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源

经济“双循环”对粮油行业企业的影响

发稿时间:2020-08-19 14:46:19   来源:中国改革网   作者:李江宁

  2020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经济“双循环”,既是主动提出的,又是被动应战的。主要就是美国对中国发起的各种对抗。这种对抗将深刻影响中国的产业发展,对有的行业企业是根本性的甚至是毁灭性的影响。那么对粮油行业企业影响如何呢?粮油行业企业又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变化呢?

  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早是习总书记2018年4月提出的;2019年11月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作为对国际国内形势的总体判断又给予了突出强调。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对国际形势的认识一直是“和平与发展是主旋律”,是战略机遇期。为此我们韬光养晦,埋头发展,经过40余年的奋斗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直接挑战了美国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从2018年开始,国际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先是中美贸易战,美国先后宣布对中国2000亿美元、3000亿美元、55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后是科技战,对中兴、华为进行制裁,将33家中国公司和机构列入“实体清单”。再后是政治战,美国联合七国集团等西方国家反对香港国安法。最近几天,中美之战还在不断升级,对tik tok、微信动手,制裁香港特首林正月娥等等。目前看,美国挑起的对抗、脱钩不可能缓和,即使美国今年11月大选特朗普下台,局势也不可能根本扭转。很多人还担心贸易、科技、政治之后,还会不会发生金融战、军事战。

  出现这种不断蔓延到各个方面的对抗,40多年前的美国未曾预料到,中国也没有想到。但又有历史的必然性。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全球化导致美国经济的分化和中国经济的全面发展。中国融入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重要节点就是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发挥劳动力成本低(素质也不断提高)的比较优势和发达国家产业转移的机遇,迅速发展工业制造业,到2010年制造业就跃居世界第一。其后又抓住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机会,科技企业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美国很大程度上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美元全球扩大流通实际享受了巨量的的铸币税,中国等国际低价产品的涌入,维持了美国经济的低通货膨胀。美国的芯片等核心科技发展水平也一直是世界最最领先的。但全球化也导致了美国经济的严重分化,包括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分化,低收入者和高收入者的分化;制造业大量转移,产业链不完整;全球竞争力有所下降。中国不仅制造业世界第一,基础设施发展速度也是世界第一,互联网应用世界第一,AI技术和美国并列第一。核心技术方面个别企业如华为的5G也已经是世界第一。中国的北斗也可以和美国的GPS一比。美国的各方面感受了巨大威胁,所以它要发起各方面的对抗,以此抑制中国发展。

  意识形态的分歧也是中美对抗的重要原因。1970年代,中美恢复建交,主要是为了联合对抗当时的苏联,意识形态方面的考虑不多。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韬光养晦,淡化意识形态之争,走市场经济道路。美国等西方国家部分以为中国正在逐步向西方发展模式靠拢。但中国政治上并没有如他们期望的那样实行三权分立、党政分开等等;甚至经济发展上继续保留了大量国有企业,政府经济发展的强势作用也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发达国家。所以美国及一部分西方国家看中国越来越像是“非我族类”。单纯的利益之争,或老大老二之争,并不能使西方国家结成联合阵营,但如果搅入意识形态因素就不好说了。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实际上一直没有失去对中国意识形态的警惕。1989年风波时是这样,西藏问题是这样,新疆问题是这样,台湾问题是这样,这次香港问题也是这样。本来英国和美国并不完全一致,所以在华为问题上,英国态度不是完全打压。但是因为香港国安法问题,英国很大程度上又和美国站到了一起。德国和美国有很多矛盾,但在香港国安法问题上和美国也是一致的。甚至印度也趁机宣布禁用包括tik tok在内的59款app。可以说现在的国际环境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为严峻的时期。

