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人民日报:“顶层设计”呼唤政府改革

发稿时间:2012-04-09 00:00:00  

    【核心阅读】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快推进政府改革”的要求。梳理近年来的《政府工作报告》,从“加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推进政府自身建设”、“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到“加快推进政府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的改革思路越来越明晰。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改革”这一关键词第一次明确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历经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的改革已经从起初的“摸着石头过河”进入了“深水区”和攻坚期。在改革开放初期,无论是联产承包制、乡镇企业改革还是股份制,都是由基层发起、“自下而上”式的改革。一项改革往往能够找到普遍受益点,“存量”动不了可以动“增量”。然而如今,各方面、各层次的利益相互交织、盘根错节,改革的“增量”和“存量”已然形成联动。今天的改革,更需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这逐渐成为一种共识。

  政府改革始终是改革的重中之重。在基层不断进行自我改革创新的基础上,人们越来越期待这样一种政府改革,它能够克服现有改革在某些方面存在的分散化、表面化、简单化缺陷,更全面、更深入、更科学地制定政策制度;它能够超脱于地方利益、部门利益、个人利益之上,公平、公正、合理地分配社会资源利益;它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改革阻力、最大程度地凝聚改革共识、最大范围地形成改革动力。

  扩大民主,政府改革的目标

  让民主决策、民主监督的创新实践不断科学化、制度化


  听证会、公示、公开征求意见……不再是老百姓远离的生活;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已经成为公众熟悉的词汇。这些都是我国政府改革的成果,也是政府改革的目标。“改革的目的是为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所以,政府改革本身就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来自四川的全国人大代表马元祝说。

  “政府工作如何真正体现群众意愿?公共决策如何与老百姓的实际需求对接?其关键一点在于,如何选拔和任用一批充分体现民意指向的领导干部。因为工作和决策最终还是要通过干部来做。因此,进一步推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至关重要。”安徽铜陵县副县长李全棉说,“当前,干部‘公推直选’和‘公推公选’在各地方兴未艾。让这些好的民主实践持续下去,就要得到制度的认可和支持。”

  “如何巧用网络平台,扩大社会主义民主,让公众的声音更快捷、更方便、更有效地进入政府的公共决策视野,是当前国际上公共管理、社会治理研究的新课题。对我们这样一个大国的各级政府来说,这也是一个现实课题。”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林凌说,“各级各类的政务网站、微博等,为公众参与打开了另一扇大门,也为扩大社会主义民主打下了良好基础。政府如何进一步放下身段、畅通与网民互动和沟通的有效渠道,不仅需要地方基层的创新实践,而且需要中央的顶层设计,让这种民主决策、民主监督形式不断科学化、制度化。”

  转变职能,政府改革的主线

  正确界定政府与市场、企业、社会的关系,是改革首要问题


  “政府自身改革的最大阻力也来自于政府自身,就是那种同科学发展和市场经济已经不相符合、不相适应的行政权力配置结构和部门利益,这些东西不突破,改革很难深化……我们要拿出革自己命的勇气推进改革。”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省长朱小丹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强调。

  机构改革、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财政管理体制改革、投资体制改革、大部门制改革、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社会管理创新……这些都是近年来我国在转变政府职能方面的重要举措。然而,加快转变政府职能,仍然任重而道远。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光斌说:“当前,我国正处于转型期,很多问题交织在一起。只有政府大刀阔斧地纠正自身错位、越位、缺位等问题,一些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才能得以化解。因此,正确认识和明确界定政府与市场、企业、社会的关系,是政府改革的首要问题,也是改革的关键。”

  “政府职能的重点不仅是提供基础设施等有形的公共产品,更应该是提供制度、规则和政策等无形公共产品,以优化资源配置、促进竞争和创新、降低风险与不确定性。政府的事务性管理工作、适合通过市场和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可以适当的方式交给社会组织、中介机构、社区等基础组织承担。这样不仅能够降低政府服务成本,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而且能够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激发社会活力。”杨光斌说。

  廉政建设,政府改革的必然

  政府改革,就要从破解自身的不足、纠正自身的错误做起


  “严格依法设定、实施、清理、规范行政审批事项”、“严禁领导干部插手政府采购、工程招标、土地矿业权拍卖等经济活动”、“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廉洁从政各项规定”、“坚决查处各类违纪违法案件,严厉惩治腐败分子”、“加强行政监督、民主监督、舆论监督”……《政府工作报告》在“加快推进政府改革”的表述中,非常重视反腐倡廉建设,列举了多项易发、高发的腐败行为。

  腐败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是一个世界性的痼疾,反腐败也是社会公众十分关注的问题。坚决惩治腐败和有效预防腐败,大力加强廉政建设,是党和政府的一贯主张。“政府改革,就要从破解自身的不足、纠正自身的错误做起。只有坚持反腐败斗争,才能更好地进行政府改革。反腐败斗争,是与政府改革一路同行的。”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新军指出。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公开、民主、参与是防止腐败的基础。”重庆市南川区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关学贵说,“比如严格禁止领导干部插手公共资源交易,所有政府公共资源交易都应进入公开程序。实现统一进场标准、统一信息公开、统一交易规则、统一专家资源、统一监督管理。对未进入公开招投标的项目,要进行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