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潘晟:行政审批取消重在落实

发稿时间:2012-08-24 00:00:00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近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取消和调整314项部门行政审批项目,批准广东省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方面先行先试。至此,国务院十年来分六批共取消和调整了2497项行政审批项目,占原有总数的69.3%。这次重点对投资领域、社会事业和非行政许可审批项目,特别是涉及实体经济、小微企业发展、民间投资等方面的审批项目进行了清理。

  行政审批,作为计划经济时代国家调控经济的重要手段,其本质就是由政府统一进行资源配置,也就是所谓的“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谁可以做,谁不可以做”都由政府说了算。这种家长式的资源分配方式,不可避免地降低了整体经济的运行效率,同时也容易滋生权力设租和寻租的空间。事实上,由于行政审批过于庞杂,长期以来,公众根本无从知晓政府到底有多少个审批项目,而有关审批事项过多过滥、审批环节过于复杂、审批行为缺乏监管等问题,也一直是屡遭诟病的话题。近十年来,国务院分六批取消和调整了近2500项行政审批项目,无疑是一场“自我革命”,将有助于政府职能和权力格局的重新定位,改变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使其从管制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转变。而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这一转变显得尤为重要。

  近几年来,受到全球经济危机的冲击,我国经济增速呈现出下滑态势,“稳增长”被放到了更重要的位置上。而从我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来看,投资在一段时期内仍将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关键,但2008年“4万亿”投资的后续情况已经显示,政府投资这一短期刺激措施不可频繁使用,因此为营造宽松的市场环境,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更多领域,激发它们的活力来扩大社会投资,将成为未来我国投资增长的关键动力。此次国务院将取消行政审批项目的重点放在支持和鼓励民营资本、小微企业发展的领域,打破约束生产力的权力桎梏,无疑将在“稳增长”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更关键的是,在经历了30年的高速增长后,我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正面临着拐点,提高资源配置和经济运行效率将成为我国未来经济能够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的关键因素,在这一过程中,减少行政审批,将更多的自主权还给市场,真正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作用,就显得格外重要。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国务院已经取消了将近70%的行政审批项目,但相关改革的推进仍面临着诸多困难。以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为例,尽管相关的行政审批项目和流程不断精简,国家也先后出台了“非公经济36条”和《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文件,但民间资本目前依然徘徊在垄断行业的大门之外。究其原因,掌握行政审批大权的有关部门的不作为,以及既得利益集团的垄断壁垒,是导致民营经济发展“玻璃门”现象始终存在的重要原因。因此,未来在减少各类看得见的条条框框对民营资本束缚的同时,更要努力解决国有经济垄断资源配置的问题,让权力和利益脱钩,才能使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政策效果真正地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