  纵观世界近现代工业和社会发展,全球化大规模全产业链式的分工合作,其实只是这几十年的事情。从1765年工业革命以来,大部分时间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实行重商主义(mercantilism),以国家理由(reason of state)打压外国制造。法国、德国、英国这样,美国相当长时期也是这样。美国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仍然实行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以国家之名:西方工业从未中断的传统》中改1978微信公众号)。自由市场精神在国家理由面前只能退居其后。所以特朗普并不仅仅是个没有从政经验的商人,也不仅仅是个大嘴巴的狂人;他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利益的忠实代言人。修昔底德陷阱是存在的,当年美苏争霸,美国无所不用其极;如今美国为了压制中国超越自己,也会无所不用其极,只是有些手段他自己要掂量掂量敢不敢用。

  从特朗普及美国国会两党的表现看,美国打压中国的种种行为还会不断升级。中国的内循环也会被迫越来越成为主体。但中美会不会全面脱钩呢?理性分析,美国即使有想法恐怕也很难完全做到。美国在南海、台海动作频频,擦枪走火有可能;也有人说美国可能会挑起一场速战速决的局部战争。以中国军事上的实力以及广泛高涨的民族情绪,美国想完身而退也很难很难。金融战美国倒是有致命手段,SWIFT在美国手里,可以控制美元清算。但中国现在是世界贸易第一大国,切断了中国和世界的贸易,也就切断了中国和世界的产业链。目前全球化交易的货物,70%以上是中间产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开打金融战,可就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贸易战那样的结果了。所以,中美全面脱钩的可能性不大,国际循环仍然是可以继续的。

  二、 经济“双循环”对粮油产业的影响

  美国从各方面对中国开战,国际循环受阻,将对中国的产业经济产生极大的影响。例如高科技行业,美国掌握大量基础核心技术,美国的封杀将对中国大量相关企业造成极大影响,甚至是致命影响。对tik tok、微信等互联网应用企业的封杀也比较容易做到。中美政治交流、科技合作会进一步倒退,留学生学习、旅游往来也会大幅下降。但综合而言,对粮油行业的影响会比较小一些。粮食和油料种植地域性比较强,目前主粮稻谷和小麦种植完全可以满足加工和消费需要;玉米中国产量很大,大部分成为饲料、淀粉的生产原料;只有大豆缺口比较明显,需要大量进口;农副产品加工和食品工业地域性也比较强,主要是满足国内甚至是一定区域的消费需求。所以粮油行业,除大豆进口一头在外外,主要还是国内循环。受中美脱钩等影响相对比较小。

  中国粮食总体是非常安全的。2019年中国粮食产量6.64亿吨,实现了“十六连增”,人均占有量474公斤,远高于400公斤的国际粮食安全标准线。据农业部、海关总署数据2019-2020年度,国内进口大米250万吨,进口占消费比1.3%;小麦进口预计为350万吨,占消费比为3%;玉米进口400万吨,占比不到3%。不存在进口依赖。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为了消除人们的担忧,农业部和国家粮食物资储备局都宣布中国的粮食储备超过了一年的消费量。而联合国粮农组织制定的粮食储备安全线是17-18%。我们的储备量已经远远超过国际标准了。

  从国际比较看,粮油等农业种植业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优势产业。目前中国稻谷、小麦、玉米成本价高出世界主要产粮国30%以上,大豆高出50%以上。中国粮食成本价高,主要是因为中国粮食生产规模不经济。美国农民人均耕地1000多亩,中国只有几亩地。因此中国要想提高农业粮食生产效率,就必须大量转移农村人口,提高人均占有耕地水平。1978年以来中国通过乡镇企业和城市经济的发展,已经转移了3亿多农村劳动人口。但现在农村常住人口仍然有5亿多,占比远远超过发达国家,也超过世界平均水平。随着城市化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农村人口还会有进一步转移,农业规模经济水平还会有所提高。但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决定了,中国的粮食生产规模经济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乌克兰等国家的水平。从中央提出的城乡融合乡村振兴发展战略看,也没有特别强调农村人口的转移和农业粮食生产的规模效益。

