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大部制改革,从物理拼接到化学发酵

发稿时间:2012-03-31 00:00:00  

  806平方公里的顺德,级别不高,却从来都是中国改革开放持续推进的风向标。上世纪90年代以制度创新为主的综合配套改革,至今让人振奋。他们冲破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率先建立市场经济和产权制度,领全国改革风气之先。

  天下谁人不识“可怕的顺德人”,但富起来的顺德却逐渐远离改革的“前沿”。曾有一段时间,顺德的改革形象变得模糊,内部发酵着牢骚和不满,发展越来越受制于滞后的行政体制。中国第一个亿元镇——容桂有着城市的体量,却没有城市的发展空间便是例证。顺德各级官员以及民间人士无不慨叹当时曾有过的困境:先是被取消地级市管理权限,后又丢掉全国县域经济百强之首的桂冠。顺德当时的困境就像是今天中国改革困局的缩影。

  无论“改革进入深水区”的官方说法,还是“改革处于十字路口”的民间概括,其实都是同一指向:政治体制改革仍然滞后于经济体制改革的进程,政府角色转型和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大部分精力和资源都用在了具体的经济活动上,而不是为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的行政环境和公共服务上。

  但顺德人的血液里似乎天生有着改革创新的基因,他们给出的最新答案便是大部制改革。

  大部制改革的意义在于开启了“政府自我革命”的开关,政治体制改革由此只能向前推进,不能回头。由于顺德经济发展和辖区人口增长,合并后的政府部门职能扩大,注定政府无力承担被重新赋予的地级市管理权限,如果不想再陷入“精简—膨胀”的怪圈,顺德只能简政放权,壮大社会组织,最终实现政府与社会的协同共治。2011年9月,顺德在此前大部制改革的基础之上,制定了一套社会体制综合改革方案,“大部制、小政府、大社会”的目标令人振奋。

  然而,顺德大部制改革也并非一帆风顺。此时的大环境早已不同于上世纪90年代初,改革力量消散化,改革目标模糊化,改革动力的大大减弱出现在多个领域。

  就在近日,大部制改革再次引发社会热议,被关注的原因却不是因为改革又取得了什么新成果,而是佛山南海多个局级单位出现“一正多副”现象。质疑声起,这意味着大部制改革在开倒车吗?佛山有关部门回应,这是“过渡时期的产物”。虽然对改革的困难人们都能理解,但大部制改革也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人们不禁要追问,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过渡期”?佛山等不起,对大部制改革殷殷期望的人们同样等不起。

  人们对大部制改革的期望是什么?大部制改革就是要将政府职能相近的部门、业务集中,由一个部门统一管理。如果改革最后只是物理的腾挪拼接,人还是那些人,官还是那些官,办的事还是那些事,这样的改革意义何在?大部制改革要的是化学反应,要的是避免职能交叉、政出多门,要的是提高行政效率,降低行政成本。

  人们对大部制改革最终的期望是要超越政治范畴,以行政改革的变化促成经济社会全方位质的变化。什么样的变化呢?抽象地说,就是还权于民,还经济自由于企业,还部分社会管理权于社会组织,政府、社会、企业等各方权力边界理不清的局面得到制度层面的梳理,最终实现社会整体的进步。如果大部制改革还让人们纠结在“一正几副”这种话题上,那么改革引起的化学变化最多只能说是有苗头,还远不到欢呼成功的时候。

  顺德人对自己有这样的总结:这里是出经验的地方,不是出理论的地方。和上世纪90年代的敢为天下先一样,今天的顺德何尝不是广东乃至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试验田。如果真的做好了,建立起一个从“不该管、管不好”的领域中退出来的政府,一个廉洁、节约、低成本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顺德就会再次为中国改革开放事业提供改革样板。

  唯愿“可怕的顺德人”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