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人物

孔子的社会生活观

发稿时间:2017-07-12 13:58: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冬颖

  核心提示:人类要想生存、发展,在社会生活中,首先要学会认识自然,顺应自然规律,让自身与外物、内心与环境相和谐。孔子的仁爱思想,不仅表现在“爱人”,而且也体现在爱一切有生命的“物”上。

  一部中国古代史,王朝更替频繁,帝王将相走马灯般地变换,你方唱罢我登场。但却有一个人,从2500年前的春秋末期开始,历朝历代都受到了从官方到民间的推崇,这个人就是孔子。一部记录其言行的《论语》,也被神化为可以“家天下”的经典。在不断被尊崇中,孔子从一个现实生活中真实、洒脱的人,变为光辉万丈的圣人。只有让孔子走下圣坛,了解他在社会生活中作为一个人的态度,才能还原他的真实与丰富,让孔子的智慧成为我们现代人人生路上的指引。

  礼乐教化,始于饮食

  中国是礼仪之邦,礼仪是怎么来的呢?并不是从祭祀、国家大典的隆重场合来,而是从饮食起源的。儒家经典的《礼记》明确指出:“夫礼之初,始诸饮食。”一生以建构礼乐文明为己任的孔子,自然对于饮食礼仪高度重视,餐桌就是他除杏坛之外的另一处课堂。

  对赖以生存的食物,孔子认为,人一定要心怀感恩与敬畏。我们在《论语》中就看到,孔子每次吃饭都要行祭礼。祭祀什么?

  表示感恩天地的养育,同时表明不忘发明饮食的人。

  我们可能会想,假如就一个人,吃点咸菜和剩饭,还要举行祭礼吗?这是不是就可以免了?

  不能免。

  《论语》中说孔子:虽疏食菜羹,必祭,必齐如也。(《乡党》)

  这就是孔子的伟大之处。即使他吃的是非常简单的粗米饭、蔬菜汤,吃饭前也要把它们取出一些来祭祀,而且表情要像斋戒时那样严肃恭敬。这也促使我们现代人去反思——对赖以生存的食物,我们有没有心怀感恩?

  孔子在自己家里吃饭的时候,要每食必祭,如果他到别人家吃饭会怎么样?

  西汉的刘向在《说苑》一书中记录了这样一段轶事:

  鲁国有一个人家里很穷,平时吃的饭都是在粗糙的陶盆中煮成的,他自己吃起来觉得非常香,于是感到很自豪,便赠送了一些给孔子。孔子非常庄重地接受了这些食物,而且很感动、很高兴。孔子的弟子对此看在眼里,非常不理解,于是就问孔子:“老师,您接受如此粗劣的食物,为什么还这样高兴呢?”孔子回答说:“他给我的食物确实很粗劣,味道不好。我感到高兴的原因是,他虽然贫穷,却没有把我给忘了,他吃到味道好的食物时,还能想到要分给我。这是一种亲近之情。所谓礼薄情意深,就是这个道理了。”

  孔子还提出了几个著名的“不食”,涉及饮食卫生的原则和鉴别食物的卫生标准:“鱼馁而肉败,不食”,鱼和肉都腐烂变质了,不能吃;“色恶,不食”,食物的颜色变难看了,不吃;“臭恶,不食”,食物有些变味儿了,不吃;还有“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乡党》)没有烹调好的不吃,不该吃饭的时候不吃,肉切的方向不对也不吃,没有合适的调味料也不吃。

  这些“不食”,是孔子提出的饮食卫生标准,其中任何一条都关系到身体健康,关乎生命——没有烹调好的生冷食物可能会引起消化不良;不是饭点不吃饭,能培养规律饮食的习惯,促进消化吸收;熟悉做饭的朋友都知道,肉切的方向不对的话,咬不动,咽到肚子里也不消化,会胃疼;没有合适的蘸料不吃肉,是因为当时没有现在的烹调技术,肉一般都是涮着蘸料吃,不蘸酱的话,什么滋味也没有,非常不好吃。孔子还特意强调“不多食”,强调饮食要有节制,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八分饱,刚刚好”;而且在吃饭的时候不能随便聊天、谈论问题,“食不语”(《乡党》),因为讲话会影响咀嚼食物及消化液分泌,不利于食物消化吸收,说话还可能会喷溅出食物渣儿,既不卫生又失礼。2500多年前,孔子就提出这么多“不食”的主张,是难能可贵的。在平均寿命三十几岁的春秋时期,孔子能活到七十三岁,已属高龄了,这与他重视饮食养生之道有着直接的关系。

