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

反对国企改革的奇异同盟

发稿时间:2012-03-27 00:00:00  

  财政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联合编制的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下称“报告”)中,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论点,最受关注,饱受批评,中文版的正式文本至今仍未发布。在改革呼声日渐高涨的背景下,“报告”竟有如此命运,说明改革之路确实不平坦。

  批评者的观点认为这个报告是美国“阴谋集团”开给中国的一味毒药,是要否定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进而误导中国经济改革走向“全盘私有化的泥潭”。这种指责国人并不陌生,令人担心上世纪90年代初“姓‘社’姓‘资’”幽灵可能重现。

  可以看到,反对这份报告的人,由两大群体构成,一者为国资系统中的一些人士,一者为反对中国走市场化改革道路的人士。梳理这两大群体的话语体系,不难看出,二者有明显不同。前者认为,这份改革建言之不可接受,是因为国有企业已经成为市场竞争主体,其巨大成就是通过市场竞争实现的。而反对中国走市场化道路的后者则认为,“报告”是“国有企业私有化的6000天计划”,是通过市场化搞垮国有企业阴谋的继续。

  对于前者,如果他们果真不反对走市场化的道路,就应该支持深化改革,只有改革才能让国企成为更有竞争力的市场主体;对于反对市场化改革的那些人,如果他们果真反对私有化、主张均富,那么,他们就应该拥护国企改革,因为只有改革国企的垄断格局,才能创造均富的机会。如今,两种立场南辕北辙的力量,从不同地方出发,站在了同一面旗帜下。这是一个十分奇异的联盟。两股力量,一个是不真诚的,一个是不自觉的。

  那么,对市场化态度如此迥异的两类人,为什么都反对国企改革呢?从坚持国企是市场化主体者的角度看,国企目前在许多领域占据了垄断地位,而改革则有可能打破这种强势。正是出于维护这种既得利益的考虑,他们采取了拒斥改革的立场。其实,央企在市场中表现出的强势地位,是特殊制度安排的产物。国企的竞争优势是非市场因素造成的。信贷、项目、资源等,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都因其政府背景而总能获得特殊的关照。

  在反对市场化改革的人看来,国企的任何市场化改革都是不可接受的。他们把“降低国有资产在社会总资产中的比重”等同于私有化,等同于“卖给或者廉价送给以外资为主的私营企业”,等同于“200个央企高管瓜分30万亿资产”。这种无中生有的引申,显示他们对于国企的现状特别隔膜,他们看不到,国有部门,特别是国有垄断部门,已经形成了显著的既得利益,作为全民财富的国有资产,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了使用者的占有物。这是造成当前贫富分化的一个原因。

  国企改革有两个主要目标:一是改善市场结构,完善市场体制,使之更具竞争性和效率,使市场建立在更为公平的基础上;二是使国有资本更好地惠及国民,例如,通过上市,国有资产实现了资本化,流动性更强;划转国有资产或国有股份给社保基金,可以提高全民保障水平。以目前央企的规模和实力,完全可以为全体国民养老、社会保障、医疗等福利的改善做出更大贡献。国企改革,将带来公众财富的普遍提高。

  上述两类反对者都应当支持国企改革,而不是反对。借助意识形态,既得利益者掩饰了真正的动机;沉溺于意识形态的人,迷失了自己真正的利益。如果这种奇怪的联盟阻止了改革进程,扭转了改革方向,真正受损的只能是国家和国民。