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虞崇胜:行政政治领域哪些体制机制障碍需改革

发稿时间:2011-08-15 00:00:00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当前,世情、国情、党情继续发生深刻变化,我国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突出,制约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躲不开、绕不过,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加以解决。”如此尖锐地提出改革问题,说明党中央领导集体深化改革的决心和信心。然而,要深化改革,真正破除制约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却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不仅需要敢于改革的胆识和勇气,还需要有行之有效的改革思路和措施。

  目前,制约科学发展的“躲不开、绕不过”的体制机制障碍,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都存在,需要广大的理论与实际工作者认真研究梳理。就行政政治领域而言,以下关键环节是“躲不开、绕不过”的,必须加快改革。

  1.执政党领导体制改革。这里的关键是如何做到“依法执政”。在中国,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是宪法明文规定的。因此,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但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和执政,并不是说党就可以包办和代替一切,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方向的领导,是领导人民实现当家作主。因此,必须改革党的执政模式,由过去的以党代政和以党统政转到“依法执政”上来。其中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执政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二是要善于把执政党的主张通过法律程序上升为国家意志。

  2.政府管理体制改革。这里的关键是如何做到“依法行政”。当下许多人认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改革的关键,而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关键则是转变政府职能,建立服务型政府。其实,从体制改革的角度看,转变政府职能和建立服务型政府,只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结果,而不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关键。要想从根本上转变政府职能、建设服务型政府,必须从“依法行政”着手。只要政府的职能是法定的,政府严格按法律规定行使职权,同时政府严格依照法律的授权,依法承担起应负的责任,政府的职能就会自然地发生改变——由过去管治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转变。因此,政府管理体制的改革必须抓住“依法行政”和建立“责任政府”这个关键。

  3.民主参与体制改革。这里的关键在于如何做到“依法参政”。社会主义事业是人民群众的事业,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人民民主在很大程度上要通过广泛的民主参与表现出来,而广泛的民主参与又必须在法律和程序的状态下进行。因此,民主参与机制的改革应该集中在如何促进“依法参政”上。而要做到“依法参政”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另一方面切实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这样既可以提升民主参政的质量,又可以保障民主参政在法制的轨道上有序地进行。

  4.人大履权体制改革。这里的关键是如何做到“公平履政”。即人大行使职权要体现“公平正义”原则。何以人大行使职权要体现“公平正义”呢?首先,这是由人大的地位和职权决定的。根据宪法和法律,人大既是立法机关,也是监督机关。法律是公平正义的体现,立法公正是所有正义的源头;而人大的监督权的行使其实就是对“公平正义”的维护,促使国家机关行为能够体现“公平正义”。其次,这是由人大的运行机制决定的。人大作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其运行机制的不同层面都要求体现“公平正义”。具体来说,就是人大在运作过程中要体现观念正义(即人大建设的理念必须是正义的)、制度正义(即人大的制度构建必须是正义的)、程序正义(即人大工作程序必须是正义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公平正义”在国家根本制度中体现出来,并且使“公平正义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首要价值”。

  5.政治协商体制改革。这里的关键是如何做到“制约性协商”。应该充分肯定,人民政协的政治协商,是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重要组织部分,对于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由于以前我们在政治协商过程中过多地强调了政治协商的合作性和协同性,忽视或回避差异性、排斥性和回应性,致使政治协商的制约性因素严重不足。其实,政治协商与咨询顾问和征求意见不一样,其中内涵着批判性认同、对抗性合作、差异性包容、制约性互惠等现代民主机理。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协商是一种制约性协商,制约性是政治协商的生命线。如果政治协商没有约束力,协商就会流于形式,发挥不了其应有的作用。必须明确,协商也是一种“力”,虽然不是法律所赋予的“力”,也不是人大所代表的国家权力机关的“力”,但必须具有约束力。唯其如此,政治协商才能实现制度化和有效化,从而使政治协商由“软”变“硬”,由“虚”变“实”,由“被动”变“主动”,由“无效”变“有效”。

  6.基层社会管理机制改革。这里的关键是如何做到“社会自治”。党的十七大已经指出:“要健全基层党组织领导的充满活力基层群众自治机制,扩大基层群众自治范围,完善民主管理制度,把城乡社区建设建设成为管理有序、服务完善、文明祥和的社会生活共同体。”基层社会自治的形式已有多种,目前需要着重推行的是“职场民主”(即工作场所的民主——工厂、企业、机关、学校等)和“居场民主”(即居住场所的民主——乡村、社区等),首先让公民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自主自治起来。

  以上就是新形势下深化行政政治领域改革的主要方面。只要执政党能够做到“依法执政”,政府能够做到“依法行政”,公民能够做到“依法参政”,人大能够做到“公平履政”,政协能够做到“制约性协商”,基层社会能够做到“社会自治”,应该说中国式的“权利保障机制”和“权力制约机制”就基本上建立了起来,从而也能够从根本上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