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空账”是政府统筹下的“另类挪用”

发稿时间:2012-03-21 00:00:00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鲁宁

   据央广“经济之声”报道称,“中国养老金‘空账’规模目前大约1.3万亿元人民币”。

  截止2011年12月31日,全国按月领取养老金的城镇退休职工1.03亿人,“空账”新闻,无疑会引发上亿退休职工及背后大约7000万个家庭的高度关切。

  “空账”新闻的消息出自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之口。鉴于郑秉文教授领衔的课题组多年承担政府的养老研究课题,且连续数年以社科院之名发布中国养老研究的年度报告,因此,郑教授的“空账”新闻不大可能是随口一说,而是援引课题组的研究结果之一,大体是可以采信的。

  然而,可能引发社会关注且心生疑虑的还涉及到另一组数据。今年初,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在专场新闻发布会上报告:截止去年年底,全国五项社会保险基金(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累计结余总额2.87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养老保险基金结余数量最大,累计结余1.92万亿元人民币。

  一方面,官方养老课题研究披露全国养老金“空账”规模有1.3万亿元;另一方面,政府主管部门声称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1.92万亿元。两种完全不同的数据,不明真相的社会舆论难免要发出“我们究竟信谁的”的质问?

  人社部1.92万亿元的“结余说”大体也不会造假。理由是:

  第一、社保基金的催缴执法归人社部管,但收上来的基金却归戴相龙的社保基金理事会管;

  第二、人社部作为社保基金的“催收责任人”只负责催收,至于是否出现“空账”,甚至入不敷出(譬如上海养老基金窟窿连续多年呈现每年100多亿元)无须人社部承担行政责任;

  第三、人社部与省、市、县三级人社厅、局只是业务指导关系,不存在丝毫的行政隶属关系,因此人社部也不大可能有意袒护地方人社局的“催缴政绩”而故意把养老基金结余“放大”的动力。

  然而,分析至此,“我们究竟信谁”的疑虑依然没有化解。这就必须先得从“空账”说起。

  就国家而言,养老金账户有两个。一个是所有参加养老保险的民众每人都有自己的个人账户,另一个是目前以省为单位统筹的账户。

  个人账户的资金由个人及所在企业按月缴纳累积所得。这些资金管叫“基本养老金”——一旦该个人达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养老金的“基本”部分就由该个人的“基本养老金”账户来支出。由于每个个人按月缴纳的数量不同,缴费年限也不同,因而,就算两个人缴费年限一样,退休后的“基本养老金”也是不同的。它采取多缴多得原则,还采用缴费年限越长越多得原则。

  统筹账户的资金主要来自地方预算内财政和预算外资金,譬如地方“卖地财政”的10%就得硬性纳入地方养老统筹资金账户。另外还包括国企按一定比例上缴的红利等等。统筹账户要同时承担两种责任:

  其一、承担个人养老金的“基础养老金”部分,个人“基础养老金”支取就得从统筹账户走账。但人与人也不一样,它只按缴费年限支取,与个人每月缴费多少无关,某人的缴费年限越长,其每月按“基本养老金”的1%(现阶段政策)支取的“基础养老金”累积数量就越多。

  其二、承担全省统筹的功能。具体讲,一省之内某个县市若养老金入不敷出,就会波及社会稳定引发群体事件,此时,统筹账户就在全省范围内发挥统筹工能。如果还不够,就会动用那些远未到退休年龄的个人账户内的“基本养老金”先予“垫付”或叫先行“挪用”救急。这就会在一个时间段内,出现所谓个人养老金账户的“空账”现象。把全国的此类“空账”统统累加起来,现阶段养老金“空账”规模有1.3万亿元。

  在此需要分辨一种情形。那就是,并非31个省区都存在“空账”现象,否则就不可能出现累计结余1.92万亿人民币。哪个省亏空,哪个省盈余,与该省的劳动人口结构、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相关。上海每年亏空100多亿,很重要的一条在于上海曾经是中国第一工业重镇,国企退休员工占比全国第一。

  “空账”现象只代表政府统筹下的“另类挪用”,许多国家多存在同样的现象。它说明眼下的养老金发放虽没有出现全国性危机,但某些省份的危机是存在的。其二、人们也应实事求是地看到,就全国一盘棋而言,养老金“空账”总额这些年是逐年减少的——前人保部长郑斯林在2004年公开披露的数据是2.5万亿元人民币。

  那么,如何最终化解“空账”问题,途径主要也是两条:

  其一、国务院已作出承诺,目前以省为单位的统筹账户最终将升级为全国惟一的统筹账户。各省之间余缺最全国账户统一平衡,不够部分由中央财政资金或国企红利填平;

  其二、养老金“入市”,包括股市及其它资本市场。说到养老金入市,已有13个省“入市”多年,亏损的一个没有,13个省年年皆赢利,无非是赢利多点还是少点。去年,13个省的平均赢利9.17%。而去年数千万全国中小股民平均每人炒股亏损4万元。

  为什么股市或熊或牛养老金炒股总能赢利?这与炒股技术无关,只与政治有关。因为中国的养老金炒股或用于其它资本投资,它只能赢而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