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改革动态

快递崛起的桐庐秘密

发稿时间:2021-01-13 11:13:48   来源: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作者:陆琪

  以“三通一达”为代表的通达系快递,是我老家浙江省桐庐县一张重要的产业名片。很多人不知道桐庐是哪里,有些甚至与乌镇所在的桐乡,乃至安徽的桐城混同,但只要说起快递之乡,大多数人就知道了。

  浙江经济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以分工明确、合作紧密的产业集中和竞争为特征的“小狗经济”,譬如嵊州的领带、永康的五金、台州的小家电等等。但是桐庐的快递产业又有所不同,它是一个以亲友、同乡为纽带,又遍布全国的服务产业。其特点更类似湖南邵阳的大学复印店链条、河南信阳的拆迁帮等模式。

  实际上,这种以地域乡邦为主体的创业模式自古以来就根植在中国的乡土之中。项羽乌江自刎,就是因为带出来打天下的八千子弟兵都打没了,无颜见江东父老。戚家军战斗力强,除了鸳鸯阵,还因为浙兵都是义务一带亲朋故旧。湘军屡战屡败却不溃散,也是因为都是一起出来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娃,不能见死不救。

  能够把非亲非故,拧成一条绳,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取得胜利的,也只有纪律和理想双重加持下的我党了。除此以外,基本都是恳求“拉兄弟一把”而不可得的结果。因此在中国的创业浪潮中,能够活下来占有一席之地的,不是家族企业,就是部队当兵出身的种子,再以外,就是天赋异禀特别能忽悠的老师这一流派。

  当然,像“三通一达”这样业务遍布全国的企业,早已经不能用简单家族企业来概括。快递产业发展的早期,的确也是以家族模式为主,但彼时参与竞争的,不仅仅有桐庐的快递,还有如宅急送、汇通快递(早期也不是桐庐系)等各路竞争对手。本文要探讨的,是为什么偏偏是桐庐的几家快递企业脱颖而出? 作为一名从事改革政策研究的研究人员,我的观察结论是,桐庐快递的崛起,是改革和传统双重作用的结果。

  第一,民营快递业发展壮大本身就是改革带来的红利。快递行业发展早期,因为邮政专营的因素,快递一度完全是黑色产业,好在邮政没有执法权,这使得快递能够在体制夹缝中求生存。2005年,以邮政政企分开为主要内容的邮政体制改革,大大拓宽了民营快递的发展空间,民营快递企业得以全国布网来适应迅速崛起的电商平台购物件的需要。2009年新《邮政法》实施,则奠定了民营快递企业的合法地位。可以说,改革每推进一步,民营快递行业就往前发展一大步。

  第二,桐庐领先一步的改革,为桐庐的快递的崛起奠定了重要的人才基础。今天很多关注桐庐快递产业的人基本都把快递产业的崛起归因于电商产业的崛起,这当然基本是对的,但是快递之所以在桐庐崛起,则主要归功于桐庐领先一步的改革,这是绝大多数人没有注意到的。

  任何一项事业,没有人才都不可能成功。同时,每一个阶段需要不同类型的人才。桐庐的快递企业非常幸运,在每一个阶段都遇到了恰到好处的人才。毫不讳言地说,早期的快递行业是比较混乱的,在一些治安较差、经济落后的地区,快递行业的竞争几乎与电视剧里上海滩抢码头没有区别。恰恰桐庐这个地方很有特点,富春江以北的北乡居民多是性格温和的读书种子,而富春江以南的南乡居民则更类似勇猛团结的义务兵,尤其是当地复姓“申屠”居民聚居的村落,八十年代就以宗族械斗闻名。桐庐快递起步的阶段,县城里好勇斗狠的小年轻,大多是南乡人,就被收罗一空,派出去打天下了,乃至到了今天,桐庐仍是浙江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毕竟当年青涩的阿飞,都已经英雄不问出处,个个成了有身份的老板。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冲锋陷阵的猛士,没有出谋划策的白纸扇,也是干不成大事的。没有知识分子的参与,占山为王也就是个土匪的规模,农民起义闹得有多大,最终看白纸扇的分量。陈胜吴广闹了一阵子就分裂失败了,而地痞刘邦有萧何这样的副乡长开始就参与,还来还有大知识分子张良、陈平等加入,所以最后能胜出。再比如水泊梁山宋江,原来也是县乡干部,也还得搭配个乡村教师吴用,更遑论黄巢、洪秀全等本身就是知识分子,但这两人没有执政治理经验。再比如李自成在举人李岩、牛金星加入之前,也基本属于流寇。总而言之,有管理经验的知识分子的加入,是一项事业从起步到飞跃的关键因素所在。

  谈到这里,就必须提到桐庐的一位老县委书记项勤。这位项书记1992年就调来桐庐担任组织部长,在1995年4月至2000年4月的这5年间担任桐庐县委书记。这位极有改革魄力的县委书记,在其任上推动了一系列在当时看来破天荒的改革,其影响至今犹存,其中最为重要的改革措施之一是桐庐县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公务员及事业单位员工和企业职工一样上社保。这一项改革措施在当时看来,并没有特别大的波澜,但却为日后县乡公务员及事业单位员工辞职下海铺平了道路。

  在这项改革措施推出五六年后,恰逢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商产业的飞速发展,2005年,圆通快递率先跟淘宝达成合作,电商件的特点需要民营快递必须有全国性的网络。而全国性网络的铺设对快递企业的管理能力提出了重大的考验。前面已经提到,无论是乱世造反还是盛世创业,中国人特点就是先找家乡子弟兵做基本牌,此时老县委书记项勤布下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的效果正逐步发酵,交了五六年社保之后,县乡干部下海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一时间那些基层管理经验丰富,又升迁无望或者犯了点小错再无心仕途的基层干部们纷纷投奔快递企业,乃至桐庐中小学的一些校长、老师都被挖走,极大地补足了桐庐快递企业再与电商结合后全国布网产生的管理需求,而且有效提升了快递企业与各地政府部门交流沟通的能力。可以说一夜之间,刘备就招到了诸葛亮,主要就是得益于项勤书记扒了茅庐。

  就当时而言,谁能以较完整的服务链条对接好电商产业,谁就能够在快递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快递行业的格局也在这个阶段初步垫定。其竞争过程,归根结底就是一条,管理能力强的淘汰管理能力弱的。改革带来的大量基层管理人才的进入,正是桐庐快递行业崛起的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

  今天桐庐的快递企业已经在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部分企业已经布局全球,有些向航空市场迈进,对人才、对改革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国的改革进程能否像项勤书记那样谋事在先,为市场经济的完善,市场主体的培育发展扫清道路、创造条件,仍然是我们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当然改革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立下汗马功劳的项勤书记在其他的改革领域也曾经棋差一招,但也造就另一番“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传奇和美谈,无私的改革者即便有所失误,人民也都会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