市场20多年走过了其他国家也许需要30年、50年甚至100年走过的道路。目前,我国已建立起一个市值排名世界第三的股票市场,一个余额居世界第五位的债券市场,还有一个交易量名列前茅的期货市场。我国已建立起了一定规模的证券机构群体,截至2011年底,我国109家证券公司总资产1.57万亿元,净资产6302.55亿元,净资本4634.02亿元。同时,我国69家基金公司共管理基金915只,基金持股市值约1.29万亿元。我国已拥有超过2342家上市公司,大量企业通过上市改制筹资迈向了现代化企业的道路,我国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不断增强,在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加快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落实创新型国家战略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但是,问题依然存在。由于历史原因制约,我国资本市场仍具有“新兴加转轨”的特点。我国的资本市场结构并不完善,直接融资比重过低。即使在直接融资体系里,股票市场发展迅速,但是债券市场却极为滞后,国债达到一定规模,但公司债市场十分弱小,市政债或机构债市场则还没有起步,市场化的信用体系并没有建立。

  而从二级市场看,我国A股具有典型新兴国家市场高风险的特点,市场波动剧烈,以上证指数为例,2006年上涨130%,2007年上涨97%,2008年下跌65%,2009年反弹约80%,最近两年市场又明显下跌。由于历史原因,我国新股“三高”问题挥之不去,融资审核流程过长且行政监管过多,一定程度上不利于资源的优化配置。

  再从市场结构来说,资本市场确实支持了一大批高新技术企业发行上市,但目前这些已上市公司大多是比较成熟的企业,而大量真正初创的、新兴业态的、新商业模式的企业,还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服务。

  此外,从培育机构群体和机构投资者角度来说,我们也有许多工作要做。例如我国109家证券公司资产总量不到高盛的三分之一,我国资本市场的弹性和包容能力明显不足,企业股本、社会保障、金融体系之间并没有形成密不可分的有机联系。在发达国家,企业养老金、基金会以及教育基金等庞大的机构与资本市场密切融合,提供了强劲的支持和互动,但在我国这块还是缺失的。

  那么,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市场?在监管层新一届领导上任后,方向已日渐清晰。这是一个更加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这是一个上市公司尊重小股东意愿的市场,这是一个机构投资者占比较大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人们奉行长期投资、价值投资、风险配比的理性观念,内幕交易、短线投机将不会有市场。

  在这个市场中,金融机构将得到更大的创新空间,进一步做强做大迎接国际挑战。直接融资市场特别是债券市场将进一步壮大,发达的债券市场与股票市场形成互相制约,并为股票价格形成机制的合理化提供基础,增加整个金融体系的透明度。新股定价将进一步合理和市场化,行政审核更加科学,信息披露更加合理而全面。

  在这个市场中,交易所市场、场外市场、柜台交易、私募股权等市场架构将有序结合,更好地服务于真正初创的、新兴业态的、新商业模式的企业,切实增强我国资本市场的弹性和包容能力,这是中国未来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

  知易行难,我们的时间太少,要做的事情太多,如何建立理想中的资本市场,实在有赖于各方的智慧、执着与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