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公务员薪酬改革,如何“限高”是难点

发稿时间:2014-06-25 00:00:00  

  只有民众能够更强力地监督公务员体系,财政支出更加透明的时候,才能彻底地解决公务员涨薪中的民意反感。

  公务员涨工资的话题,向来关注度极高。

  最近人社部专家解释,新一轮公务员薪酬改革有四个基本目标:调整工资结构,即要把公务员工资收入中过高的津贴补贴降下来,提高基本工资的占比;扩展晋升空间,即打破现在公务员职务决定级别,级别决定工资的局限,使公务员不提升职务也能通过晋升级别来提高工资待遇;建立比较机制,即要求定期对公务员和企业管理人员的工资水平进行调查比较;实施配套改革,即将薪酬改革纳入到整个公务员体制改革,甚至是整个收入分配改革当中。

  此次改革,总体上看,是为了“限高”、“提低”,缩小公务员上下级之间、地区之间的收入差距。

  调整工资结构,主要起“限高”作用,限制灰色收入,减少公务员工资中名目繁多的津贴补贴。光靠“限高”也不行,还需“提低”来配合,使收入分配向业务能力强、承担任务多的基层公务员倾斜。实际上,公务员涨薪被提及最多的理由,正是面广量大的基层一线普通公务员薪水偏低。

  所以,此次改革提出了扩展晋升空间的办法,使公务员不提升职务也能通过晋升级别来提高工资待遇。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2006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改革公务员工资制度的通知》的延续。根据该《通知》,每一职务层次包括若干个级别,每一级别又包括若干个工资档次。在调整工资方面,只要公务员考核结果合格,一般每五年可在所任职务内升一级,一般每两年可在所任级别内升一档。顺便可以指出的是,正是有这种工资晋升机制,所谓“公务员工资十年不涨”,不过是有意无意的误导。

  除了“限高”与“提低”,此次改革中的“建立比较机制”目标,则更多地着眼于普遍性地提升公务员工资水平,使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不过,对于这方面的改革,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则是,如何获取民众的理解与支持,而这个问题,绕不过的则是老生常谈的公务员薪酬与福利不透明。

  公务员体系中,从最底层的司机到高阶公务员,普遍存在大小不等的灰色福利。虽然,此次改革的“限高”,正是针对此类不正常现象,但如何做到,则是一个难题。

  一般而言,公务员是政府的雇员,与政府之间是单纯的雇佣与被雇佣关系。从政治结构上看,是政治动力由上往下输送过程中的管道。但在中国的语境中,公务员还有另外一重历史定位,公务员的一个重要角色就是政府的基层根系,聚集并由下往上输送原动力,支撑起政府。

  在这个逻辑下,公务员群体获取了一定的“绑架”政策的能力,在整个体系中,上下互绑使得公务员可以抵制、异化使他们薪酬与福利透明化的政策努力。于是,公务员的薪酬体系就陷入了“打压灰色收入,然后提升合法收入,再然后,灰色收入又再度抬头”的怪圈。

  所以,只有民众和制度能够更强力地监督公务员体系,财政支出更加透明的时候,才能彻底理顺公务员涨薪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