  仅仅注重饮食卫生,对一个人的身体健康来说只是基本的。孔子还强调营养要均衡,只有营养均衡,身体才能棒棒的。怎么才能做到营养均衡呢?孔子认为主食是养生最重要的食物。对于主食与副食之摄取比重,孔子说:“肉虽多,不使胜食气。”(《乡党》)指出作为副食的肉类,摄取量不应该超过主食。在看似平常的一餐一饭中,孔子却倾注了非比寻常的智慧来规范,无论是身体健康,还是礼仪修养,都对整个中华民族饮食文化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服以旌礼,文质彬彬

  孔子所开创的儒家思想,不是高高在上的道德律条,而是非常具体的生活哲学。《论语》第十篇叫作《乡党》,里面说到孔子的种种举止行为,可以看出,他的日常生活是很讲究礼仪的。在那个时代,这就是一种文明。这种礼仪文明体现在孔子行为举止的方方面面,甚至是存在于孔子的衣柜中。先看《论语》中记录的孔子本人在服饰穿戴上的讲究:

  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当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亵裘长,短右袂。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丧,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之。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服而朝。(《论语·乡党》)

  弟子们特意当成重要言论和行为在《论语》中记录下来,可见孔子对衣着的重视。

  一是穿戴要符合社会礼俗。“君子不以绀緅饰”,就是不用深青透红或黑中有红的布做衣服的领子与袖子。因为“绀”是斋戒时服装的颜色,“緅”则是丧服的颜色,平常随意使用不符合礼仪。“红紫不以为亵服”是说不用红色和紫色的布做便服。在孔子时代,红色和紫色不是正色,“红”的正色为“赤”,“紫”的正色为“玄”。赤和玄都是在重大礼仪场合使用的颜色,红色和紫色与这种贵重的颜色相接近,也就连带被重视,所以不用作家居服的颜色。如果穿了红色或紫色的家居服,就是违反了“礼乐”文化。

  二是讲究穿衣服要分场合。着装一定要适合客观环境的需要,要做到“朝服而朝”,在上朝时,一定要穿上朝服,只有穿上了朝服,才能去拜见国君,这表示对君主的尊重。上朝和参加祭祀仪式时穿的礼服,要宽袍大袖,会增加礼节仪式中的美感;平常穿的衣服必须要勒紧、束紧,这样会比较利索;穿羔羊皮袍和带黑色的礼帽就不能去悼念死者,因为羔羊皮袍和黑色的礼帽是在正式场合穿的,不能吊唁时穿;凡是斋戒祭祀,一定要穿着布浴衣去洗澡。在孔子的时代,棉花这种农作物还没有传入中国,没有棉织布,丝绸极少,是贵族穿的,一般人老百姓都穿葛麻织物。大热天的在家里穿葛布单衣,比较通风凉快,可是出门去,就有透露之嫌了。因为葛布的经线和纬线都比较稀疏,方便夏天时穿着透气散热。但这种质地稀疏的葛布易于造成今天所谓“薄、透、露”的透视装效果,而被认为是“有伤风化”的,所以必须套上外衣才外出。

  三是讲究色彩搭配和谐。“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高贵的裘皮衣要搭配和谐色调的罩衣,才能显现出高贵典雅的气质。黑色的外套要配羊羔皮做成的皮袍,穿素白色的衣服要配上小鹿皮做成的皮袍,穿黄色的衣服要配上狐皮做成的皮袍;家居所穿的皮袄要比一般的衣服长一些,右边的袖子却要短一些,是为了在家穿着舒适,也做事方便。为什么孔子有这么多件裘皮大衣呢?都是什么场合穿的呢?这些皮大衣都是在礼仪场合穿的,“缁衣,羔裘”是朝服,上朝穿的;而在接待其他诸侯国使者、宾客时穿的礼服,是“素衣,麑裘”;“黄衣,狐裘”,黄色外套配狐狸皮袍是家居待客穿的。

