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改革探索

以“丽水之干”担纲“丽水之赞”
—— 浙江丽水创新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走出“就是”新路子

发稿时间:2020-10-13 14:11:46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学习时报调研组

  浙江省丽水市是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重要萌发地和先行实践地。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先后八次深入丽水调研。他谆谆叮嘱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对丽水来说尤为如此。”

  “尤为如此”四个字,是对特别之地的特别强调。

  2018年4月,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专门点赞丽水,充分肯定丽水率先推进绿色发展、生态富民的实践和成果。习近平总书记的“丽水之赞”使丽水这个身处浙西南的山区市,历史性地走到了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最前沿。

  “丽水之赞”是对丽水创新实践的充分肯定,更是激励和期望。

  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教诲和专门点赞,极大地激发了干部群众在新时代绿色发展进程中勇立潮头、走在前列,书写创新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丽水新篇章的豪情和干劲,全市上下、山水之间回荡着“丽水之干”的最强音。

  以“丽水之干”担纲“丽水之赞”,正在成为丽水上下一致的认识、一致的行动。

  8月末,学习时报调研组一行来到丽水。调研组是带着问题而来的,一是丽水是如何认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是谓“丽水之识”;二是丽水是如何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是谓“丽水之干”;三是丽水是怎么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是谓“丽水之法”;四是丽水创新实践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效果究竟如何,是谓“丽水之效”。

  连续两天时间,走访一区三县,召开座谈会,听取省内外专家意见,与山对话,与水交流,在绿水青山的回应中,调研组四个问题的答案越来越清晰……

  丽水之识: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是关于发展的重大理论和实践命题,核心要义是加快高质量绿色发展

  在景宁县大均畲族自治乡的一个半山腰上,调研组走进一家民宿,在看了院子里的房间价目表及其构成后,与民宿老板张翔聊了起来。他谈到,你们肯定觉得我的房价有点高,但我是有依据的。我的空气是有价的,我的水是有价的,我的环境是有价的,即使房价高一些,到了周末和节假日,依然供不应求,我还要继续扩大民宿规模。这位民宿老板一番简简单单的话语,道出了对发展与环境关系的深刻认识。

  认识是对客观世界的反映,更是行动的先导。思想的高度决定了发展的高度,思想的解放决定了发展的开放,这是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是人类进步的基本规律,也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重要内容。思想领先,则会赢得新一轮发展的战略主动;观念落伍,则可能与时代机遇失之交臂。特别是在爬坡越坎、滚石上山的紧要关头,思想的引领力更是至为重要的发展的驱动力。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既是关于发展的科学理论,更是一场深刻的发展观革命、一场深远的思想认识革命”。立足新发展理念,着眼推动新型生产力孕育发展变革,以生态产品价值创新实现为主要内容,在“就是”上下足功夫、做新文章、做大文章,是丽水创新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出发点。

  丽水市委认为,从本质上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依然是发展的理念。但是,这种发展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发展,更不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旧的发展模式,而是新发展、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良好生态本身蕴含着无穷的经济价值,能够源源不断创造综合效益,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丽水探索“从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转换通道,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改革试点,正是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具体创新实践。

  丽水市委提出,丽水当前正处在大有可为而且必须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肩负着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为引领,开辟高质量绿色发展新路子的重大使命。但是新路子并不是敲锣打鼓、轻轻松松就能走出来的,要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转化,依然要克服许多认识上的误区。

  比如,“不必转化”的守成心态。认为只要保护好绿水青山就是最大的功劳、最好的政绩,守住了绿水青山即功德圆满,是谓完成了任务,可以无愧于当下和历史。这种认识,说到底是消极保守的心态在作怪,也是缺乏干事担当激情的表现,必然影响发展。

  比如,“不用转化”的盲目认知。认为绿水青山不用转化自然而然会源源不断地变为金山银山、带来金山银山。这种认识表面看是过于盲目乐观,认为不用付出努力,吃现成、等靠要就能实现目标,实质上是怠于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的体现,必然影响发展。

  比如,“不敢转化”的畏难意识。认为绿水青山是丽水最大的本钱,弥足珍贵,如果保护不力,尤其是因为发展失当而损害了绿水青山,势将成为历史的罪人。这种认识本质在于简单而机械地把发展和保护二者对立起来,顾及其一,全然做不到统筹兼顾,必然影响发展。

  再比如,“不会转化”的本领欠缺。认为向绿水青山要发展、要质量、要效益,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在具体实践中,却不知道干什么、怎么干、谁来干、干多久、干啥样,找不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的有效通道和可行模式。这种认识即便能够做到政治过硬,但离本领高强的要求仍相差甚远,必然影响发展。

