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宏观

政治局会议首提“六保” 以更大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

发稿时间:2020-04-20 13:52:55   来源:经济日报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研究部署抓紧抓实抓细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

  会议在要求加快做好“六稳”工作的同时,首次提出“六保”任务。专家认为,从原来的“六稳”走向“六保”,体现了当前宏观管理的底线思维。其中保就业保民生最为关键,在稳定经济基本盘的基础上,结构性改革可以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将成为重要抓手。

  会议指出,要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撰文分析称,中国经济政策搭配预计将逐步淡化增长目标,强化民生关切。呵护中小微企业现金流以保障就业,纾困低收入人群以托底民生,将是未来政策发力的主方向。沿循这一方向,财政政策将居于主导地位,而货币政策将发挥辅助作用。

  首次提出“六保”任务

  据证券时报,4月17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前提下,要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维护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专家认为,从原来的“六稳”走向“六保”,体现了当前宏观管理的底线思维。其中保就业保民生最为关键,在稳定经济基本盘的基础上,结构性改革可以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将成为重要抓手。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上表示,把“六保”作为目标,并不是说把目标调低了,而是在未来经济受到超级不确定性冲击的条件下,坚持底线思维和底线管理。

  刘元春指出,根据测算,中国GDP每增长一个点,带动就业不到200万,但是在下行时,每少增一个百分点,所带来的失业可能是接近400万人。因此,必须要充分认识到完成稳就业的任务,实际上是要求有一个超级宏观政策对冲。在保民生方面,如果考虑到不同阶层的分布,农民工、小业主、非规范性就业的人群和特殊区域、特殊行业的人群的收入问题,财政支付力度和时间可能也会比我们想象得要大。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表示,从原来的“六稳”走向“六保”,显现了当前的一种底线思维。“六保”比“六稳”更精准,特别是关于保就业是要害之要害。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表示,目前大家对于容忍经济增速下滑已经形成共识。同时,下半年经济工作的重点在于做好兜底和加快改革。兜底应该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六保”兜实体,同时还应该注意在经济增速明显下行的情况下,怎么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爆发。

  “在过去经济增长6%的时候很多金融风险是可控的,但是当增长从6%滑到3%,甚至更低的情况下,很多金融风险会比较快速地爆发出来,比如地方债问题、影子银行的潜在风险、未来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问题。”张明说,此外可以加快结构性改革,要素价格市场化会成为改革的抓手。

  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预计,二三四季度都会呈现经济复苏态势,但速度和幅度受两方面影响。二季度大概率环比会大幅增长,同比还会下降,不见得会出现正增长。建议短期内财政应该尽快从基本民生角度加大救助兜底政策。财政落地需要显性化,而不是悄无声息打包到货币里面,这会加大后期金融体系的风险。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预期,如果今年五六月份全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下半年全球经济会有一个V形反弹。但现在看来二季度并不乐观,建议不要设定量化经济增速目标。建议基建投资更多的要强调在人口比较密集的、人口比较集中的、经济发展比较快的地方,要有回报。房地产仍然是稳定经济基本盘少不了的一环。

  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

  据第一财经日报,此次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保就业等“六保”,并强调要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把资金用到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上。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撰文分析称,中国经济政策搭配预计将逐步淡化增长目标,强化民生关切。呵护中小微企业现金流以保障就业,纾困低收入人群以托底民生,将是未来政策发力的主方向。沿循这一方向,财政政策将居于主导地位,而货币政策将发挥辅助作用。

  就会议直接提到降准降息,程实认为,中国货币政策预计不会跟随欧美的“超宽松”浪潮,而是紧扣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这一主轴,充分用好常规政策工具箱,形成一整套灵活、精准的施策体系。得益于未来LPR持续下行,存款利率有望通过市场化途径渐次下调,存量房贷“换锚”将释放居民消费能力,而再贷款工具对中小微企业的定向扶助亦将增强。由此,重“角度”而非重“力度”的货币政策选择,有望对中国经济全局发挥结构性的活化作用。

  从近两次政治局会议的表述来看,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则是财政政策的三个发力点。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分析,今年财政赤字率会突破3%,有可能达到甚至超过3.5%。这次疫情冲击前所未有,对冲政策力度也要超出以往,以稳经济保民生。17日政治局会议的措辞是“推进减税降费”,而上次政治局会议则是“落实好各项减税降费政策”。这意味着不仅要落实好现有减税降费政策,未来还可能有新的针对性的减税降费举措出台。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预测,特别国债总规模将不低于2007年的1.55万亿元,在全球疫情的干扰下,不排除总量在1.8万亿~2万亿元。通过发行特别国债可支持新基建、民生,加大对中小微民企的支持力度等,在降低融资成本的同时,对于基建投资、促进消费都有积极作用。

  地方债方面,财政部已提前下达了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券额度1.29万亿元。截至3月31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08万亿元,同比增长63%。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称,随着疫情防控逐渐完善,各地交通逐步恢复正轨,未来一个多月可能是地方政府专项债的集中发行期。

  经济有望延续回升态势

  据经济参考报,业内专家预计,随着更大力度的政策不断出台,复工复产的推进和扩内需措施的落地,中国经济会延续回升改善、持续向好的势头。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国内经济具有较大的增长潜力和空间,政策储备充足。下阶段,要着力推动投资项开工复产,促进传统消费加快回补,同时大力推动新基建、新消费、新投资等新模式新需求发展,为经济增添新动力。“预计二季度我国经济将延续改善趋势,下半年GDP增速将有所回升。”

  “二季度会明显好于一季度,这是一个基本趋势。如果全球疫情控制比较好,下半年应该会比上半年更好。”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说,下一步在稳定外贸外资基本盘的同时,努力扩大国内需求。

  唐建伟表示,“预计二季度生产、消费、投资都将延续回升态势。除了出口以外的工业增加值、商品零售以及月度投资数据可能在4月份之后实现正增长,二季度经济增速有望回正到低速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是9.2%。“中国经济因为疫情影响带来一些损失,一些经济活动被压抑,可能会在明年更好地释放出来。”毛盛勇说。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变。在毛盛勇看来,中国市场规模大、成长快、潜力充裕的基本特点不会改变。从要素支撑来看,产业基础比较好,配套能力比较强,劳动力比较充裕,人力资本不断积累,还有物流、交通设施等效率都比较好,这些能够有效支撑经济的中长期增长。同时,持续不断深化改革开放,推动创新,也将不断激发经济的内生动力、潜力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