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依法行政重在管权限权

发稿时间:2015-11-30 00:00:00  

  依法行政,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一环,是建设法治政府题中应有之义。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入推进,政府越来越重视依法行政。然而,时有发生的房屋强制拆迁等公共事件仍为当前的依法行政水平敲响了警钟。
 
  值得反思的是,在依法行政已经深入人心、成为各界共识的今天,为何此类事件仍频频出现?事实上,我们可以发现在此类事件中,有一个共同点是权力仍然在“任性”,超越权力边界之外犹乐此不疲,少受约束。
 
  权力是柄双刃剑。权力用得好,可以为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权力管不住,就会误民误事甚至滋生腐败。从古至今,如何看待权力,如何管好权力,一直是个不易破解的难题。
 
  在古代中国,虽然既有监察、考课这样卓有成效的治权之策,又有剥皮楦草、凌迟这样残酷的治吏之刑,但是肆意用权、营私舞弊等现象仍层出不穷。归根结底,还是“权”字写得过大,超出了应有的限度甚至没有限度。从文化的意义上看,由于权无所惧、权无所畏带来的“官本位”的优越感,又加大了管权限权的难度。
 
  在当今中国,特殊的历史际遇让这种管权限权的难度加大。这种情况与我国仍处于向现代国家转型的特殊阶段有直接关系。从世界范围看,作为追求实现现代化的后发国家,往往都是政府通过强大的行政权推动自上而下的改革,加快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速度。在这个过程中,发展带来的副产品又往往是行政权力的扩张。政府管得过宽,直接表现在政府的自身权力边界不清,权力交叉模糊,对自治范畴干预过多,容易导致“该管的事情没人管,不该管的事情抢着管”。这种情况,当与传统的权力观念叠加在一起时,就会造成我们当前管权限权的困境。在某种意义上讲,这已经成为我国在经济新常态条件下实现可持续发展和转型升级的障碍。这一症结,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看得很准、看得很透、看得很远,在理念上提出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让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
 
  管权限权,划定权力的边界,主要是对政府的权力进一步明晰,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从总体思路上,行政机关不得法外设定权力,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不得作出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其义务的决定,消除权力设租寻租的空间。从具体操作上,行政机关对其行政职权,可分门别类进行全面彻底梳理,逐项列明设定依据,汇总形成部门行政职权目录。在全面梳理的基础上,行政机关要按照职权法定原则,对现有行政职权进行清理、调整。行政机关要对其工作部门清理后拟保留的行政职权目录,按照严密的工作程序和统一的审核标准,依法逐条逐项进行合法性、合理性和必要性审查。需修改法律法规的,要先修法再调整行政职权,先立后破,有序推进。在审查过程中,要广泛听取基层、专家学者和社会公众的意见。
 
  权力和责任是紧紧相连的,有多大的权力就要承担多大的责任,尽多大的责任才会有多大的作为。“定了规矩就要照着办”。管权限权,既然“划定边界”的规矩定下来了,就要权责相符,违背规矩必要担责。对于“出了界”“越了位”的权力,要坚决收回来,对相应的权力主体更是要依照党纪国法给予相应的处理。如此,权力才会慢慢被“驯服”,只能用来为公而不能谋私,我们国家依法行政的水平才能真正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