  丽水经历了“刀刃向内”的认识革命。目前从市领导到村支书,从民企老板到归国华侨,说起丽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换和新发展,大家异口同声高度认同,形成了上下共识、全域共识、全民共识。这种难得的“丽水之识”,必将从认识论导引出方法论,导引到实践论,从而带来轰轰烈烈的“丽水之干”。一位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10多年的丽水市老领导发自内心地告诉调研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实践是丽水千载一逢的机会。今年是丽水建市20周年,参加理论研讨会的专家认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实践对丽水来说是“20年一遇”。

  丽水之干:

  以浙西南革命精神注魂赋能立根,做新时代推进高质量绿色发展的“挺进师”

  今天的丽水,最响亮的声音是“丽水之干”的宣示,最美丽的身影是“丽水之干”的奋斗者。2019年2月13日,春节过后一上班,丽水就召开“两山”发展大会,围绕习近平总书记“丽水之赞”赋予的使命任务,把士气鼓得高高的,把落地砸得实实的,在创新实践中砥砺“丽水之干”,全面奏响“丽水之干”最强音。

  丽水的青山绿水曾是一片红色的沃土。丽水是浙江省唯一所有县(市、区)都是革命老根据地县的地级市。93年前,我们党在浙西南地区播撒下第一颗革命火种,开启了浙西南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进行革命斗争的伟大征程。周恩来、刘英、粟裕等老一辈革命家和无数革命先辈先烈在这里顽强奋斗,留下了光辉战斗足迹。特别是1935年3月至1937年9月,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临危受命,不怕牺牲,以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和围追堵截,誓死挺进浙西南,开展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沉重打击了敌人,壮大了党的组织,建立了革命政权,在浙西南掀起了局部的革命高潮。

  近年来,丽水市深入挖掘红色题材,在广泛讨论的基础上,提炼形成了“忠诚使命、求是挺进、植根人民”的浙西南革命精神,并开展了丰富多彩的宣传和弘扬活动,为“丽水之干”注魂赋能立根,全面凝聚创新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雄劲伟力。

  “丽水之干”是一贯的。多年来,历届丽水市委市政府始终坚持把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发展的指导思想。早在2003年,丽水就提出了“生态立市、工业强市、绿色兴市”的“三市并举”发展战略;2007年,提出建设生态文明的整体战略构想;2008年,在全国率先发布《丽水市生态文明建设纲要》,提出要把丽水建设成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和示范区”;2009年,研究制定《丽水市生态文明指标体系及考核办法》;2012年,提出“绿色崛起科学跨越”战略总要求;2013年,浙江省委、省政府根据主体功能区定位,对丽水作出“不考核GDP和工业总产值”的决定。2014年,市委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确定为全市唯一的指导思想,同年,丽水成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第二批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市。2016年,丽水“十三五”规划进一步明确,要打造“两山”样板,通过抓生态文明建设顶层设计,逐步建立生态文明建设实践体系。2019年,国家层面正式发文支持丽水成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丽水之干”与时代同步,彰显了一贯的精神气质。

  “丽水之干”是全面的。着眼提升政府行政效能,丽水推动机关内部“最多跑一次”改革;着眼创新能力提升,丽水推出史上力度最大的人才新政15条、科技新政26条;着眼推进企业降本减负、营商环境优化,丽水深入开展“精准服务企业、振兴实体经济”专项行动;着眼开辟生态工业高质量发展新路径,丽水紧扣“整合、转型、赋能、开放、改制”十字方针全面启动平台“二次创业”;着眼“红+绿”融合发展,丽水全力打造覆盖全市、辐射全省、影响全国的红色旅游胜地;着眼全面扩大对外开放合作,丽水以前所未有的积极姿态主动参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着眼发挥华侨资源优势,丽水深入实施华侨要素回流工程;着眼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惠及全市人民,丽水扎实办好十方面民生实事,统筹做好教育、就业、卫生、养老、社保等各方面民生工作……“丽水之干”创造了多方面的典型,干出了一个全新的局面。

  “丽水之干”又是主攻方向明确的。“丽水之干”全面之中有重点、有主攻方向,这就是坚定不移走创新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发展道路,用加快高质量绿色发展带动其他领域高质量发展。“丽水之干”,立足于“生态是最大优势、发展是最重任务”的基本市情和最大实际,高举发展的行动旗帜,突出生产力最高标准,以大刀阔斧的改革创新和久久为功的坚韧求索,推动发展方式和路径的深刻变革,促进生态文明和物质文明深度融合、高度统一,真正把“就是”这条高质量绿色发展新路走通走广、走深走实。

