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原来香港公务员是不讲政治的

发稿时间:2011-10-21 00:00:00  

  最近,与来自香港的朋友聊天,由我的一篇文章《一个香港老太太叫停一座桥》谈到香港的行政监督系统和公务员制度。我感慨,说,要是大陆也有像香港那样的行政监督系统和公务员制度,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国模式将会把执政党造福人民的夙愿发挥到极致,执政党何止是“带”三个“表”,于国于民简直是皇恩浩荡、可以十个二十个“金表”缠身了。

  朋友笑我愚,说,你们大陆官员并不看好香港的“那一套”,对昔日香港的宗主国英国留给香港的这套世界上最严谨的行政监督系统多有诟病,说是香港的公务员习惯了英国殖民地时期的“那一套”;不懂得以主人翁态度思考香港的未来,只会执行,缺乏长远视野。在这些官员眼里,我们香港的公务员仿佛就是站惯了的贾桂,给座位也不会坐、永远不懂得当主人。

  她有点无可奈何的接着说:其实,他们并不了解我们,是人谁愿甘当仆人,能当个可以颐指气使对人发号施令的主人谁不愿意,我们是不能够啊!香港的公务员制度不允许。香港继承的英国特色的“那一套”不同于中国特色的“这一套”,香港的公务员制度有一套严谨的行政监督系统,它的公务员必须遵守《荣誉法典》中规定的职业道德。处在这套近乎苛刻的监督管理体制下的香港公务员可以说工作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要说贪腐,哪怕是用公款给自己买瓶汽水也不行,而且若被发现道德上有哪怕一点点瑕疵,都会丢官免职的。那里像你们大陆中国的公务员活得那么潇洒,好吃好玩,而且“铁饭碗”稳定,江山不倒吃到底。官样文章说是干部能上能下,你有见过哪一个会往下降,就是贪腐隐身,只要没有东窗事发,个个都是亲民表率、艰苦朴素典型、先进人物、模范标兵。你们的官员权利没有制约,什么事都敢干,出漏子了,责任又无从追究。花天酒地、吃香喝辣已是司空见惯小事一桩,手里大小有点权,都会有人进贡,灰色收入大过正常收入----

  我不想听她说下去,她说的这些,大陆人哪个不知不晓。我忽然记起我们的公务员第一条是要政治正确,要和党保持一致,要坚持四项原则---林林总总。便打断她的话,问道:你们香港的公务员也要政治正确、和执政党保持一致吗?

  她回答:香港的公务员有“事务官”和“政务官”之分。

  我迫不及待插话问道:何为“事务官?,何为“政务官”?是不是“事务官”只管事物,不管政治,“政务官”只管政治,不管事物。有点意思,有点像是我们大陆在上个世纪80年代倡导的党政分开啊!

  她笑了,说,有那么点意思。不过并不相同,你们的党政分开,仍然要求搞事务的公务员得忠于党,英国特色的香港“事务官”与参与内阁的“政务官”相分离。他们不参与任何党派纷争,不带“政治”色彩,他们就是专门处理政府事务的。由于政务和事务的剥离,使得维持政府正常运转的大量的“事务官”不会也没必要与“政务官”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依附关系,说白了,事务官不必站队跟着“党”走,就是不会像你们大陆官场一人倒,倒一片。香港官场没有“官场站队”之说。

  她补充道:香港公务员制度的“那一套”英国特色,除了政务和事务的剥离,还有一个主要特色就是要求公务员政治上绝对中立。因为公务员是政策的执行者而非决策者,而社会稳定和政策延续性必然要求有一个稳定的、专业的公务员队伍、去为不同的执政者上台后提供服务,所以,为了维稳,一定不允许公务员有政治色彩。

  天啊!香港,大陆,同是中国人,他们那里“那一套”要维稳,就得公务员不要政治,不管是正确的政治或者是不正确的政治;我们这里“这一套”公务员离开了正确的政治那还叫公务员吗?只怕政局一天也难“稳”!

  我听得入神,恍然大悟。说,难怪你们西方“那一套”之下,政坛纷争闹得不可开交,政府仍然井井有条,不忙不乱。要是你们的“那一套”能适用我们的一党专政就好了,岂不既不吵吵闹闹,又能体现“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国模式。

  朋友笑了,说,一党专政,不准有反对派,只有反革命,不存在政治异见者,通常依靠专政手段消灭反对派;由于它是一言堂,通常难以自我纠错,必然腐败丛生,这是个难以打开的死结,面对重重悖论纠结,日渐递增适得其反,腐败如吸毒一发而不可收,任维稳开支一涨再涨,总有入不敷出的时日。到了那一天不可收拾,倒是真得大乱了。倒不如有个反对派,听听不同施政议案好,会议吵架总比社会矛盾总爆发的腥风血雨好得多,前提是必须有一个与党务分开的、没有政治色彩的公务员队伍。

  我头脑里忽然窜出“政治是一个人的灵魂”的警句,对朋友说道:我们的执政党三令五审反腐败,时时处处以正确的政治淳淳教导公务员们:权为民所赋,要为人民服务,依然腐败丛生;要是不讲政治了,那不更腐败吗?

  朋友说:香港公务员队伍不讲政治,却是世界上公认的最有效率、最为廉洁的公务员队伍,说明腐败不腐败不在于讲不讲政治,而在于,权力是不是被关在笼子里。香港公务员也是人,是人就有贪欲,香港的公务员制度有十分完善的监督系统监督着他们的公务员,这系统既有内部的监督——行政系统的自我监督,也有外部监督——司法和新闻监督。香港对公务员有一套考核制度,各部门都独立设有接受市民投诉的机构——它完全不同于你们的信访办。这种自我监督不是行政系统内部自说自话自行消化就可以了,而是按规定除提交上级处理外,还必须信息透明如实面向社会,接受社会舆论监督和新闻媒体监督。

  听到此处,我说,打着了,不要再谈了。为了维稳,我们宁肯让腐败滋生下去,也不会动真格让社会舆论和新闻媒体自说自话起来监督什么,喉舌是工具!要是那样,还叫喉舌吗?那可就真的乱套了。我心里感叹,那位诟病香港公务员制度的政府官员水平高,实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