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史话

改革将促中国社会深刻变化

发稿时间:2017-09-08 14:56:52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李克难

  2 012年1月,在习近平成为中共总书记十个月以前,美国全国广播公司(CNBC)主持人采访时问我,习近平作为领导人是否会相对较弱?——在他看来,不同于江泽民与胡锦涛被邓小平作为指定接班人,习近平上任并非由共和国元老级的政治强人钦点。我告诉主持人,我在2005年和2006年与习近平相见过几次,观察他的作为后我相信,他将成为一位强有力的政治领导人。

  时至今日,习近平在履职两年间所做出的决定,在推动中国深化改革时所展现出的强势姿态,仍让我感到吃惊。

  与前任相比,习近平面对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任务,习近平已经展示出改革的决心和执行力,他的执政是否真正让中国社会产生系统性变化,还需要时间和过程。

  司法改革或将令地方司法地位独立

  从毛泽东以后,中国领导层已逐渐形成了集体领导的结构,以防止毛时期破坏性的政治运动再次发生。而今天,习近平不仅作为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出现,他还同时担任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经济改革委员会以及网络安全委员会的首脑。而他更事实求是、更接地气的个人特质,以及在处理急剧复杂的国际、国内问题上的老到,也进一步强化了他的地位。与前任相比,习近平有更为突出的公共个人形象,但这种形象的塑造并非为他获得个人荣誉,而是服务于他广泛的改革议程。

  只是西方媒体并不了解这些情况,也不喜欢这样的故事,他们更集中于一人一票多党制的政治改革。然而习近平在中国担负起的改革议程更加广泛且雄心勃勃——如果我们认真观察进行中的反腐运动、反铺张浪费、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以及司法体制改革等方方面面,这样的改革可能比简单一人一票更具实际意义。

  虽然在一些领域,改革似乎没有达到人民的预期:国企改革因为各种复杂利益以及管理上的复杂而进展艰难,政治体制改革的困难更不用说。但习近平确已预备在广泛的领域施展拳脚。以司法体制改革为例,在西方,司法完全独立于行政与立法机关,而在中国,司法仍受党的领导。有人会说,如果情况仍然是这样,那并不存在什么改革。但事实上,习与他的领导团队希望将司法权力由地方向中央转移,这将导致司法体制内巨大的变化。

  中国的司法机关曾经以及现今仍受到地方党政部门的巨大控制,所以地方党委实际上有权力对一个人是否有罪、如何判决施加极大的影响。改变地方司法机关向地方党委报告的制度,在人权、事权、财权上向中央司法部门负责,将改变深受司法不公之苦的地方民众状况。这样的改革并没有改变司法在中央层面受党领导的局面,但能够在中国的刑事、民事司法等方面起到正面作用。

  司法改革完全得到贯彻需要时间,但基本方针已定下,如能得到落实,地方司法部门将能获得更加独立的地位,也与西方司法独立更接近了。

  反腐风暴是革新而非弄权

  习近平治下的反腐风暴在很多人眼里非常不同。一些人认为,反腐只是排除异己的手段。实际上在人类任何组织中,贯彻政策的同时不带有政治动机几无可能。无论政府还是商业机构,无论民主还是不民主,每当权力更替之时,这样的政治动机永远都会存在,清洗前朝旧臣,人事上剧烈变动都会发生。

  反腐风暴更重要的是,社会对进行根本性的改变有着真实而强烈的愿望。

  两个特殊情况的汇合让腐败在中国极易蔓延。一方面,在过去的10到15年内,中国经历了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聚集。另一方面,中国仍然是一个缺乏权力监督的国家,公务员薪酬也很低——如果你能想象一个最易滋生腐败的体系,那么这应该就是了。

  第二,中国有着送礼与答谢的文化传统。很多在中国的正常人际交往礼节在西方可能被认为是腐败行为。答谢,在建立人脉关系与腐败之间看似能够区分,但实际操作中却很难。当中国从一个半农业社会向工业现代化社会,从一个贫穷的、温饱不保的社会向一个拥有巨大财富的社会变化时,传统的送礼答谢性质也产生了变化。

  腐败的结果不仅令财富分配不公,也会最终导致整个国家财富减少,因为腐败在本质上是对市场有效配置资源功能的削弱。腐败蔓延之下,市场“蛋糕”总量也变小了。习近平非常希望改变这样的状况,但这毫无疑问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每当有腐败案件曝光,有官员落马,总有人问为何是他而不是别人,事实上,如果要改变一个腐败的行业或者体系,你必须从一个具体的地方开始,从一个清晰明确的信号开始,而不可能将所有有问题的人都关进监狱。在这个过程中,惩罚谁总会受到质疑。但我认为,习近平对打击腐败的决心远远超过巩固自身权力、树立个人权威的考虑。

  习近平反腐战役中的重要人物王岐山也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人。反腐不是表面功夫,而是动真格,习近平和王岐山有着相似的背景,并且属于同一代政治人物,可能两人也有着相近的宏观政治哲学。

  治国环境已变

  与前任相比,习近平面对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任务。中国GDP增速已由10%的区间降到7%的区间。但胡锦涛就职之初,中国的GDP只有大约1.4万亿美元,而今天已经是9万多亿美元。中国政府更加关注工业的污染变得有多严重,城市农村收入差距变得多大,东西部差距有无改变。今天中国不复重现过去十年井喷式的经济增长,因为依靠低成本制造,高能耗、重污染工业的经济模式已不可持续,重组整个国家经济的结构才是习近平所要面对的。

  中国政府9月以9种语言出版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这本书收录了79篇关于国际国内事务的讲话与论述,我参加了该书在法兰克福书展的午餐会,作为现场演讲人之一,我认为这本书向外界展示了习近平概念中的“治理”是一个大写的“治理”,它囊括了国家活动与民众事务的方方面面。它阐释并丰富了习近平的“中国梦”。这本书无论在实质上还是象征性上都是一座里程碑。尽管存在着对中国及其领导团队的众多误解,但我们已无需再去揣测习近平。这本书写的是习近平的所思所想,既坦诚又全面,反映了一位爱国者的自豪。习近平已经展示出改革的决心和执行力,他的执政是否真正让中国社会产生系统性变化,还需要时间和过程,大家不妨耐心等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