  “丽水之干”不仅仅是“关键少数”的“丽水之干”,更是丽水所有人民群众的“丽水之干”。丽水市青田县是著名侨乡,有33万华侨,分布在上百个国家和地区。以前,青田人携带精美青田石制品,通过“一带一路”走向世界。他们敢闯敢冒,艰苦创业。现在,青田华侨回报桑梓,全面厉行“丽水之干”,助推家乡社会经济建设,为县域高质量绿色发展注入强劲动力。许多华侨回来后,很快融入“丽水之干”的洪流,有的成为村支书。青田县仁庄镇19个村支书中归国华侨占了47%。青田县方山乡龙现村是“稻鱼共生系统”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地,村主任吴立现也是一名归国华侨,他动情地说:我也是“丽水之干”的一员,在“丽水之干”中奋斗,在“丽水之干”中成长,在“丽水之干”中收获。

  丽水之法:

  探索生态产品价值转化具体路径,让“就是”从理念变成现实

  方法论是关于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方法的理论,主要解决“怎么办”的问题。毛泽东曾把方法比喻成“桥或船”,指出“不解决桥或船的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学习时报调研组一行白天翻山越岭,深入城乡考察生态产品价值转化的做法,晚上来到侨乡进出口商品城,走访充满欧洲风情的一家家店铺,力求寻找“绿水青山到底是如何变成金山银山”的答案。

  “今年暑期以来,大均乡水域救援培训呈现井喷式发展势头。仅7、8两个月,共有20余支水域救援队的600余人次在这里展开训练,带动了50余家民宿和农家乐创收200余万元。再加上精品民宿、古镇旅游等,对我们大均乡来说,正在走出一条生态产品价值转化的路子。”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景宁县大均乡党委书记王伟啸指着河面上热火朝天的训练场面,信心满满地说。

  被誉为“天生丽质”的丽水,最具有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天然条件。2019年初,丽水被确定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试点开展以来,丽水市将试点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主要平台,深入探索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的路径方法,努力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借鉴、可复制的经验。

  要实现这种转化,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摸清丽水生态产品价值的家底。

  丽水率先探索GEP核算体系。通过出台全国首个山区市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办法,建立市、县、乡、村四级GEP核算体系,发布核算结果。据中科院生态研究中心测算,2018年丽水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为5024.47亿元,是当年GDP的3倍以上,说明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还有很大潜力。

  有了这套生态产品价值核算评估体系,接下来就是找到“桥或船”,打开把GEP转化成GDP的通道,围绕“绿水青山”这一最大优势,将各种要素、资源、技术有机嫁接,探索出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可持续发展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具体体现在诸多“生态+”的融合式创新模式上。

  生态+市场。产品只有走向市场、实现交易,才能转化为价值。市本级、青田县分别依托丽水市农村产权交易平台、侨乡投资项目交易中心组建“两山银行”交易平台,为生态产品交易提供市场。在18个试点乡镇成立“两山公司”作为公共产品供给(交易)主体、生态资源运营主体与生态环境保护主体。有了市场,又成立了市场主体,就可以实现生态产品交易了。2020年5月,在缙云县大洋镇,800亩山地的水土空气“卖”了279.28万元。买家是大平山光伏发电项目的投资主体国家电投集团,卖方是大洋镇生态强村公司。项目的一大亮点是,除了土地等支付外,协议中还首次出现了“企业购买生态产品”的条款。受益于这里优良的生态环境质量,光伏发电板电池寿命可延长近5年,发电效率更高,这样的买卖对双方来说都“划得来”。

  生态+产业。充分发挥丽水好山好水好空气等生态优势,因地制宜发展了一批环境适应型产业。比如,紧水滩水冷式绿色数据中心项目,将直接利用水库深层的低温水,以自然冷水冷却的方式,每年为大数据中心降低能耗1.5亿千瓦时、节省1亿元。利用遂昌的地下水和河水的电导率不超过100的优势,生产高附加值的高科技特种纸,生产效率提高140%,每吨纸能耗下降25%以上,水耗下降50%以上。绿水青山的生态效益正在得到彰显,价值转化步伐不断加快。

  生态+金融。为解决由于缺少抵押物使农民难以从金融机构贷到款,破解“穷在山上、难在路上、缺在钱上”的困局,丽水建立“两山”融资服务体系,开展林权、农房、土地流转经营权、村集体经济组织股权、水利工程产权等抵押贷款创新,实现农民基本产权全部可抵押,助推农民财产资本化,让沉睡农村的1000多亿元资产资源“活”起来。创新“两山”价值核算体系,率先在全国发放了首批“两山贷”“生态贷”“生态区块链贷”及“生态主题卡”(即“三贷一卡”),累计发放“两山贷”“生态贷”1.31万笔、13.83亿元。完善“两山”信用管理体系,实施《丽水市绿谷分(个人信用积分)管理办法》,构建“信易游”“两山兑”等生态守信激励机制。

