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抑制三公经费需要配套改革

发稿时间:2012-07-11 00:00:00  

  近日,国务院公布《机关事务管理条例》,对“三公经费”使用、政府采购、会议管理等热点作出了相关规定。与以前那些专门针对公车配备和使用等零星规定来比,这是中国第一部专门、全面规范机关事务管理活动的行政法规。

  这一条例的亮点在于,将“建立健全机关运行经费公开制度,定期公布公务接待费、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费、因公出国(境)费等机关运行经费的预算和决算情况”,这项要求扩大至县级政府,迈出了将“三公经费”公开范围扩大化的第一步。

  经济下行的压力与转型的紧迫性,以及对于民生方面投入的承诺,都预示了地方财政压力将会增加,这必然要求建立一个健康、透明并且可持续的政府预算与支出体系,有限的资金需要花到刀刃上。问题是,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呢?透明化是最重要的,它是实现监督的利器。

  对于这项条例而言,未来还有着很大的完善空间。比如条例规定了“超预算开支‘三公’、购建豪华办公用房、安排与业务工作无关的出国考察等情形,情节严重的将面临撤职处分”,但对于具体的标准并未细化,比如“豪华”的标准是什么?判断是否与业务相关的出国考察的标准是什么?情节严重的标准是什么?撤职处分后是否还可以异地再同级任职?在一个主要依靠内部监督的体系中,如果监督的标准不细化,那么未来的弹性是可以预见的,这种弹性正是相关规定在实际执行中打折扣的原因。

  我们认为,出台《机关事务管理条例》适时而必要,要想令其规定行之有效,还需要更大层面的深入改革。首当其冲的应该是政府财政体制改革,完善政府预算和支出体制,比如细化预算中的类目和细目,备受诟病的公车费用不应再被归入“其他”等项目,只有预算细化,执行中才有据可依。而且,最终的资金使用情况,可以考虑更大力度地公开化,在网络上公开或许是最便于民众随时查阅的。

  尽管中央职能部门以及一些地方已经公开了自己的预算执行、三公经费使用情况,但是依然是粗线条的。完善这些只是一些技术性操作,但是因为方方面面的阻力一直推而不动。现在,正值决策者们对于三公经费的压缩有着非常大的决心,那么财政体制改革应该不断跟上。

  三公经费改革可以看作是行政改革的一个前战,它同时也需要行政改革的支持。著名的公共选择学派的官僚拉动支出增长理论认为,官僚同时也是理性经济人,有时他们也许并不完全追求社会福利最大化,同时会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方法就是追求公共预算规模最大化,掌握越大的公共支出,就会越感到自己有权力感、成就感以及政绩。因此,各级政府的支出都有膨胀冲动。

  早在1994年,中央就下发了关于党政机关公车配备的规定,明确规定了部长级和省长级干部按一人一辆配备专车,现职副部长级和副省长级干部,保证工作用车或相对固定用车。副部长级和副省长级干部离休、退休后享受部长级和省长级待遇的,不配备专车。按照此规定,很多官员都应该没有配车,然而现实是配车不仅多,而且标准超标也很常见。

  这不仅是因为严重缺乏外部监督,内部监督天然地不能变成一种硬约束,并且,在一个部门、一个地方里,首长负责制的体制现状也决定了,配车多少是由首长说了算,费用与配车名目有时总能找到一些变通的理由。

  因此,在不断加大政府预算制度改革(细化类目和透明化)的同时,还需要更加宏观层面的行政体制改革,需要不断加大部门内部权力制衡,改革决策过程,更需要及时加大同级地方人大的监督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