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领导不是企业家的11条理由

发稿时间:2014-05-07 00:00:00   来源:新华网   作者:立果

  只要国有企业领导人拥有一天行政级别,就一天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企业家,他们的企业家才能和价值就不可能得到市场体现。

  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被举报并戏剧性地被调查,是最近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

  笔者注意到,无论外媒还是内媒,对于宋林的称呼都出奇地一致:除了“华润集团董事长”的职务称呼外,人民网还称之为“省部级高官”,新京报称之为“副部级官员”,新华网博客称之为“央企高官”,一些外媒中文网称“又一高官落马”,等等。无一例外都把宋林当做“高官”而不是“企业家”。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为什么宋林不是企业家?著名经济学家张曙光在《中国企业家的功绩、处境和命运》一文中开宗明义地写道:“本文所讲的中国企业家,主要是指民营企业家;国有企业的老总不是企业家,是官员……故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那么为什么国有企业领导者是官员而不是企业家?

  为什么国有企业领导人不是企业家

  无论宁高宁时代还是宋林时代,华润集团给人们的印象就是擅长资本运作和并购重组,在市场竞争领域长袖善舞,纵横捭阖。成为华润集团的董事长后,宋林自然而然以“企业家”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

  然而,宋林在华润集团的完整身份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而这两个职务都是中共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点企业的职位。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搜索“中共中央管理的干部职务名称表”。

  因此,宋林真正的身份是“中管干部”,宣布免除宋林职务的机构只能是中央组织部,而不是国资委。这也正说明了宋林的副部级干部身份。因此中外媒体说宋林是官员、高官,并没有错。

  当然,并不能因为宋林等人是国有企业的领导者就说他们没有企业家才能。相反,许多国企领导者是具有卓越的企业家才能的。比如改革以来出现的袁庚、步鑫生、马胜利、赵新先、褚时健、李经纬等。他们也具有所有企业家的共同特点,那就是对于寻找市场机会的高度敏感性、执行决策的高效率和对创新的渴望。但是囿于国有企业干部管理体制的限制,他们最多只能算是“有企业家才能的干部”,而不是企业家。

  企业家和国企干部的重大区别

  企业家和国有企业干部之间存在着泾渭分明的差异。主要有11个方面:

  第一,企业家由市场产生,其劳动对象通常是私有财产;国有企业干部由组织任命,其劳动对象通常是全民财产。由此就形成了从管理体制、激励制度、约束制度等在内的一系列重大区别。

  第二,企业家没有行政级别(按照中国政治身份的划分,就是群众,即老百姓或“民”);国有企业干部有行政级别(其政治身份是干部,即官或吏)。国有企业干部的行政级别随着所在国有企业的行政级别走,所在国有企业的行政级别高,其领导人的行政级别也高,与其企业家才能并没有直接关系。通常,中央国有企业的行政级别有正部级(如中国铁路总公司)、副部级(53家中央管理的国有企业)和厅局级;省级国有企业的行政级别有副省级和厅局级;市级国有企业的行政级别有副局级和正处级。

  第三,企业家的才能主要体现为市场化的薪酬,也有个别企业家寻求政治待遇,但最高的职位也就是工商联主席、政协常委以及人大代表等待遇;国有企业干部的才能主要体现为党政待遇和行政级别(在弱化行政级别待遇的同时,如果市场化待遇没有及时跟上,容易发生“59岁腐败”现象)。有少数国有企业领导人的党政待遇能达到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中纪委委员。民营企业家则没有人进入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委委员会。

  第四,企业家在所属企业内具有高度权威性和决策主导性;国有企业干部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企业的设立、投资、合并、分立、撤销以及领导人的撤换等重大决策,并不由他们主要决定(当然他们可以是主要参与者)。

  第五,企业家的工作导向主要是公司的市场绩效,一般没有超越商业以外的目标;国有企业干部的工作导向则是多重的,包括企业规模、企业效益、政治责任、社会责任等,而且不排除干一些“政绩工程”,甚至经常以非商业目标替代商业目标。

  第六,企业家的行为偏好是崇尚风险和创新;国有企业干部的行为偏好是稳定。这当然是由身份不同造成的。

  第七,企业家通常敢于彰显个性、个人才能、价值倾向,充满个人魅力;国有企业干部通常深居简出,很少出来讲话,讲话也多数是照本宣科、官样文章,缺少个人魅力。

  第八,企业家一般长期在一家企业任职;国有企业干部则有通道在国有企业与党政部门领导之间“旋转”。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第九,在政治协商会议的界别上,企业家归为工商界即非公经济人士,通常由中央统战部对口管理(于是出现了党员身份的民营企业家也由统战部管理的奇怪现象);国有企业干部则有中央组织部及各级组织部门管理。

  第十,企业家违法行为由法律约束;国有企业干部违法行为首先由党的纪检部门约束。

  第十一,很重要的一点,企业家没有任职的年龄限制,除非身体不能支撑或大脑跟不上时代;国有企业干部必须到点退休,无论其身体多好、水平多高。

  总体而言,国有企业领导人的根本属性是行政属性,是与党政部门的关系,而不是市场属性。其激励机制首先是党政激励,从副处到正处,一直到厅局级乃至副部级;其约束首先是纪检行政部门的约束,而不是重大信息披露的市场化约束。

  启动国有企业领导人去行政化的改革已经过去15年了,今天仍然在原地踏步。只要国有企业领导人拥有一天行政级别,就一天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企业家,他们的企业家才能和价值就不可能得到市场体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