  粮食是最基本的民生保障,保证中国人消费需要的粮食绝大部分由中国自己生产无疑是十分正确的。但粮食不同于芯片核心技术,粮食在全世界都有广泛生产,可替代性强,美国绝无能力控制操纵世界粮食生产和消费。中国更让人担心的其实主要不是粮食,而是能源。2019年中国进口石油大约5亿吨,石油对外依赖度高达72%。这也没有办法的,因为中国是个少油国家,石油开采成本也高。从长远看,中国粮食还可以增加一些国际循环。以往我们很多人对国外企业、对外资企业有一种妖魔化的倾向,如对孟山都、四大粮商、丰益国际的金龙鱼等等。其实粮油的生产和消费都高度分散,粮油企业也都是逐利的,很难想象它们会联合起来搞垮中国。搞垮了中国对它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三、 粮油企业改革管理发展新趋势

  第一是继续提高市场化水平。由于政策扶持较多,粮油企业发展总体而言市场化程度偏低。除了储备企业基本国有国营外,民营企业和个体家庭经营者也有很多套利行为。估计疫情过后,粮油收购储存的市场化改革还会继续推进,包括减少托市收购,降低托市收购价格,粮油储备第三方购买服务等等。国家意旨通过第三方购买服务实现,早就在很多领域广泛开展了。如医疗、教育、就业培训、法律援助、污染物处理等等。国家粮食储备也有部分实行了第三方购买服务,但总体规模还是很小。第三方购买服务主体不仅可以是国有企业,也可以是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关键是看其实力和信誉。现在民营企业经营的支付宝、微信、5G设备网络等,已经成为类似于国家电网、电信网、高速公路的基础设施,但没有人怀疑它们会背离国家的安全要求。

  第二是企业规模化发展。相对于汽车、钢铁、家电、互联网等行业企业,粮油行业企业的规模化水平是非常低的。未来还会进一步集中,散小企业生存将更加困难。粮油种植业方面,农业企业、经营大户会不断扩大,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农副产品加工业企业收购兼并会不断出现,品牌效应会更加明显。中国粮油产业企业很多都有有全产业链的理想。四大粮商在全世界布局全产业链。中粮也曾经把全产业链作为发展目标,但并不十分成功。粮油种植和加工都有比较强的地域性,甲地种植的粮食油脂作物不太容易匹配给远在乙地的加工企业。更加行之有效的可能是园区化。即选取关键的物流节点,建立集原料采购、储存、加工、物流运输共处的综合园区。园区里的企业不一定有控股或者参股的股权关系,最重要的是要有协同性,可以大幅度减少成本费用。2016年我去过占据长江一大片码头的苏粮集团江海粮油公司,它们有直达海运的粮食专用码头,40万吨粮食储存仓库,28万吨食用油库,90万吨大豆压榨厂。江海粮油是国有企业,他们当时给我介绍说不怕市场竞争,市场竞争越激烈他们反而越有优势。其最新数据是2020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119%。

  第三是企业管理管控方式的转变。在一部分已经一定程度规模化了的粮油企业里,很多还在实行运营一体化管理,或者说是金字塔式管理。即从上到下实行集中管理控制。包括资金控制、投资控制、交易合同审批控制、产品销售控制、采购控制、审计控制、纪检监察控制(国有企业)等等。这在信息技术不发达,普遍缺乏诚信合规意识时代有其合理性。但在今天基本上可以说已经落后了。你看腾讯、阿里、百度等互联网企业,还有海尔、中联重科等经过互联网改造的传统企业都已经开始去中心化、平台化了。各个子企业独立性更强了,集团公司的作用主要是选人(合伙人、子企业主要经营者等),把握战略方向,赋能。因为有信息系统对财务数据和经营情况的实时掌握,管控已经不是很大的难题。华为任正非说,“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指挥打仗”;还说“战略大体正确,关键是组织要有活力”。当然每家企业情况都有不同,管理和管控模式也就不可能完全一样。(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理事、山东省粮食行业协会会长李江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