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政体制

既要反贪官污吏,也要反冗官庸吏

发稿时间:2011-07-14 00:00:00  

  今年3月14日“两会”最后一天上午,温家宝总理在例行的答中外记者问时说: “我以为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而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总理明确点明腐败是当今社会最大危险,同时也隐隐点到制度、体制是营造“腐败的土壤”,亟待改革。

  干部官僚腐败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显性作奸犯科的贪官污吏,不仅法理难容,就是其自身也怕见阳光深自潜藏。然也有人钻制度法律的空子,依靠制度漏洞长期侵吞国家资产,吃体制饭堂而皇之地腐败,人们看在眼里也不反感,反正是吃“皇粮”吃国家的,腐败者自身并不感觉是腐败,吃冤枉也不脸红,政府对他们也百般呵护,此即为隐性腐败,亦可谓体制性腐败。

  隐性体制性腐败的危害,一点也不比显性腐败为小,甚至更难清除。今年2月媒体揭露重庆市万州原区长的女儿李某在驻京办吃空饷,两年不上班工资照拿。一个80后小姑娘,随夫出国却凭借父亲的权位保有干部编制,占着茅坑不拉屎,是典型的不正之风搞特权。经揭露后李某退还了工资3万余元,其数不多,人们也未往贪污上去想。但这一事件曝光后提醒了更多的人,人们发现象李某这样吃空响的人其实很多,很普遍,自己周边就有,早已司空见惯。因其反正是吃国家的“皇粮”,只是拿一份工资,而从未被视为贪污,见怪不怪制度允许,是体制问题。

  有学者列举了吃空饷的17种现象,除干部外,中小学教师中也很普遍,凡有“国编”者,都有可能钻空子吃到空饷,在全国各地上上下下各行各业都有。如有的单位官位有限摆不平,为照顾“退居二线”的老资格,就专门安排吃空饷,或挂副职不干事,或搞个人大、政协衔享受某级待遇。又如改革开放之初各单位曾鼓励干部“下海”,为免除其后顾之忧,搞了“保编”留后路,待遇不变,经商失败还可回来,但回来己无事可干。有人停薪留职,有人停职留薪,20多年下来,不但未作清理,而且形成惯例,其后更不断有新的保编者,凡能保有“国编”,不干事也可拿工资,造成冗官无数。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改革开放之初,就提出过破除“铁饭碗”,但其破除者仅是对准国企工人,拥有干部编制的“铁饭碗”却少有破除者。改革的手术刀可以指向各处,唯独不敢指向干部官僚特权阶层,冗官问题于是成了长期困扰着中国改革的老大难。拥有国家干部编制者既均由国家财政开资,于其单位财政是只有进而无出,只有利而无害,于是乎就有人长期休病假,工资照拿。有人未到年限就提前办退休,不行就开假证明办病退,不干活由国家包养。对此甚至有些领导也很关照,团体内是互助照顾,反正都是国家开支,吃点空饷无人眼红。有人估计在中国坐吃空饷的人,其数有上千万。

  更有甚者,有些单位的停薪留职者,仅享有住房公费医疗等福利,其工资则被单位用作“小金库”,或干脆大家分掉。这种保编有如清末八旗绿营军的“空名坐饷制”。清道光年间在编60万军额,仅有40万实额,由军官们坐吃20万名空饷,为“稳定”军伍,朝廷知道也不加过问,而当太平天国起义暴发时,这支腐朽没落的军队竟连半点招架之力也没有。现在我国军队中坐吃空饷的现象虽不多见,却也有相当数量与从军打仗无关的人员保有军籍,唱歌打球的也堂而皇之当上将校。而特别是军队干部转业地方,有相当多人无法安置,成为地方政府中坐吃空饷者的主要源头之一。

