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钧

人物专栏

关爱保护农村留守儿童从摸清底数做起

发稿时间:2017-03-01 09:51:11   来源:中国改革网   作者:唐 钧

  年初,在部署工作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强调:大量外出务工人员为我国经济建设作出了特殊贡献,但也形成了数以千万计的留守儿童问题。他指出:“决不能让留守儿童成为家庭之痛、社会之殇。”为了贯彻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以及随后出台的《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的部署,民政部新成立了未成年人(留守儿童)保护处。

  从中国的国情和行政惯习看,从国务院到民政部如此强调,如此重视,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保护不能说是不重视了。但是,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基础还有不少欠缺,其中之一就是底数不清。据媒体报道,此前关于农村留守儿童的数据,多是估算数。一般的说法是6000多万,但这个“多”究竟是多?从6100万到6800万,各种说法都有。

  10年前,我曾参与联合国发展计划署为撰写《2007年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作准备而组织的研究项目,承担了其中一个分课题,完成了题为《农村“留守家庭”与公共服务》的研究报告。因为这项研究没有调查经费,只能根据当时各种政府文件和媒体消息中披露的数字来进行推算。报告中说到:“2006 年下半年以来, 媒体上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留守儿童2300 万人”,这是官方认可的数字,但显然很保守。当时有个“农村留守妇女4500万人”的数据比较可信,因为这是学者白南生根据他多年在基层调查研究后提出来的。我根据李庆丰等几位研究者提出的比较靠谱的数字,再参考农村留守妇女的数字进行推算,最后得出结论是当时的留守儿童应该有6000多万。

  时隔10年,想不到农村留守儿童的数字还是这个口径。翻阅一下统计资料, 2005年年底农民工的统计数是1.3 亿;而到2014年,全国农民工总量已达2.7亿人。当然,简单地类比是不科学的,因为在这9年间,中国社会,尤其是劳动力市场的情况变化极大,特大城市、大城市政府对外来人口的政策也几经变化。但是,不管怎样,要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还是要摸清底数,仍然“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地混日子,显然是不行的。

  当今世界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但是,“进入……时代”并不等于“数据”自然而然就“大”起来了。从实践中看,在与社会领域相关的数据收集和利用方面,仍然有很大的缺憾。尤其是政府为了“政绩”,常常将某些关键数据“保密”起来,或者有意无意地干脆不去搜集,或者有意无意地暗中进行“统一”。作为社会领域的研究者,对此真是无可奈何,无言以对。

  现在,要真正做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就要以建立相关的儿童福利制度为长远目标,一步一个脚印地扎扎实实向前推进。当然,万事开头难。但是不管从哪里起步,摸清底数总是第一步。我们高兴地看到,民政部已与教育部、公安部等决定今年开展留守儿童全面摸底排查工作,从而在这个基础上,实现精准帮扶。对此,全国人民,尤其与此利益攸关的“外来人口”和“农民工”将拭目以待。

人物介绍

唐钧,上海人,1948年生,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学系,获硕士(M. Phil)学位。曾任中国社会学会社会政策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天津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MPA和MSW导师,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博士后导师。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北京义德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理事长。

从1986年开始从事社会政策研究,共做了80多个相关课题,发表和出版论著近700余万字,译著约8万字。主要论著有:《社会治理与社会保护》、《中国社会》、《问题与障碍:中国走向全面小康的社会政策思考》、《中国城市贫困与反贫困报告》、《市场经济与社会保障》、《中国社会福利》、《中国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模式选择》,等等。

近年来多关注中国老年保障问题,包括老年服务和长期照护保障,承担了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和北京市老龄委的相关课题,发表有《长期照护保险:国际经验和模式选择》(发表于《国家行政学院学报》),《中国老年服务体系的现状、问题和发展前景》,(发表于《国家行政学院学报》,《新华文摘》、《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和《中国社会科学文摘》都有转载)、《完全失能老人长期照护保险研究》(江苏社会科学)、《失能老人护理补贴制度研究》(江苏社会科学)等论文和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