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人质危机下的安倍官邸对策

发稿时间:2015-02-28 00:00:00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可能万万没有想到,刚刚赢得了2014年年末的众议院大选,还没来得及好好思考今后日本的再兴蓝图,就不得不面对突如其来的日本人质危机。
 
  自从1月两名日本人被伊斯兰国绑架后,日本全国上下每天都密切关注著事态发展。和2004年的日本人质事件不同,这次安倍内阁充分意识到事态严重,以首相官邸为司令塔,全力应对人质危机。但“积极和平主义”的大方向出现路线错误,令安倍官邸未战先败。
 
  以首相官邸为核心的危机应对
 
  本次人质危机虽以悲剧收场,但需要客观指出的是,安倍官邸的应对是2001年小泉内阁以来能力最强的。曾多次单独访问安倍的日本时事通信社资深记者田崎史郎在其新著《安倍官邸的真面目》(讲谈社,2014)为外界披露了不少安倍决策的内幕。该书目前在日本已再版三次,成为一窥当前安倍官邸内情的绝佳指南。
 
  田崎指出,安倍决策团队的核心是“正副官房长官会议”,总共6人(除了首相和官房长官,还包括首相首席祕书官今井尚哉,副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世耕弘成,杉田和博)。每周,会议成员都会在首相官邸5楼的首相办公室集合,就重大问题相互通气。日本目前所有的重大决策,几乎都是通过这一团队完成,非安倍一人独断独行。此次危机发生后,安倍迅速从中东返回国内,以首相官邸为中心,正副官房长官彻夜留守,统筹瞬息万变的局势,实为“正副官房长官会议”模式的体现。据媒体披露,70多岁高龄的内阁国家安全局局长谷内正太郎为应付危机每日在官邸只睡4小时,处於极度疲劳的状态。
 
  安倍内阁中不得不提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据田崎披露,
 
  菅义伟出身於北部寒冷的秋田县,从地方到东京找工作一路吃苦。大学时期从送报纸,当保安到餐厅侍应,甚么粗活都干过。正是这样一个历尽锻炼的人,在日本政界以低调稳当著称,作为内阁对外窗口从未失言,深得安倍信任。此次人质危机,表现最为冷静的也是菅义伟。笔者观看国会直播,留意到菅过去一周经常出席国会至一半就申请退席,听取前线外交官的最新汇报。此外,菅义伟还曾多次在凌晨和半夜在官邸召开记者会,有条有理地向媒体发放有关危机的最新讯息。
 
  安倍好大喜功令人质危机爆发
 
  然而,官邸团队竭尽全力,两名人质仍然遇难,说明日本在战略层面缺乏中长期规划,在事件爆发时已败局难逃。在国际关系学中,有所谓“同盟困境”的概念,即国家在和同盟国之间同时存在著“被拋弃的恐惧”(fear of abandonment)和“被卷入的恐惧”(fear of entrapment)。此次危机,安倍显然低估了伊斯兰国的能力,好大喜功,令日本无故卷入了同盟国美国的反恐战争。
 
  日本媒体披露,两名日本人失踪在去年底就已被官邸掌握。但由于当时安倍忙于众议院大选就被搁了下来。1月初,日本外务省得知首相计划访问中东,曾进言鉴於人质问题未有解决是否应该暂缓,但没有被官邸采纳。1月中,安倍在被伊斯兰国视为死敌的以色列国土上谈笑风生,之后又在埃及宣布日本向中东提供2亿美元的人道援助,成为了日本人质危机爆发的导火线
 
  有不少分析认为,安倍可能借此机会加速推动日本向海外派兵。但此次危机的诸多迹象显示,日本的反应是“冲击-对应”的被动模式,尚无自信在海外使用军事武力。本次危机爆发后,首相官邸虽然对外强硬表明不会向恐怖主义屈服,但实际上倾向以外交途径解决危机。虽然自卫队和警视厅也保有专司反恐的作战单位(如总部设在千叶县习志野的中央快速反应部队特殊作战群和第1空降团,警视厅特种攻击部队SAT),但日本国内普遍的现实认识是,连作战/情报搜集能力卓越的美军在去年两次针对伊斯兰国的营救作战中也铩羽而归,自卫队要在海外从事如此复杂的军事行动,谈何容易。
 
  日本仍无自信在中东使用武力
 
  军事选项被排除,就只剩下外交途径。但遗憾的是,日本外交决策系统明显缺乏应付海外危机的具体应变方案。在日本外交决策圈,某一地区出现问题了,外交官往往会倾向去寻找熟悉这一区域历史背景的地域研究专家。但这样的习惯往往没有让具有外交对策思维的国际关系专家参与,使前线外交官不知如何把收集到的具体情报纳入有效的分析框架。
 
  以此次人质危机为例,到底伊斯兰国绑架人质的最终目的为何?是为了酬金,交换战俘还是离间国际反恐阵线?面对一个全新形态的恐怖主义集团,应具体通过何种渠倒,采取何种对策才能取得对方信任,保持沟通,以确保人质安全?这些都是需要同时具备当地知识和外交谈判背景的专业人员合作在短时间内研判的。可惜的是,目前日本的外交系统缺乏实现这一决策模式的土壤。
 
  日本政治学者荒井纪一郎数年前从对日本民众对自卫队使用武力的容忍程度做过严谨的民意调查。调查发现,日本民众对于自卫队在保卫本土作战中使用武力较为接受,但对日本在海外使用武力仍持谨慎态度。此次遇害的日本自由记者后藤健二凭著关怀战祸下妇孺的大爱,献身宣扬化解民族间仇恨,却遭此不幸,反而在国内外赢得不少同情。非暴力的和平主义,而非积极的和平主义,似乎才是日本人在国际上真正有效的防身之道。
 
  原载香港《明报》国际版 2015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