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以大部制化解“议事协调机构”依赖

发稿时间:2014-07-03 00:00:00  

  一些关键时刻,设置临时的、高效的“指挥部”必不可少,但要想化解议事协调机构依赖,还需从行政机构改革入手。

  6月27日,广西撤销自治区层面成立的107个议事协调机构。记者梳理发现,自2013年全国两会后,已有至少13省份削减了1441个议事协调机构,如辽宁去年才撤销“省防治非典指挥部”。

  细究起来,“遇问题、发文件、立机构”这种治理路径依赖已“年逾花甲”。新中国成立之初,百业待兴,行政机构设置亦如此,一些应对专项任务的综 合性、临时性机构应运而生。其后,我国行政机构设置沿袭“小部门”制,每个部门各管一亩三分地,一旦遇到涉及面稍广的任务,就必须寻求同一级其他部门的支 持和协助。于是乎,各类“指挥部”式的议事调协机构等如雨后春笋。

  实事求是,无论哪个国家、何种体制、机构设置多合理、行政效率多高,面对社会出现的重大事务、突发事务,“联席会议”“指挥部”之类的议事调协 机构还是有存在的必要。常设的如“机构改革”等,临时的如“抗震救灾指挥部”等。如后者,抗震救灾牵涉抢险、救灾、医疗、运输、供电、供水等诸多部门,一 个临时的、高效的“指挥部”必不可少。

  不得要领的是,正常行政范围内滥设议事协调机构。一些地方,领一个任务、办一件大事,就依惯例成立一个议事协调机构,弄一个临时“指挥部”。而 且,往往是嫌小不嫌大,纳入部门越多越好,越高、越多显示工作越重要、决心越大;成立容易撤销难,导致各类议事调协机构叠床架屋、多如牛毛,地方主要官员 一身兼数个乃至十数个议事协调机构领导成员也不鲜见。虽经1986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2008年等多次大规模清理、调整,议事协调机构仍盘根错节,大量存活。

  非正常的议事协调机构泛滥,直接肇因在机构设置的随意化、非法定化。相关条例或文件,只是对议事协调机构的成立和撤销做了原则性规定,较为粗疏 且不具法律强制性,可操作性也不强,没有得到普遍的尊重。治理的第一步,就是要实现行政部门设置的法定化,不管是常设还是临时机构,都要得到法律法规许 可。更深一层,议事协调机构过多过滥,更大一部分原因在行政机构设置不合理——过多过细、机构重叠、职能交叉、多头管理、政出多门……无形中放大了内部损 耗,增加了协调成本。譬如农业产前、产中、产后管理涉及10多个部门;人力资源管理,涉及劳动保障、人事、教育等部门;城市供水、地下水管理,事关水利、 建设、国土资源等部门。“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且有的是“三不管地段”,要步调一致,统一行动,就必须有人充当“司号员”角色。

  是故,降低协调成本,根治议事协调机构依赖,不妨从行政机构设置入手。改变应计划经济体制而生的“小部制”,通过职能厘清、整合,将相同或相近 职能的行政机构归并,使行政部门逐步向“宽职能、少机构”的“大部制”方向发展,切实减少部门职责交叉现象,变部门之间“扯皮”为部门内部协同,从而提高行政效率。如此一来,也就不必动不动搞跨部门作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