  生态+旅游。与其他方式相比,生态旅游是实现生态产品价值提升转化最为普遍、直观的方式。“十三五”期间,丽水提出建设生态旅游名城,把生态休闲旅游业培育为千亿级的第一战略支柱产业,累计创成1个5A级景区、23个4A级景区。2019年,全域旅游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9.3%。在青田县仁庄镇,有一座原本废弃的砖窑,58米高的红砖烟囱依然在高高耸立。从2018年开始,4位青田籍华侨投了3亿余元,把这个昔日破坏青山、污染绿水的砖窑,变身为一个别具风情的庄园酒吧,还建了植物迷宫、欧式沙场、大型草坪等。今年“五一”试营业就有2万多游客来这里旅游。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丽水山景”的全域旅游品牌,“丽水山居”的农家乐民宿区域公共品牌,这些都成为通过旅游转化生态价值的重要载体。

  生态+互联网。通过互联网营销产品,正在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新兴业态。生态产品价值的转化,同样离不开互联网。通过乡镇“两山邮政”服务体系建设,联动“赶街”模式,打通生态产品线上线下销售通道,多渠道提升“丽水山耕”等生态产品的溢价。青田县委书记周和平告诉调研组:“青田‘稻鱼米’过去只能卖到六七元一斤,自从贴上‘丽水山耕’商标,通过网上抖音等平台直播带货,现在市场价格已跃至15至25元,农民收入成倍提高,‘稻鱼米’成功跻身中高端大米市场。”

  丽水之效:

  以经得起检验的成果,为全国提供可复制、可借鉴的经验

  效果是金,它是检验实践成功与否的直接标准。丽水从之前“养在深闺人未识”,到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丽水之赞”,再到成为全国首个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市,一步步、一招招“点绿成金”,其成效之显著、成果之丰硕、成就之突出,令所有外来人发出由衷之赞。

  生态底色更靓了。衡量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是否成功,关键的一条要看能否保持绿水青山的成色。近几年,丽水生态环境状况指数、生态环境公众满意度、生态文明总指数连续位居全省第一,已经成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首批国家生态保护和建设示范区、首个“中国天然氧吧城市”,是唯一一个空气和水环境质量均进入全国前十的城市。全市率先剿灭了劣Ⅴ类水,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达到100%,市区空气质量常年优良率超过95%。

  绿色发展更快了。2006年以来,全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增长1.2倍,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长2.9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4.2倍,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2倍和4.1倍。生态环境状况指数实现“十六连冠”。2018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8.2%,增幅创下5年新高,位居全省第一;18项经济指标,14项增幅跻身全省前三,9项位居全省第一。在绿色发展的前进道路上,丽水蹄疾步稳、稳中求进,为新时代丽水跨越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两山”转化率更高了。对于像丽水这样的加快发展地区来说,生态优势比较突出,经济相对后发,主要任务是如何打通“两山”通道,使GEP更多更好更快地转化为GDP,充分释放绿水青山的价值。据核算,2018年丽水GEP从2017年的4672.89亿元增长为5024.47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增幅5.12%,从GEP到GDP的转化率为29.5%,2019年转化率为35%,预测2020年可实现40%的试点目标,实现GDP和GEP“两个较快增长”,GEP向GDP高效转化。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党委书记、主任,中国(丽水)两山学院院长欧阳志云告诉调研组:丽水市以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为契机,全面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大力推进体制创新、市场机制创新、技术创新,探索出一系列将生态产品价值转化成经济效益的成功做法与经验,我们期待丽水的试点经验能够尽快推广到全国。

  群众获得感更强了。2019年,全市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46437元、21931元,分别增长9.1%、10.1%,增幅均位居全省首位。其中,农民人均收入增幅连续11年居全省第一。生态环境公众满意度连续12年全省第一,“五水共治”群众满意度连续6年全省第一。丽水中心城区坚定实施产城融合发展战略,形成了“一江两城”发展格局,成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全国文明城市。丽水的农村人口占比近七成,着力增强农民的获得感是重中之重。各地立足实际确立了美丽乡村建设主题,比如莲都的“养生莲都”、缙云的“幸福家园”、龙泉的“诗画乡村”、青田的“美丽村居”、云和的“山水童话乡村”、庆元的“低碳家园”、遂昌的“中国洁净乡村”、松阳的“田园松阳”和景宁的“魅力畲寨”等,着力打造乐居乐业乐游的美丽乡村建设升级版的示范区,在绿色发展中不断增强获得感。

  今天的丽水,一座座美丽城镇、一处处美丽乡村镶嵌于绿水青山之间,与山水田园和谐共生,宛如一道道靓丽风景,成为人民安居乐业、幸福生活的美好家园。今天的丽水,不断阔步前行,把绿水青山建得更美,把金山银山做得更大,让绿色成为丽水发展最动人的色彩,正在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正在努力成为展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美丽中国建设成果的重要窗口。

  (调研组成员:许宝健 石 伟李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