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解读

政策解读

国务院:6月起,对社区养老、托幼、家政服务业免征增值税

发稿时间:2019-05-30 14:48:03   来源:南方都市报客户端  

养老、托幼、家政等与民众息息相关的服务业,29日迎来一批利好政策。

5月29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大对养老、托幼、家政等社区家庭服务业的税费优惠政策支持——从今年6月1日到2025年底,对提供社区养老、托幼、家政相关服务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并减按90%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

同时,会议还在用地、用房、水电费、人才培养与财政补贴等方面,制定了优惠支持措施。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社区家庭服务业来说,新政策针对性强,力度前所未有,将有力推动行业的发展。

发展养老、托幼、家政服务业,不再只是改善民生的需要,也是应对老龄化、支撑全面二孩政策,以及增加就业、促内需、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

然而,投入高、利润低、投资回收周期长,是家庭服务业共同面临的难题。为解决这些难题,2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多项减税降费举措。

如从今年6月1日到2025年底,政府将对提供社区养老、托育、家政相关服务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并减按90%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

同时,对承受或提供房产、土地用于上述服务的,政府将免征契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不动产登记费等6项收费。

为进一步降低社区家庭服务业的税负,会议指出,下一步将研究完善增值税 “加计抵减”政策。此外,将扩大员工制家政企业免征增值税的范围。

老旧小区养老设施欠账由来已久。去年,李克强总理曾提出新建住宅小区要配建养老服务设施等要求。其实,与新建住宅小区相比,老旧小区新建养老设施难度更大,而这里老年人比例往往更高,对社区养老服务的需求更大。

对此,会议提出,政府将通过回购、租赁等,补上对老旧小区养老设施的欠账。

而对于新建小区,会议要求,按规定建设的养老设施移交政府后,要无偿或低偿用于社区养老服务。此外,对企业、政府和事业单位腾退的用地、用房,适宜的要优先用于社区养老服务。这些举措,都有助于加大社区养老服务设施的有效供给。

社区养老服务业除了要有养老设施,也要有养老服务。会议为此要求放宽准入,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社区养老服务,“鼓励发展具备全托、日托、上门服务等综合功能的社区养老机构,在房租、用水用电价格上给予政策优惠”。会议还提出,依托“互联网+”提供“点菜式”就近便捷养老服务,支持连锁化、综合化、品牌化运营。

针对目前国内老年护理专业人才缺口巨大的问题,会议要求以财政补贴等方式,支持大范围开展养老服务人员培训,扩大普通高校、职业院校这方面培养规模,建设素质优良的专业队伍。

在财政支持养老服务业方面,会议要求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相关资金更多用于支持社区养老服务。在补贴方面,我国将支持“整合高龄津贴、护理补贴等,集中补贴经济困难高龄、失能老人长期照护费用”。

家政、养老服务、托幼等职业,市场需求量大,却无法吸引足够的人才,成为这些行业难以走出的“怪圈”。

南都记者了解到,以家政服务行业为例,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家政服务从业人员2000多万人,需求则超过4500万人,家政已被列入“市场急需紧缺职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议推出了许多新措施,如在人才培养方面,鼓励本科和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专业,对符合条件的家政类实训基地等建设优先给予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

同时,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强调要加大包括家政在内的“市场急需紧缺职业”的培训力度,明确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来统筹职业技能提升行动。

家政职业技能提升,将是我国未来三年职业技能提升的重点。会议提出开展“家政培训提升行动”,大规模培训家政服务人员包括灵活就业服务人员,其所需资金按规定“从失业保险基金中列支”。会议还将技能提升与扶贫相结合,如提出拓展贫困地区人员就业渠道,加强家政供需对接等。

为支援家政企业进社区,会议要求,家政企业租赁场地不受用房性质限制;对招用就业困难人员或当年高校毕业生并缴纳社保的,给予社保补贴。鼓励商业银行探索对信用好的家政企业提供无抵押、无担保小额贷款。

此外,会议还提出提高家政服务标准化、规范化水平,实施包容审慎监管,加快建立岗前健康体检、第三方认证等制度,促进家政服务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国务院这次新出台的举措针对性很强,力度上也非常大,是之前没有的。”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养老研究中心主任成绯绯向南都记者表示。

成绯绯指出,以社区养老服务业为例,新举措首先推动解决的是场地问题,如老旧小区通过政府回购、租赁等措施,弥补其养老设施的欠账。

对社区嵌入式小微机构来说,运营成本主要来自于租金、物业、水电以及人力成本。她认为,各项优惠措施将有助于减轻社区养老机构的成本压力,促进增加服务供给。

“各地在落实国务院的政策时,不仅要解决供给端的困难,还要考虑如何实现供需对接,如何让有需要的老人去接受这些社区机构的服务,真正解决老年人的困难,也促进这个业态的发展。”成绯绯建议。

河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岭泉认为,目前我国社区养老服务业、家政服务业的盈利能力都比较弱,拿出各项优惠政策及补贴是必要的。但他提醒,社区养老服务业、家政行业的发展,不能仅靠政府补贴。“这些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最终还是要靠市场,通过竞争提升服务质量、开发市场需求来解决。”他说。(胡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