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区

孔祥智:农业农村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及趋势

发稿时间:2011-12-31 00:00:00  

  新世纪以来,我国农业农村发展的各个方面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农业农村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农业农村制度安排、农产品供求、农产品成本、农产品价格、农村劳动力、农业经营方式、农业科技、农民收入等方面呈现出较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

  一是农业农村制度安排从被动调整转为主动设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农村的制度安排以被动调整为主,如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实施、粮食流通体制的改革、税费改革等。进入新世纪,尤其是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重新关注“三农”,中央高层领导提出“两个趋向”重要论断,政府实施了一系列“多予、少取、放活”的强农惠农政策,农业农村制度安排开始从被动调整转为主动设计。

  二是农产品供求总量紧平衡,部分品种呈现结构性短缺。2004年我国农产品国际贸易首次出现逆差,此后一直处于逆差状态。粮食自给率已从20世纪90年代的99.6%下降到2010年的90%左右。部分品种结构性短缺凸显,如2010年进口棉花284万吨,约占国内产量596万吨的1/2;进口植物油687万吨,是国内消费量2575万吨的1/3。此外,部分品种结构性短缺还体现在优质农产品的短缺上,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使消费者对优质、安全农产品的需求急剧增加。

  三是农业生产成本持续走高,各类费用全面上涨。2003年以来,我国主要农产品生产成本进入新一轮上升阶段,2006年左右成本增幅开始明显加剧。同时,各类农产品生产费用全面上涨,种植业中每劳动日工价、每亩土地成本、每亩化肥成本、每亩机械成本均持续走高。

  四是农产品价格波动性上涨,影响因素多样化。1999-2003年我国主要农产品价格指数累计下跌约10%,2004-2011年累计上涨约72%,2004年起农产品价格转为明显上升态势。三大粮食品种、蔬菜和棉花价格的年均波幅较小,大豆、食油和猪肉较大;蔬菜价格的年内周期波动较强。农产品价格波动性上涨主要缘于成本上升、供需结构变化、货币过度供给和国际价格传导等。

  五是农村劳动力有限剩余,农业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由于我国农村人口基数大,目前农村仍有1亿左右的富余劳动力。但是,随着大量农村劳动力向城镇转移,青壮年劳动力、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的劳动力、男性劳动力在农村劳动力的比重大幅下降,农业青壮年劳动力短缺、农忙季节短缺、区域性短缺问题突出。

  六是农业组织化进程加快,经营方式日益多样化。农民专业合作社与各类农业产业化组织迅猛发展,农业组织化进程明显加快。截至2011年6月底,全国农民专业合作社达44.6万户。农业经营方式日益多样化,“公司+农户”、“公司+合作社+农户”等多种农业经营方式并存,家庭经营、合作社经营与企业经营高度融合,农业纵向一体化进程加速,农业经营规模不断扩大。

  七是农业科技贡献率稳步提升,地位日益突出。近几年来,农业科技贡献率以年均1%的速度增长,2009年已达到50%,超过了土地、劳动力和物质要素投入的贡献份额。2010年良种覆盖率达到96%以上,农业机械化水平达到52%,农业科技贡献率达到52%。我国农业增长方式已由土地、劳动力和物质要素推动为主进入以科技推动为主的阶段。

  八是农民收入持续稳定增长,工资性收入与家庭经营收入双增长格局基本形成。1998-2003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实际增长3.9%;2004-2010年,年均实际增长8.2%,是前一时期的2.1倍。1998-2003年工资性收入、家庭经营收入、转移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分别为90.7%、-0.07%、0.3%、9.7%,2004-2010年分别为46.2%、38.8%、10.9%、4.1%,工资性收入与家庭经营收入双增长格局基本形成。

  在新阶段,我国农业农村发展的趋势与面临的挑战有如下八个方面:

  一是“三化”发展进一步加快,但农业现代化亟待同步推进。2001-2010年,工业增加值从43581亿元提高到160030亿元,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37.7%提高到49.7%。然而,我国农业现代化建设明显滞后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农业基础还比较薄弱,耕地、水等资源约束日益加剧,农业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没有根本改变,农田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机械与科技装备水平不高,农业经营主体整体素质较低。

