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改革探索

长沙:探索建立垃圾分类全链条体系

发稿时间:2019-10-25 13:39:08   来源:人民网   作者:林洛頫

  车灯闪烁,车来车往,穿梭不停……清晨六点,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洪山桥的长沙市第一垃圾中转处理场、长沙市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项目内车辆就已排起长龙,等待垃圾转运及餐厨垃圾的卸载。

  垃圾分类处理长沙准备好了吗?长沙是否有可借鉴推广的经验?长沙能否“消化”每天产生的7千余吨生活及餐厨垃圾?垃圾最终能否实现无害化处理?记者对此前往长沙垃圾分类前端、中端、末端进行实地走访查看。

  社区垃圾——分类“扫码”

  “一杯珍珠奶茶要是喝不完,要先把奶茶水倒干净,把珍珠丢进湿垃圾桶,杯子丢进干垃圾桶,杯盖丢进可回收垃圾桶。”网友对垃圾分类编写的段子在网上层出不穷,很多甚至成为市民投放扔垃圾的指导。

  但在长沙市雨花区东塘街道湖南省人大社区,居民下楼扔垃圾早已不为分类而“烦恼”。住在该社区的王爷爷告诉记者:“2018年下半年开始,社区工作人员就已上门指导,垃圾分类的知识谙熟于心,日常习惯成自然。”

  作为长沙首批10个试点垃圾分类之一的东塘街道,目前已实现垃圾分类全覆盖。东塘街道省人大社区书记兼主任汪正云介绍:“我们年初对社区292户居民进行入户宣传注册过程中,给每户送上家庭用湿垃圾桶,并制作独特二维码贴于垃圾桶上,通过采取定时投放方式,确保在上午9时和晚上8时后垃圾能迅速拖走。”

  走进省人大社区的居民楼院子,7组14个新型垃圾桶按覆盖区域合理进行划分摆放,既方便居民投放也便于收集运输,这让原来社区24组共48个老式垃圾桶一下减少近三分之二,垃圾带来的蚊虫、臭气也明显降低。

  仔细查看摆放的新型垃圾桶,可以发现上面都有特设的扫描窗,居民扔完垃圾后将自家垃圾桶上二维码对准扫一扫,就可获得相应积分。“积分每周可换牙膏、洗衣剂等生活用品,而社区也能通过扫码和大数据分析,了解居民垃圾分类参与度并进行宣传提升。”汪正云书记指着电脑上的数据表格说道。

  目前,省人大社区每个干湿垃圾桶都定人定点由督导员做好记录,并将垃圾分类情况在公示栏进行公示,谁家做的好不好一目了然。雨花区东塘街道垃圾分类专干庄伟表示:“街道的有害垃圾、可回收物专人收取,干、湿垃圾由专车进行拖运,辖区产生的装修垃圾则定点投放集中处理,生活垃圾处理实现全覆盖,无残留堆积现象。”

  社区能做到这一效果,得益于长沙协调全部职能部门建立“一盘棋”机制。长沙市委、市政府今年以来高频次研究调度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市领导每月调度垃圾分类工作;市城管执法局发挥牵头抓总作用,教育、机关事务、环保、卫健、住建等部门紧密协同,市区联动沟通、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全面形成。

  同时,长沙将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纳入基层党建,以党建引领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提高了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知晓率和分类准确率。汪正云书记对此深有体会:“东塘街道从开始就倡导从党员抓起,从党员家庭率先开展垃圾分类,通过党员和党组织积极发动志愿者、物业公司共同参与进来,并组织党员进行垃圾分类知识小测试,增进对垃圾分类的认识。”

  如今不管是在政府部门、企业街道,还是校园家庭,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垃圾分类中, 从知道慢慢转变成参与,良性循环的“大环境”正在逐步形成。

  生活垃圾——无害处理

  从长沙各个街道、社区收集来的垃圾,首先都会送到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洪山桥的第一垃圾中转处理场,在这里经过转送、除尘除臭、打包等严格流程,再将垃圾送往长沙市城市固体废弃物处理场。

  “这里承担着长沙市六区一县全部生活垃圾的转运,每天转运的垃圾量在7000吨左右。”长沙市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而这些生活垃圾最终会被如何处理呢?记者跟随一台垃圾转运车,沿着蜿蜒的山路来到黑麋峰长沙市生活垃圾深度综合处理(清洁焚烧)项目,山坳中垃圾储坑、焚烧发电厂房、冷却塔等建筑依山而建。

  顺着参观通道走进厂区清洁焚烧中心垃圾吊控制室,透过玻璃幕墙可以看到巨大的抓斗,正从垃圾池内缓慢地抓起垃圾,投放至千度高温的焚烧炉顶端,焚烧炉通过斜坡式抖动将垃圾送至底部进行焚烧。

  “我们垃圾发电厂目前配置6台850吨/日三段式炉排垃圾焚烧炉和4套25兆瓦汽轮发电机组,设计规模日焚烧处理垃圾5000吨,最大日发电量近200万度。”负责投资建设、运营该垃圾发电厂的浦湘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纪康告诉记者,正是依靠垃圾焚烧发电,长沙的生活垃圾才能告别传统填埋,最终实现无害化处理。

