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魏加宁:没有超脱的改革设计部门,一切改革都是空话

发稿时间:2011-07-15 00:00:00  

   2011年6月1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在京召开“改革的新形势与顶层设计”座谈会。会议围绕如何判断改革的新形势、“十二五”改革顶层设计的现实需求、加强改革顶层设计的重大研究课题等议题进行了讨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发言:

 

   时间不多了,简单说两句,只讲几个要点。
 
   第一是关于改革的目标,我比较赞成王小鲁的观点。我认为,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国家失去了发展目标,社会失去了奋斗目标,改革失去了追求目标,这是最大的问题。原因在哪里呢?我们现在提的目标仍然是“小康社会”,说到底还是放在收入上。但是实际上,随着人们收入的提高,人们不再光是追求挣钱,还有很多人的全面发展方面的需求。因此光注重收入的增长是不够的,还要加上精神的追求。

我认为,应当把“建设现代国家”作为我们今后的奋斗目标,同时也是改革的追求目标。一方面对国内来说,能够提振老百姓的精神,把社会推向前进,而不是倒退;另一方面,国际上也容易被广泛接受,减少冲突的可能性。

第二,建立现代国家要处理好三大关系,都是和政府有关的:一个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就是宏观调控与市场调节之间的关系。再一个是政府和国民的关系,主要是民主和法制的关系。还有一个是政府和政府的关系,也就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我赞成李曙光谈的,中央与地方关系是当前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第三,关于财税体制改革。

首先,日本是单一制国家,但是搞地方自治,就是结合单一制国家和联邦制国家的优点,这是最根本的东西。地方自治是最基础性的东西需要研究。

其次,中央和地方财政要分开管,不能都由财政部一家管。为什么地方财政越来越困难呢?其中一个原因是单一制国家,中央政府又管人,又管钱,钱就很难下去。再一个原因是财政部管着地方财政,又管中央财政,因此地方财政总是要服从于中央财政。因此,应当成立“地方事务部”,专门分管地方财政、监督地方财政,这样的话,在国务院进行决策时,就能够有一个部门来代表地方政府说话,反映地方财力,有一个博弈。

再次,应当成立于类似于货币政策委员会的财政政策的委员会,让财政政策决策机制科学化。

最后,还应当允许地方政府自主发债,通过发债建立起一种激励机制,使地方财政规范化、透明化,改善地方治理。谁的地方治理规范,谁的信息披露规范,这样的话,谁才能够在资本市场融到更多的资金。因此,借助市场的力量来约束地方政府,这是关于财政改革方面。

第四,关于金融体制改革。

这方面最重要是建立健全金融安全网,包括:三大支柱:

首先一个是审慎监管的体制需要加以改革。因为的问题是:一方面大力推进混业经营;而另一方面却坚持分业监管体制不变,这是最大的结构性风险,必然产生监管漏洞。

其次是中央银行的独立性问题。要规范货币政策的决策机制,应当把货币政策委员会从咨询机构提升为决策机制。

再有一个事情是我们现在还缺少存款保险,需要加快建立。

最后,金融领域也有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问题,现在各地成立了金融办,但是名称不同、职能各异,到底应当管什么,地方政府究竟在这方面应当有什么样的职能?这些都是需要加以研究的。

此外,对于国有金融资产,成立金融国资委,我也赞成。但更重要的是,政府资金要逐步退出金融机构。不然的话就会有很多问题。金融机构出了问题,政府逃脱不了干系,金融风险之间影响社会稳定。

第五,关于改革的顶层设计问题。

以前也讲过,还是那个观点,就是一定要恢复体改委的体制,叫什么可以研究,但它最重要的意义在于超脱。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成功的两个经验,一个是成立超脱的发展中心,宏观调控怎么调,与发展中心自己没有利害关系;再一个是过去的体改委,体改委没有自己的部门利益,改革方案相对比较超脱。现在体改委没有了,所以这些年改革严重停滞,甚至倒退。

我认为,如今是否恢复体改委,已经是改革和反改革、真改革和假改革的“试金石”!如果没有一个超脱的改革方案设计部门,一切改革都是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