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区

找准统筹城乡发展的切入点

发稿时间:2011-12-27 00:00:00  

  十六届三中全会第一次正式提出“统筹城乡发展”的思想,并且将它放在“五个统筹”之首。这是党中央根据新世纪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时代特征和主要矛盾,致力于突破,破解“三农”难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为总结基层的实践经验,也为了进一步理清“十二五”时期如何加快统筹城乡发展的思路。不久前,我们先后到吉林省通化市以及下辖的东昌区、通化县、梅河口市、辉南县、集安市等地进行调查研究。通过这次调研,我们感到统筹城乡发展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变革,牵涉的面很广,但如何找准统筹城乡发展工作的切入点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在统筹城乡发展问题上,转变领导观念、提高思想认识,固然很重要,而如何从当地实际出发,研究和发挥自己的优势,找准工作切入点是更重要的。从通化的具体情况来看,尽管各地情况存在差异,但有一条是相同的,他们都是从“转移农民、保障农民、提高农民、富裕农民”入手的。

  所谓转移农民,就是把农村劳动力从农业转移到非农产业中去,达到逐步减少农民。

  所谓保障农民,就是逐步在农村建立社保体系,为农民特别是弱势群体、失地农民提供相关的社会保障。

  所谓提高农民,就是通过各种培训,提高农民劳动技能和适应市场竞争的本领,为他们的就业创造更好的条件。

  所谓富裕农民,就是通过转移农民、提高农民、保障农民的途径,使仍在务农的农民增加收入,享受城市文明,提高生活质量。

  对于这四句话十六个字的切入点,各地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然而不同类型的县市在具体操作上有所不同,归纳起来大体有两种做法。

  第一种类型,是东昌、梅河口等县市区,经济发展水平比较高,他们通过推进农民的空间转移和职业转移,促进农村人口非农化,提升农业产业化水平的途径,逐步实现城乡一体化。在这方面,他们主要抓了三项工作。

  一是改造城中村、镇中村、园中村和城乡结合部的村庄,促进农村向社区转变、农业向企业转变、农民向市民转变。东昌、梅河口和通化县在通化市率先制定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并早一步开始行动。梅河口把整个市域划分为主城区、副城区、城郊区和远郊区等四大区块,已启动主城区“城中村”的改造工作,在这里城乡一体化已初见成效。

  二是提高农业产业化水平,确保农业增效、农民增收。这些县市采取鼓励土地依法流转,发展规模经营,调整产业结构,建立农产品基地,实行贸工农一体化经营的办法,使农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进入工业化中期的梅河口市,仍然把农业放在极为重要地位,他们坚持以调动农民积极性为出发点,推进农村体制机制创新。围绕落实多予少取放活和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方针,加快农村内部改革和城市涉农方面的改革。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积极促进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加快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山庄经济”等规模经营。坚持农民主体,广开增收渠道,重点抓好农民政策性增收、劳务增收、结构调整增收,保障农民财产性收入。培育了一批高知名度的农产品品牌,全面提高农产品的质量与档次,在市场竞争中建成都市农业基地。

  三是探索“三有一化”(有社保、有技能、有股份,社区化)试点,切实保障农民利益。在我们调研的发达地区的县市,从事农业包括兼业的农民,比重约在40%上下,搞纯农业的大约有20%。保护农民利益,就要特别关注这一部分人的利益。通化县当前正在抓的一件事,就是让农民享受“三有待遇”:一有社保,让农民享有大病保险、失地之后养老保险和失业最低生活保障;二有技能,让农民通过各种培训,学会一技之长;三有股份,对乡村原有集体经济的产权,进行股份制的改造,让农民持有集体资产量化到人的股份,从资产经营的增值中分红得利。这些保障措施,为农民缓解了后顾之忧。

  第二种类型,是欠发达地区,如集安、辉南等县市的一些乡镇,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城市化进程缓慢,他们在推进城乡统筹中,把发展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放在首位,把解决农民劳动就业作为突破口来抓。根据我们调查了解,辉南县、集安市有两条是抓得很好的。

  一是针对山区农民就业不充分的现状,有意识地引导农民“下山经商、洗脑进城”,走绿色路,发绿色财,努力拓宽山区农村劳动力的就业领域。这两个县市从事一产的劳动力仍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60%以上,大量的剩余劳力滞留在农村;农村绝大多数劳动力科技文化素质不高,缺乏就业的竞争力;整体环境比较封闭,富余劳动力转移缓慢。他们正视这个实际,提出统筹城乡发展的重点是解决“三农”问题。集安市委书记说,“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的核心是就业问题,就业问题的核心是素质问题。集安市同志的话,确实说到了点子上。于是,他们在全市率先开展了“万名农民素质工程”。

  二是针对工业化水平比较低,而资源相对比较丰富的实际。以集安为例,他们大力实施“山地协作工程”,以葡萄基地为品牌打天下,为农村经济发展和劳动就业创造更多的机会。他们采取走出去“牵红线”、请进来“结良缘”的办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到今年,全市山葡萄基地面积达到1.7018万亩,预计总产量达1.3万吨,产值达到2600万元。在这里,葡萄已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产业。而辉南县在调整农村产业结构上做文章,许多农民在当地政府的引导下,发展起各种特色产业。然而,种植技术、资金周转、产业管理以及产品销售等问题蜂拥而至,让不少农民犯愁。该县决策者认识到,必须在农村建立合作经济组织,引领农民“抱团”发展。于是,他们按照“龙头企业+基地+合作经济组织+农户”的思路,在各乡镇产业相对集中的村、组,成立产业专业合作社或产业发展协会,为农民致富增收架“金桥”。截至目前,该县共组建各类农村经济合作组织89个,吸纳会员8000多人,辐射带动15000多户农民。在辉南县抚民镇这个远近闻名的木制品生产加工基地我们看到,这个镇已发展木制品企业86家,年创产值1.2亿元,年带动农民增收500多万元。

  综上所述,统筹城乡发展是党中央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它是带全局性的,不论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都要提到重要议事日程,认真贯彻落实。发达地区的领导举例说,农民造房,过去祖孙三代才造一次房,而如今一代人要造三次房,如果再不搞城乡统筹安排,很容易陷入农民刚造了新房,就面临因城市扩展被拆迁,蒙受惨重经济损失的窘境。欠发达地区的领导反映,要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一定要借鉴发达地区的经验,吸取城乡二元结构带来弊端的教训,避免走城乡分治的老路。这一点,他们感到尤为迫切、尤为重要。

  (中央党校中青班课题组:韩军 赵奇 闫志全   执笔人:赵奇 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