  孔子重视服饰礼仪,不只说说而已,而是身体力行的。《论语》中说:“疾,君视之,东首,加朝服,拖绅。”(《乡党》)有一次孔子病了,国君来探视,他无法起身穿朝服,这似乎对国君不尊重,有违于礼,于是他便马上头朝东,把朝服盖在身上,连那束在腰间的大带也要搭在朝服上,丝毫不能马虎。古人的卧榻一般都设在南窗的西面,国君来,从东边台阶走来,所以孔子面朝东来迎接他。这反映出孔子即使在病榻上,也不会失礼于国君。生病卧床是如此,正规上朝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孔子坚信,服饰符合礼仪就是表达敬意。

  有教无类,积极入世

  假如我们穿越回春秋末年,是一个想要求学的年轻人,在那个时代,该选择去什么样的学校,找什么样的老师来学习呢?

  你会很遗憾地发现,很难找到合适的学校就学。那时候的学校都是官办的,“学在官府”(《周礼》),只有贵族家的孩子才有学上。可是不上学,没有文化储备,是很难出人头地的。对生活在孔子时代的人来说,想要参与社会政治并且取得一定社会地位,就要学会“六艺”,就是礼、乐、射、御、书、数这六门功课。要熟悉当时的各种礼仪;要会演奏乐器,并了解到好的音乐对道德的提升作用;还要掌握射箭技术;会驾驭马车;会写字;会计算。而“六艺”只有在贵族学校才能学到,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根本没有学习机会。因为学校教育是贵族特权,这样的学校根本不会收下一个贫寒人家的孩子入学。年轻学生们对知识渴求的欲望非常强烈,到底到哪里能找到一位老师可以向他学习呢?

  听说在政府的官学之外,鲁国的孔丘自己创办起了“私学”,就是私立学校,只要是有志于学的年轻人,他都愿意收为学生,教授学生“六艺”。年轻的学生们就是在这个渴求学校而不得的状态下找到孔子老师的。

  跟孔子这么好的老师学习,有一个问题大家可能会很关心,就是跟孔子学习收学费吗?

  收费,但是特别便宜。孔子说“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论语·述而》)。“脩”是肉干,“束脩”就是十条肉干。意思是“只要主动给我一束干肉以上作为见面礼,我就不会不教他”,这一束肉干,仅仅是十条干肉,恐怕也是中国数千年间学生拜师礼中最微薄的吧?孔子把这个可以决定人一生、影响人一生的教育大门的门槛,放得空前之低,就是为了“有教无类”,让所有人都有学习机会。可能有的朋友会问,孔子是喜欢吃腊肉吗?一定要“束脩”?这十条肉干,也就是束脩,孔子也没有放在心上。孔子在意的是,学生拜师,要有一定的礼仪,通过“束脩”这个礼仪,增强师生之间的情感、端正学生的学习态度。

  那孔老师办学是像我们今天的大学这样有好的办学条件吗?

  没有。尽管后代对孔子的教育事业评价得极高,可孔子却是在艰难中承受了办学中可能遇到的一切难题和麻烦。孔子办的是私学,没有国家经费,没有财政拨款,收费又极其低廉。由此可见孔子办学条件的简陋与艰难。如果给孔子当时的身份来定性的话,可以说他是中国最早的民办教师。在其私学创办伊始,就明确提出“有教无类”的教育方针,具体地说,凡是到了可以接受教育的年龄,不论贵贱、贫富、族类、国别、老少等等,都一律给予平等教育。

  在这样简陋与艰难的条件下,孔子共培养了多少学生呢?

  据《史记》记载,有三千人之多。孔子周游列国,随时收徒,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课堂。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不论谁当皇帝,都尊奉孔子为“万世师表”。中国文化史上推崇孔子为“素王”,没有土地、没有人民,只要文化存在,他的地位就永远存在。如果拨开历朝历代对孔子有意无意的神化,直接走入《论语》,我们便会充分地感受到孔子作为中国第一位民办教师,对于教育的热情,以及他高超的教育艺术、高尚的人格和丰富的情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