  吃空饷的形式还有很多,大大小小都与官僚特权有关系,造成冗官冗费。除此以外,还有数目巨大的庸吏,他们成天上班,看似吃正饷,但上班并无正事,有正事他们也干不了。相当多的机关作风懒、散,上班就是扯淡看报喝茶,有的干脆上网玩游戏、聊天,衙门虽大却效率低下。所谓庸吏,即碌碌于位而不作为的官员,或靠关系上岗却无才无能什么也干不了的官员,这种人各单位都有,而有些清水衙门,就是专门安置享有特权的庸人的。我亲眼所见的大学工会就是如此,本来已有教职工代表大会,大学中已没有多少工厂工人,要什么工会?他们十多个干部,除了从我们教工工资中每月扣收“工会费”,一年下来给我们发几桶食用油外,并未见为教职工作什么服务,也无须工会提供什么服务。而工会组织各大学各“国编”事业单位都有,还有妇联等“群众组织”,都是清闲衙门,由国家开资,各单位能力较差的干部或享有特权的人都归编工会妇联,用纳税人的钱养了一大批庸吏。

  冗官庸吏看似不是贪官污吏,所得工资不一定很高,清水衙门福利也不一定好,但他们不劳而食,较之辛劳的工人农民是食利阶层,如万州李某等多是有权力关系背景的,相比于公勤实务人员其地位相当优越,是拥有特权的人。且其数目巨大,“事业单位”的干部编制到底有几千万人,一直是个未知数,财政上是无底洞。冗官庸吏们耗费的国脂民膏其实并不比贪官污吏少,为“维稳”政府明知其弊却百般优容,不敢向他们开刀,生怕他们“上访”,而特别是害怕军转干部上访,对庸吏不敢得罪。三十年来有过十多次机构改革,却连保编坐吃空饷这样明显的弊政也革除不了,养了一大群寄生虫没有办法清除,以致于积重难返。另外,还有数量巨大没有编制却仍由国库拨钱发“补助”的准官吏,如农村的村支书,国家转移支付扶贫支农的钱,很多先被他们吃掉了。冗官庸吏充斥却革除不了,论其实质就是体制性腐败。

  用纳税人的钱豢养冗官庸吏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是一种恶劣的隐性的腐败。干部既由国家财政供养,不管是有编还是无编,都应公开透明,经纳税人同意,不劳而食或无事找事碌碌于位者,应统统清理。这本是行政改革的基本要义,是早就该做的事。但我国的行政改革总是在精简机构上做文章,改来改去就是不敢涉及到人,工人可下岗,但干部再冗庸也不下岗,宁愿包养起来吃空饷也不解雇。这对纳税人来讲,是极不负责任的。所以,要进一步深入改革,加强编制管理,强化考勤考核,一个萝卜一个坑,岗位要问责,财务政务要进一步公开,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的前提下,对各单位各类吃空饷的人来一次大的清理。当然,治本之道是深入推行政治体制改革,许多冠以“事业单位”或“群众组织”名义的单位,应剔除其“国编”,破除冗官庸吏吃冤枉的寄生单位,真正建立起廉价政府和服务型政府。

  我国当前官场腐败形式多样,有贪污受贿的高官,也有吃吃冤枉的小吏,吃空饷吃冤枉不仅本身与贪污性质无异,而且因其人数太多形成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像蝗虫一样吃光社会的积蓄。为保有既得利益,冗官庸吏不仅拼命反对改革,而且因其群体性成为腐败的土壤,造成顽固的制度性腐败。我国当今反腐形势十分严峻,贪官污吏胆大妄为,不仅腐败高官如前铁道部长、前深圳市长等犯贪污受贿数额可达上亿元乃至更多,连江西鄱阳一个贫困县的股长,论其级别仅称得上是“吏”,也能卷走一个亿!这些还只是显性的腐败,而隐性的体制性腐败如养千百万庸吏,又要国家财政拿出多少钱来填补呢?所以温总理说当今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的确是说到了点子上。“国之命在人心”,腐败不除,国无宁日。既要反贪官污吏,也要反冗官庸吏,既治贪也治庸,既要反显性的腐败,也要反隐性的腐败,反腐败要从体制上突破,“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

     作者系北大教授 (首刊于《 人民论坛 》(2011年第19期),此为未删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