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治

十字路口的 欧洲社会民主党

发稿时间:2016-04-06 00:00:00  

  【关键词】社会民主主义 欧洲 转型

  【中图分类号】D564 【文献标识码】A

  欧洲社会民主党在选举政治中的得失不一

  如果以选举政治的表现来衡量其政治现实,欧洲社会民主党近年来总体上保持了与右翼政党之间的平衡,只是各党之间的得失不一。一些政党扭转了经济危机之初所表现出的政治颓势。继2012年法国社会党重新赢得执政地位后,近两年瑞典社会民主党和意大利民主党也相继重新领导执政。一些党虽然没能赢得执政地位,但保住了国内第一大党的地位。但一些政党却接连遭受选举失利打击,甚至出现急剧衰退的迹象。其中最典型的是希腊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它在2015年年初的选举中以不到5%的得票率沦为了目前国家议会中最小的党。而另一个在欧洲具有象征意义的英国工党也在2015年5月的大选中再次失利。

  希腊泛社会主义运动党的境遇虽只是个案,但其警示意义却不容忽视。这样一个长期执政的大党竟然在数年之间面临生存危机,这显然不是简单地用背负过多的危机包袱能够解释的。该党的衰落与激进左翼联盟的崛起反映出的一个问题是:社会需要一种左翼政治的平衡,但人们不再认为高举社会民主主义旗帜的社会民主党是左翼政治的主要代表。在整个欧洲社会民主主义阵营中,英国工党长期被认为是务实、温和的力量代表。可现在,人们却在担心它在向激进左翼政治转向。这表达的明确政治信息是:人们对过去一个时期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的发展方向感到不满。

  欧洲社会民主党的政治方略变得模糊

  首先是缺少表达其社会民主主义理念的政治和政策手段。迄今为止,人们在普遍认同“第三条道路”在更大程度上意味着对新自由主义的妥协、并认为它随着欧洲金融危机的开始已经宣告死亡的同时,并没有表示出对社会民主党其他新的替代性政治议程的认同。事实上,社会民主党所缺少的并不是社会民主的口号,而是实现社会民主的系统性政策手段,正如过去它们利用凯恩斯主义政策调节经济和社会需求。

  面对经济复苏以及社会福利体制改革的压力,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实际的政策手段越来越表现出碎片化的特征,并不构成对保守主义右翼力量的政策、甚至是对人们普遍指责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方式的替代性意义。这导致人们对一些执政的社会民主党的不满,而一些非执政的社会民主党也并没有能够向人们提供可信任的政策选择。

  其次是在政治战略方向上的模糊。在战后的社会结构变化背景下,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在政治战略上的一个普遍趋向是淡化传统的工人阶级政党特征、追求党的全方位发展趋势,导致社会民主党与其传统稳定支持力量尤其是产业工人及工会的关系疏远。为改变这种现状,社会民主党一度调整了政策,开始在政治立场上向后退却,以重新争取这部分传统队伍。可是,恰恰是在追求这种政治战略的典型代表的英国工党,面对新的失利,其绝大多数的普通党员在党领袖选举中选择了带有鲜明左翼特征的科尔宾。这实际上是工党普通党员对过去一个时期工党战略方向反抗的一种表现。虽然目前还难以说这种转向趋势确定不移,但至少它导致了工党政治战略的模糊性。

  一些社会民主党内部的分化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的。在希腊,它已经导致了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的分裂。即使是在执政的法国社会党,内部围绕经济政策的分歧也已显露。

  社会民主党新发展中的突出问题

  上述趋向既是欧洲社会民主党转型过程中矛盾积累的结果,同时也是当今欧洲社会政治生态变化的一种反映。

  首先,它是社会民主党长期坚持的实用主义路线所积累问题的暴露。欧洲社会民主党历史上多次面临理念与政策不一致的政治困境,但都能够在遵循实用主义原则下实现转型并走出困境。遵循实用主义原则的核心问题是处理社会民主主义的传统原则与政治权力之间的关系。按照这一原则,社会民主党人力求保持两者间的统一,为此,他们不断寻找其传统理念与政治现实的结合点;但当传统的原则与追求权力的目标发生冲突时,他们更强调为追求权力而灵活地对待原则。目前,在众多传统社会民主主义的支持者看来,由于未能提供新的体现其社会民主价值的政策体系,社会民主党越来越变成了一个纯粹追求“可选举的党”,甚至不惜为了权力而牺牲原则的党。

  其次,它显示了欧洲政治生态变化、尤其是民粹主义思想蔓延对社会民主党的冲击。社会民主党政治战略方向的模糊以及一些社会民主党的左倾化显然也与目前欧洲民粹主义思想的蔓延有关,是欧洲政治生态变化的一种反映。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欧洲国家的主流政党、包括社会民主党纷纷转向一种“全方位党”,日益追求全方位的“可选举”发展趋势,这导致了主流政党从政治纲领到选举战略和基础的趋同化。在此背景下,主流政党日益失去了其早期政治发展过程中作为不同利益集团的代表者的意义。与此同时,受媒体及技术变化的影响,政党的组织运作日益技术化。在此背景下,政党的选举越来越直接诉诸于选民。它导致了一些传统政党组织功能的萎缩和人们对政党的参与意识的下降。这些趋势共同营造了主流政党的政治运作日趋精英化、日趋脱离社会大众乃至基层党员的趋势。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尤其是“第三条道路”下的一些社会民主党也都打上了这种烙印。

  欧洲社会民主党正处在一个需要做出方向性选择的十字路口。但这种选择不应该是非此即彼的,或者说仅仅是两者选一。实际上,无论是从政策选择还是从社会基础来看,虽然标榜为现代派的“第三条道路”失败了,但这既不意味着回到传统左翼就是必然的选择,也不意味着寻求“第三条道路”的尝试失去了意义。“第三条道路”的失败只是意味着社会民主主义简单向新自由主义妥协之路的失败。事实上,欧洲社会民主党政治上的退却只能是一个暂时现象,而不是方向,因为真正的方向在于寻找能够适应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替代性政策体系,在于发掘新的“第三条道路”。

  (作者为中央编译局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安东尼·吉尼斯:《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郑戈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