  长沙市唯一的生活垃圾处理场所——长沙市城市固体废弃物处理场自2003年投入使用至今,生活垃圾量呈现逐年快速增长,垃圾处理场容纳量面临“到顶”的危险,加快推进垃圾源头分类减量,建设垃圾焚烧处理厂刻不容缓。

  而垃圾发电有效的解决了这一难题。垃圾发电可使体积减量90%以上,且高温焚烧处理了有毒有害物,在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又能保护生态环境。

  “垃圾车运来的垃圾首先倒入垃圾坑进行生物降解,产生的污水进入污水处理系统,干垃圾则进入焚烧炉燃烧,焚烧产生的高温烟气通过余热锅炉产生蒸汽进行发电。”孙纪康介绍说,燃烧后的炉渣集中制作成地砖,飞灰通过布袋过滤收集螯合固化后安全填埋,废水清洁处理后再用作冷却水,燃烧产生的热量用于发电,真正将垃圾实现最大程度的资源化。

  垃圾焚烧是否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为了打消居民的顾虑,清洁焚烧大门口的电子屏实时公开厂区主要污染物排放指标,在线监测数据实时上传到环保部门。同时,长沙市城管执法局对项目运营情况也进行24小时驻厂监管,并建立固废工作监管平台(软件平台),实时监控进场垃圾量、焚烧工况、烟气污染物排放指标,实时公布监测数据。

  数据显示:伴随着垃圾焚烧项目的建成投运,长沙生活垃圾日均填埋量下降至约1000吨,生活垃圾焚烧率达85%,垃圾填埋产生的臭气影响正逐步下降,空气质量持续改善,实现了与周边环境的“和谐”共存。

  根据规划,2021年固废处理场内污泥与生活垃圾清洁焚烧协同处置二期工程建成,届时长沙生活垃圾将实现全量焚烧处理。

  餐厨垃圾 ——“变废为宝”

  “长沙是全国首个实现餐厨垃圾收运处理全覆盖的城市,餐厨垃圾收运处理‘范围全覆盖、技术全自主、资源全利用、社会全参与’的做法和‘政府主导、市场运作、法制管理、政策保障’的‘长沙模式’正在全国推广。”湖南联合餐厨垃圾处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黄杉说道。

  目前,长沙日均产生餐厨垃圾超过800吨,如随意处置不仅对环境造成污染,还极有可能变身“潲水油”流入市民餐桌,现实迫使管理者必须对餐厨垃圾进行有效监管,对此长沙2010年决定探索一条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置、资源化利用的“道路”。

  2011年,长沙对外发布《长沙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规定餐厨垃圾管理坚持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原则,实行统一收集运输、集中定点处置制度;其中明确餐厨垃圾运输处置各环节违规行为的处罚。

  长沙市城管执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办法出台后,餐厨垃圾和生活垃圾混装、偷运潲水等行为都面临行政处罚,而监管者则是由我们成立的全国第一支餐厨垃圾执法大队。”通过“先大后小”的方式,长沙对学校单位食堂、大型餐饮机构开展餐厨垃圾收运签约,并由餐厨垃圾工作人员分片区驾驶专业车辆进行收集,半年时间基本覆盖长沙大中型餐饮机构。

  “依靠政策支持、执法保障,再加上我们餐厨垃圾处理工艺技术到位,已和长沙市3万余家大中小型餐厨垃圾产生单位签订餐厨垃圾收运处置合同及承诺书,收运处理范围覆盖长沙市内六区、长沙县和浏阳市、宁乡市城区,收集的餐厨垃圾实现了全部无害化处理率和100%资源化利用。”黄杉向记者介绍道。

  餐厨垃圾经湖南联合餐厨垃圾处理有限公司统一收集后,过磅计量,再通过专用设备,进行组合分拣、破碎制浆、高温蒸煮、固液分离等无害化处理流程,将餐厨垃圾中的废油、废水和废渣分离开。

  这其中废油脂通过加工制成工业级混合油和生物柴油,工业级混合油全部出口欧洲,废水通过厌氧和好氧处理后达标排放,厌氧发酵过程中产生的沼气发电只用和上网销售,废渣通过蝇蛆、黑水虻养殖制成高蛋白饲料原料,沼液、沼渣则作为有机肥用于农林施肥。

  “长沙的餐厨垃圾含油量多、含水量高,这就要求我们更多地研究探索适合本地的餐厨垃圾无害化、资源化处理,发展循环经济的优质路径。”湖南联合餐厨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为解决这一难题,我们已通过实践研发,拥有各类餐厨垃圾处理、资源利用发明及实用新型专利技术20余项,成立了市级院士专家工作站。

  同时,企业还在2019年成立有机垃圾循环利用研究院,引入两位院士共同推动产学研合作,加快研发符合我国可复制推广的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工艺技术,将长沙餐厨垃圾处理经验推广至全国。

  “长沙市垃圾分类的前端坚持党建引领、全民参与、政策支持;中端则加强部门协调、紧密配合确保垃圾分类收集、运输形成合力,后端配套餐厨垃圾、有害垃圾、干湿垃圾无害化处理相关项目,确保垃圾分类环环相扣。”长沙市城管执法局固体废弃物管理处处长钟庭语重心长的告诉记者。

  目前,长沙正在加快推进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收集、运输和处理,探索符合长沙实际的分类方式;未来还将持续深化党建引领,推进垃圾分类覆盖;坚持创新引领,畅通分类收运处置链条,凝聚垃圾分类工作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