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史话

武公东扩

发稿时间:2018-07-10 13:50:04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崔庆

  秦经历襄公、文公两代人的努力,在关中平原西部点亮了星星之火。但立国不易,发展更难。在内部,快速扩张急需加强自身整合;在外部,强大的戎族部仍然虎视眈眈。这时,年仅10岁的宪公继位了。

  文公太子秦竫公早逝,长孙继位,是为宪公,秦的总体战略保持不变。宪公深知曾祖和祖父的心意,迁都平阳,继续东进。秦充分利用周朝的背书和许可,深耕岐山以西的领土,并试探向岐山以东发展。10余年间,秦伐荡社、驱亳王,取荡氏,集中全力攻伐戎族,并吞小国,把势力范围从“汧渭之会”向东推进至“泾渭之会”。秦大刀阔斧的整合成果显著,然而就在这个成长的关键阶段,秦的君位继承发生了大事件。

  年轻有为的宪公,22岁时英年早逝,留下了武公、德公、出子三个未成年的儿子,长子武公为太子。秦两代君主连续早逝,公室的力量极大衰弱,朝政逐渐被权臣把持。宪公去世后,大庶长费忌、威垒、三父合谋,为了便于控制政局,废长立幼、废嫡立庶,立年仅5岁的出子为君。

  这还不是最坏的变故。6年之后,三父等人再次翻云覆雨,杀了出子,这几乎是一次赤裸裸的政变。此后,三父等人选择宪公原来的太子,立为秦君,是为武公。权臣废立国君于股掌之间,还想以武公为傀儡,继续把持朝政。频繁而剧烈的震荡不仅令人震惊,也重创了处于成长期的秦国。

  两经废立,又被权臣主动拥立为君,这在秦国历史上绝无仅有。武公可能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潜伏者,大智若愚。在权臣的眼中是一位可以随意摆布的玩偶,才能在刀光剑影的乱局中赢得重生的机会。此时的武公不满15岁,但是很快展现出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成熟和谋略。

  武公刚登大位,就显露出英武之气。武公元年(公元前697年),寂静数年的秦军开展了一次重大军事行动。武公亲自率军征伐彭戏氏,“至于华山下”,将秦国的活动范围向东大大推进。这是一箭双雕之举:一方面,征伐彭戏氏明确了秦国发展的主要战略方向,就是要全面占据富庶的关中平原,以图王霸之业。另一方面,武公通过亲自策划组织大规模军事行动,熟悉掌握政治军事资源,为铲除权臣集团做周密准备。

  武公对外小试锋芒,对内谋定而后动。即位仅仅3年,还未弱冠的秦武公突然发力,“诛三父等而夷三族”,彻底拔除了权臣集团。从宪公逝世,到武公真正掌握局势,将近10年时间,年轻的武公在势单力薄的情况下默默积蓄力量,关键时刻以其睿智果敢一举扭转局势,雄烈之风可见一斑,“武”字当之无愧。

  武公的东扩战略更为激进,攻伐彭戏氏其实已经突破了“岐丰之地”的束缚,已经有囊括整个关中平原的初意。同时,武公有着极强的战略平衡感,在向东拓展关中战略基本盘的同时,不忘持续巩固西方的陇右战略大后方。陇右是秦国发家之地和传统势力范围。在秦国集中经营关中期间,西戎诸部活跃起来,屡生事端。于是,武公十年(公元前688年),秦“伐邽、冀戎,初县之”。邽、冀两地位于现在的甘肃天水,都是陇右重地,秦武公不仅征伐两地戎族,还在两地置县,将其直接收归中央政府的管理之下。

  秦地处边陲,相比中原诸国,国力不盛。对此,武公深感集中国力办大事、搞发展的重要性,矢志不渝地探索强国之路,“县制”就是主要制度成果之一。

  “县制”不是秦国首创,但纵观春秋战国时代,只有秦国对“县制”情有独钟,坚持到底。武公时代,各国对于征伐新得之地,要么保留其原有政治结构,允许其以“自治”的方式继续存在;要么消灭其原有的政治结构,分赏给高级臣属作为封邑,“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这两种方式都不是武公的选项,他坚定不移地在秦国推行“县制”,加强中央政权对于国内各区域的直接控制力,强化中央权威。

  秦“伐邽、冀戎”的第二年,也就是武公十一年(公元前687年),“初县杜、郑”。邽、冀地处陇右,是征伐得到的“新地”,杜、郑地处关中,是需要全面经营的“熟地”。由此可见,秦武公推行县制是不遗余力的,试图用统一的标准重新规划国家治理框架。当然,此时武公县制的管理水平肯定不及孝公时代的大县制,更无法和始皇帝在全国采取郡县制相比。但这种变革是发轫之举,深刻影响了秦国,此举也被后世历代秦君所推崇。秦国原本偏居一隅,相对中原各国明显落后,在某种程度上说,县制让秦国获得了制度先发优势,攒足了发展后劲。

  秦武公两经废立,深知“国赖长君”的道理。武公在位20年,去世时立其弟德公继位。德公之后,王位在德公三子宣公、成公、穆公之间传承。数代秦王兄终弟及,保障了秦国的平稳发展。武公之子名白,后被秦德公封于平阳。战国四将“起翦颇牧”之首的白起,先祖就是公子白(公子白的后人改赢姓为白姓),武公子嗣以另外一种方式参与秦国崛起,延续雄烈尚武的基因。

  武公之“武”不仅仅是敢作敢为的果毅之勇,更是一种三思而后行的沉勇和缜密。在重要关口,武公稳住了激流中颠簸的航船,锚定了秦国的发展战略。秦专注于经营渭河流域,一路顺河高歌东进,陆续开拓渭河的各大支流地区,巩固汧水、泾水的基本盘,首次踏入洛水地区,秦据关中的形态初步显现。洛河的东面就是奔腾的黄河,渭河由主流变成支流汇入黄河。如何面对黄河,那将是穆公时代的重大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