  二是主要农产品的供求可能持续紧平衡状态,部分农产品供给压力进一步增大。随着人口增长,城镇化率上升,消费结构升级和工业用途拓展,我国农产品需求刚性增长;同时,耕地不断减少,水资源短缺,青壮年农业劳动力流出,农田基础设施老化,农产品供给增长趋缓。从近中期看,我国主要农产品供求很可能继续维持紧平衡状态。部分农产品供给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2000-2010年,大豆、玉米、棉花、植物油的进口量分别从1042万吨、0.03万吨、5万吨、179万吨增加到5480万吨、157.24万吨、284万吨、687万吨,产需缺口逐步扩大。

  三是农产品价格将保持高位运行,调控难度日益增加。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农业与非农产业、农村与城镇在劳动力、耕地等方面的竞争加剧,农业用工成本、土地成本进一步上升;受国际能源价格影响,化肥、机械、农药等现代生产要素的价格也在不断上升。中长期内,我国农产品供求总体偏紧,部分农产品结构性短缺,这将推动农产品价格继续上扬并保持高位运行。同时,影响农产品价格的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价格调控难度日益增加。

  四是农业组织化、规模化、集群化态势明显,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配套任务加重。随着政府扶持力度加大、农民合作意识增强、土地流转速度加快,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数量将持续增加,规模将不断扩大,农业组织化将更加凸显。同时,农业规模化水平也将持续提高,截至2011年上半年,土地流转面积占承包耕地总面积的16.2%,比2007年提高11个百分点。此外,我国农业生产经营活动开始呈现出明显的集群化趋势,如山东寿光的蔬菜产业集群、安徽砀山的水果产业集群等。在农业组织化、规模化、集群化态势日益明显的同时,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配套任务加重,水、电、路、气、房等基础设施无法与组织化、规模化、集群化的现代农业相配套。

  五是农业科技创新能力进一步提高,但科技水平仍相对落后。随着国家对农业科技投入的加大、农业科技推广体系的不断完善、工业对农业科技进步支撑作用的加强、国外先进农业技术的引进,我国农业科技进步的速度将加快,农业科技创新能力将可能大幅度提高。虽然我国目前农业科技贡献率已达50%以上,但仍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水平。同时,全国各地的农业科技贡献率也很不平衡,如北京市2010年的农业科技贡献率达到70%,但是一些地区却还在30%至40%之间徘徊。

  六是农业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但农业产业安全形势更加严峻。2001-2010年,我国农产品贸易总额从279亿美元增加到1219.6亿美元,年均增速33.70%;2001-2009年,我国农业利用外资总额从8.99亿美元增加到14.29亿美元,年均增长6.55%。随着农业开放度的提高,国外低价农产品大量冲击国内市场,外资对国内种子、化肥行业的控制日益严重,跨国公司对我国农产品进出口的影响逐步增强,这些新变化不仅加大了国家宏观调控的难度,也使我国农业产业安全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

  七是农民工市民化进程加快,但农村社会事业发展和乡村治理难度加大。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和户籍制度的改革,越来越多的农村劳动力转向非农就业并获得城镇户籍;同时,新生代农民工逐渐成为主体,留城意愿愈加强烈。然而,大量青壮年、高素质人员流出农村,农村老龄化、妇幼化、低质化进一步加剧,这不仅影响农村公共品的有效供给,而且也给我国的农村养老、医疗、留守儿童教育等提出了挑战。此外,农村精英的流失使乡村治理空心化、恶势力化问题凸显,对社会稳定构成隐患。

  八是农民收入保持稳定增长,但增收压力进一步加大。在农产品价格攀升、农民工工资上涨、强农惠农政策的作用下,农民收入将稳定增长。但是农民增收压力加大。农产品成本上升,缩小家庭经营收入的增长空间;金融危机冲击就业稳定性,加大工资性收入增长压力;土地产权改革任重道远,财产性收入存在不确定性;受WTO规则和国家财力限制,转移性收入增长十分有限。

  新形势下,我国农业与农村发展仍面临着重大挑战。国家应坚持统筹观,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中同步推进农业现代化,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努力促进城乡经济社会和农村区域协调发展,把解决“三农”问题视作一项系统工程,必须长期坚持。应对上述挑战,采取如下措施:一是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大力推进现代农业发展;二是坚持科技驱动和制度保障双重杠杆,稳定提升农产品综合生产能力;三是加强对农产品价格的研究与监管,努力营造良好的农产品价格舆论环境;四是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构建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五是加快农业科技创新,进一步培育新型农民;六是强化政策联动性与培育本土重点农业企业,保护农业产业安全;七是继续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八是调整国民收入分配关系,努力拓宽农民增收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